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梦中人的梦中(2)

2012-10-12 09:57 作者:徐公子胜治

我与三位“高人”相处已经成为一种乐趣,但是对庄子所说的“撄宁”、“坐忘”还是毫无体会。我现在已经能够体会到什么是“虚极而静”,但是对再进一步应该是什么境界并不清楚。这段时间风君子并没有教我什么,但是尚云飞总有点鬼鬼祟祟。一天晚上下

  “你不教我,我怎么领悟?”

  风君子神神秘秘地一笑,“世上的高人又不止一个,你今天就跟着我吧,我会带你见识见识。”

  我跟着风君子走进体育场,这是芜城市一处开放的市民休闲场所。早上六点钟左右,有很多人正在操场上锻炼,有人在跑步,有人在舞剑,广场中央一群老头老太在打太极拳。风君子和一个打太极拳的老太太点头打了个招呼,又回头指着这群人对我说:“我考考你的眼力,这一群练太极的人当中,你看出有什么人有特别之处了吗?”

  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只好猜测着问:“你说的是刚才和你打招呼的那个老太太吗,我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风君子有点想笑又忍住了,“那个老太太是我小学的班主任,身体不太好,我说的可不是她。你看看那个老爷子,穿白衣服的那个。”我顺着风君子手指的方向看去,有一位老爷子大约七八十岁的年纪,穿一身纯白的练功服,在场地中央正一招一式地比画着。看他的动作比其他人似乎要标准很多,举手投足间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采气势,但我并没有看出来其他的什么特别之处。

  我看了一会儿,用疑惑的眼神望着风君子。风君子看出来我心中的疑问,笑着说:“你果然仅仅是阴眼,看不出其他的东西。你不是带青冥镜了吗,用青冥镜照一照就知道了。”

  用青冥镜?我记得我是用青冥镜看见的依依,依依是阴神啊!难道这阳光明媚的早晨,鹤发童颜的老头也会是阴神吗?我拿出青冥镜对着那位老爷子,小心地从镜面中看去,果然发现了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天机藏敝屣,造化入微尘

  题记:天机造化,是否真的高深莫测?未必!有人将望远镜对准外星球去寻找未知,却忽略了身边触手可及的奥妙。

  只见青冥镜中,其他众人都与平常无异,只有这位老爷子周身上下隐隐有一层金光罩体。发现老爷子的周身金光之后,我又注意到其他人周身也有各种各样的光团,颜色不一,大多以白光为主,像一层淡淡的雾气若隐若现,不仔细看几乎无法察觉。当然这并不是我最惊讶的发现,最特别之处是老爷子的双手之间。当他推手抱圆之际,两手之间居然真有一个如白色云团般的球体,这云球与他的周身一体,也隐隐罩着一层金光。随着双手挥动,云球分合旋转,竟隐约现出一个太极图案。

  “想不到吧,在这群人中,居然还有人修炼先天元气!”风君子的话打破了沉默,“你现在最弱的就是先天元气,这位老爷子会的就是你最需要学的,可惜我不懂太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的,你想办法去拜师吧。”

  我收起青冥镜,有点为难地说:“我也不认识他呀,就这么去拜师他能教我吗?”

  风君子笑了,“我没要你现在就去找他学,这种东西是要想办法找机会的。你也别着急,这里看过了,我们再到别的地方转转。”

  我和风君子在体育场兜了一圈,然后出门向城东走去。在路上他买了两个烤地瓜,我们两个吃完之后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眼前已经走到凤凰桥头。凤凰桥也有千年历史,在唐代就有记载,曾多次毁于战火,最近的一次重建是一九八七年,就是现在这座桥。而在句水河下游不远处的望川桥,倒是从唐代奇迹般地保留到现在。

  凤凰桥西面的路旁有一片开阔的空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成了芜城市看相算命的江湖术士聚集地。只见路边一字排开,有不少算命的地摊。这些地摊大多在前面铺一张几尺见方的纸或者布,上面画着八卦、手相图一类的东西,还写着“神机妙算、麻衣神相、梅花易数、科学预测”等五花八门的广告。算命先生在幌子后面坐着,等着有人上门求卜问卦。

  凤凰桥的东边就是芜城农贸市场,因为是周末,这里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也有不少人到地摊上算命。风君子带着我在街对面停下脚步,用手指着这一排卦摊说:“再考考你的眼力,你看这些人当中,有什么人有特别之处吗?先不要问我,自己看。”

  说实话,我这个人从小比较单纯,在看人方面很迟钝。我在街对面瞅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哪里藏着龙卧着虎,疑惑间突然想起了刚才在体育场的经历,对了,为什么不用用青冥镜呢?我将青冥镜掏出来,用镜面又照了半天,这回奇怪了,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风君子见我掏出了青冥镜,终于忍不住笑了,“石野,你怎么那么死心眼,不是什么时候都需要用法器的,青冥镜这种东西还是少用比较好。看人可是一门学问。我问你,你看看那个人——对,就是那个走过去算命的,你猜他为什么要算命,估计是什么来历?”风君子手指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问我,那人正走到一个卦摊前坐下。

  我摇摇头,“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认识他。”

  风君子也摇头,“你的眼力还真需要锻炼锻炼。我告诉你,这个人来算命是因为家道中落或者做生意大亏,总之钱财受损,而且就是最近一年内的事情。”

  我有点奇怪,“风君子,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认识他?”

  风君子说:“我不认识他。你看他脚上的那双皮鞋,很破旧是不是?但是你注意看这双鞋是什么牌子的,这种牌子的鞋最少要三千多块钱,贵的要上万。你再注意他腰间的皮带,和鞋是一个牌子的,看上去还不算太旧。他戴的眼镜也是高档货,配一副也要三五千。但是你看他穿的裤子和上衣,都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这说明了什么?”

  我对服装没有研究,芜城的大商场我就从来没有逛过。但是听风君子一说,我也觉得那人的眼镜确实很漂亮,应该是很贵的,至于皮鞋我看不出来,想必风君子说得不错吧。听他这么说我也有点领悟,“你是说这个人以前用的东西都很贵重,但是现在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风君子点点头,“不错。皮带看上去还不太旧,因为那东西比较耐用,但是皮鞋已经旧了,他的处境变糟也就是这一年的事情。你觉得这个人为什么要找算命的?如果你是算命先生又会对他怎么说呢?”

  我又摇头,“我又不是算命的,我怎么知道!”

  风君子说:“没干过还不会看吗?你再注意那个人的皮鞋,虽然破旧但是擦得很干净,衣服穿得很低档但是很整洁。说明这个人目前虽然处境不佳但是没有放弃希望和努力。他之所以来找算命的是因为他缺乏自信,可能是受到了什么挫折对自己的能力感到了怀疑……”

  我不禁又问:“我记得你有天晚上跟我说过算命先生,你说算得不灵就是骗人,算得准就是依通。今天怎么又和皮鞋扯在一起了?”

  风君子又笑了,“今天带你来不是谈什么神通,就是考考你在市井中看人的眼力。天底下有两个行业需要眼力活,一种是古董商,另一种就是算命的。刚才看这个人只是给你一条思路,你按这条思路再去看看对面那些人,就没有发现有谁比较特别吗?”

  经过风君子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有点开窍了。经过我一番观察之后,果然发现有一个人与众不同。我不禁笑了,原来我那么笨,那么明显都没有看出来,这个人还真有点刺眼!当时已经是十一月初,天气已经转凉,大多数人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毛衣和外套。这一天有风,河边很冷。然而在那一排卦摊之中,却有一位算命先生居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绸衫。这绸衫质地不错,薄而无皱,随风吹动长袖摆,露出那人的双臂。这样一身打扮在夏天看起来很凉快,但是在这深秋季节恐怕就不正常了。

  这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面色温润神情自若。没有人找他算命,他也不主动招呼。我刚才没有注意到他的特别之处完全是因为他的神色,他的神色中看不出一点寒冷的意思,如果将他与周围的人分开,你根本不会觉得现在的天气已是深秋。众人皆处深秋而他独坐盛夏,却没有一点不自然的感觉。正是这种感觉让我忽略了他的独特。

  见我的眼光已经盯住了那人,风君子又说道:“你终于看出来了。神气足而筋骨强,精元充盈而寒暑不侵,这也不是一般的功夫。如果你能修炼到他这个程度,我就可以教你很多东西了。”

  从凤凰桥头离开已经快到中午,我和风君子又回到了学校的西门外。午饭还是他请,学生没有多少零花钱,风君子虽然家境比我好得多,但也不阔气。早饭吃的是烤地瓜,中午他请我到面馆去吃馄饨。面馆不大,只有老板娘一个人,顾客也主要是学生。然而我这样山区农村来的学生从来只在学校食堂吃饭,还是第一次到校门口这家排档。

  第一次到这家面馆,就让我吃了一惊。吃惊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这家面馆的老板娘。不知道称呼她为“老板娘”合不合适,因为这家店里根本就没有“老板”。风君子一坐下就招呼道:“老板娘,来两碗馄饨,两块卤香干,四个茶叶蛋。”我顺着声音看见了她。

  二十五六岁正是一个女人的黄金岁月,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的味道,正值魅力的巅峰。当时的我找不出恰当的词汇去形容一个充满魅力的女性,只觉得她的眉是略弯的,细长的眉梢有一种挑逗的韵味,她的唇是粉红的,红润中微显饱满的唇线有一点诱惑的气息,鸭蛋脸在下巴的位置稍尖,秀美中带着一点俏丽。最主要的还是那双眼睛,单眼皮的女人有时候媚态更足,充满灵动的眼神如有波光流转,使人和她对视时竟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

  “很性感,是吗?她可是这一带有名的馄饨西施。”一旁的风君子见我有点发呆,小声地说道,“你不太会看女人,看女人应该从下往上,先看腿,后看腰,再看胸,最后才是脸蛋。”

  我确实不太会看女人,对“性感”这两个字也没什么经验。不过风君子的话给我的感觉怪怪的,我小声地反问道:“风君子,你是不是太早熟了,记得你下个月才满十五周岁。”

  风君子有点不高兴,“早熟不一定,我只是早慧而已,我可不止十五岁,过完年虚岁就十七了。”

  我们说话间老板娘已经把东西上齐了,她还笑着和风君子打了个招呼,看样子风君子是这里的常客。风君子刚才说看女人应该从下往上,我忍不住试着这样观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很耐看,越看越有味道,而且风君子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她给人的感觉是娇艳欲滴,就像——就像熟透了的樱桃!看见她我又联想到我所认识的其他美女,比如说我们班的班花田玮和季晓雨,与之相比她们更像略显青涩的蜜橘,还欠那么点火候。我怎么总联想到水果?自从上高中住校以来,我的一点生活费就够在食堂吃最简单的饭菜,几个月没有尝到水果的味道,看样子是馋的!我突然又想到了我们班主任柳老师,她是什么水果?

  看见我又在那里发呆,风君子忍不住用手捅了捅我,“傻看什么?看出什么问题来了?这个老板娘有什么特别之处?”

  特别之处?废话!难道美色本身还不够特别吗?但风君子的话让我突然想起今天一天的经历,打太极拳的老者、桥头的算命先生,都是身怀神通的异人。难道这个娇滴滴的老板娘,也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手?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是没看出什么门道来,我这种看人的方式显得不太礼貌,可是老板娘大概是习惯了,见我盯着她看,还冲我笑了笑。这一笑我差点没松手把筷子掉到地上。

  风君子见我的样子也笑了,“石野,别盯着别人看了,再看你就该流鼻血了。我也不指望你现在就看出什么门道来。这个女人我已经观察她很久了,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她有什么神通。”

  “你也没搞清楚,那你叫我来看什么?”

  风君子一皱鼻子,模样显得十分好笑。只听他神神秘秘地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个面馆有六张桌子二十四个座位,每天供应早、中、晚三餐,可是里里外外就她一个人。买菜、洗菜、和面、剁馅、包馄饨、下馄饨、跑堂、收账全是她一个人做的,而且没有一丝凌乱。你看这个面馆收拾得也太干净整齐了,这么一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一定有问题!”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心中暗笑,风君子这回恐怕看走眼了。他毕竟是个不满十五周岁的孩子,又在城市中娇生惯养地长大,没见过什么人这么吃苦能干。而我不同,山村里吃苦能干的媳妇多的是,别说操持一家面馆,照顾孩子、孝敬老人、下地干活、赶集卖货、给一大家子人做饭送饭都是每天要做的事情。看样子风君子虽然对“道法”有研究,对“世情”还不是很了解,居然把老板娘的勤劳当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功夫!我虽然心中想笑,但是嘴上并不点破,何必让他没面子呢。

  风君子见我的神色不以为然,又加重语气说道:“你别不当回事,一个人再能干也有个限度,超出这个限度就不正常了。你看看她的手,皮肤那么细嫩,哪有一点像吃苦耐劳的样子?”

  经风君子这么一提醒我也注意到了老板娘的皮肤嫩得都能掐出水,包括一双应该经常干活的手,这就有点脱离常识了。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比如说我们村石东家的嫂子,和别的媳妇一样都干农活和家务,可就比其他人长得白净,晒也晒不黑,有些东西是天生的吧?反正我是这么想的。想到这里我问风君子:“你带我来就是为了看这个老板娘?想要我跟她学什么呢?学做馄饨?”

  风君子说:“俗物杂而条理不乱,历辛苦而颜色不衰。难道这一点还不能学吗?你如果能做到像她那样,也算是有根基了。道法未必一定向秘术中求。我告诉你,我认识她已经三年了,三年前什么样她现在还是什么样,这一点就够奇怪了。今天我带着你一共见识了三位高人,这老板娘也算一个。那两个都看出门道来了,唯独这个女人不寻常,连我也没摸清楚,剩下来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帮我搞清楚她有什么门道。”

  “交给我了?你都认识她三年了都没搞清楚,我能有什么办法?”

  风君子神色一正,严肃地说道:“这三个人你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想办法去接近,去学自己想学的东西。我只是给你指一条门路,造化就在于你自己了。也不指望你把什么都学会了,三人当中只要有一个人肯传授你一点法门,你就有救了。千万不要不当回事儿,此事对你性命攸关。”

  “我究竟应该怎么做,能不能稍微给点提示?”

  风君子说:“这还用我教你吗?给点提示也可以,早上就去操场和老头老太太一起练太极,练完太极去桥头看人算命。晚上放学到这里来吃馄饨。每天都坚持,先混熟了再说。”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兜,“练太极和看热闹都没问题,可是这天天下馆子……”我说的是实话。父母在农村,要供养我这个上高中的儿子,家里还有个上初中的妹妹,也就是勉强维持而已。我的那点生活费就够在学校食堂吃最简单的饭菜,哪有闲钱出来吃馄饨。这在很多城里人看来已经是最低廉的消费了,可我还是承受不起。

  风君子口中自言自语道:“一碗馄饨五毛,再来两个面饼三毛,一块钱一顿差不多。”(觉得便宜吗?这是一九八九年十一月的物价!)说着从兜里掏出来几张钞票,“算我倒霉,多管闲事还倒贴钱,这里有二十块钱,我兜里就剩这么多了,你省着点,先吃一个月馄饨再说吧。”

  还有这种事?风君子居然给我二十块钱!看他的样子十分舍不得但还是掏给我了。我哪好意思要他的钱,自然是推辞了半天。可是风君子坚持要我收下,并且说这是打听消息的钱,是有条件的,也就是我以后跟那三位高人学到了什么,一定要原原本本地告诉他。有了这个条件,我最终还是把钱收下了。

  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和风君子回到了教室。刚吃完晚饭自习时间还早,教室里没有人。我走到门前就发现有人用粉笔在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梦”字,与我昨晚梦中所见一模一样!难道我昨天在梦中所见居然是现实中的真实场景?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梦呢?我对着门上的字又有点恍惚。

  “这个字是我写的!”风君子不理会我的愣神,伸手擦掉字迹,推门走了进去。门开了,那个小女孩依依仍然坐在教室里。与梦中所见不太一样,她在现实中恢复了茫然的神色,没有看见我,也没有意识到风君子走进教室。风君子见我仍站在门外,对我一招手道:“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过来,把青冥镜给我。”

  我走过去把青冥镜递给风君子。风君子右手举起青冥镜对准依依的方向,左手握住我的右手,口中念念有词道:“借神通一用,收!”

  又是这一句!风君子怎么总是“借神通一用”啊?我只觉得全身一阵酸软,眼见依依的身形突然变得模糊,似乎被一阵风吹得快要飘散,在即将飘散的时候又化作一团黑色的雾气。这雾气先散后聚,“嗖”的一声飞入到青冥镜中。

  “风君子,你、你、你把依依怎么了?”

  “青冥镜妙用无穷,你小子以后慢慢研究吧。我现在把她收到青冥镜里,你要小心点,这一段时间不要再摆弄这面镜子,一不小心把她的阴神炼化就麻烦了。算了,就你那点神通,还用不了青冥镜的炼化法术。”说着话风君子松开我的手,把青冥镜递给我。

  我总算听明白了,依依被风君子收入了青冥镜。我小心翼翼地捧着青冥镜,把它放进书包里,然后问风君子:“事情都解决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谁说都解决了?你要做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我还搞不清那三个人究竟会的是什么道法,就算他们肯教你,凭你现在的根基恐怕也入不了门。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习入静之道。道法千万,调心入静第一关,这一层境界达不到,学什么都白搭!”

  “调心入静?你没教我呀?”

  “你着什么急,我不正准备教你吗!这里有一本书你拿去看,有三个地方我画了线,画线的地方就是口诀,你自己好好研究吧。”说着风君子走到自己的课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扔给我。

  风君子扔给我一本书,看着这本书从空中向我飞来,我心里有一阵紧张还有一点兴奋。这里面有通往神奇之门的法术吗?我接住书的时候双手都有一点发抖,可是瞪大眼睛看上去,心里却凉了半截——拿在手里的书不厚,淡蓝色的封面上有两个大字“庄子”,再看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出版社”。翻开第一页还盖着一个戳,戳上四个字我也认识:“××书店”。这就是传说中的秘籍吗?

  质本照朴初,坐忘成撄宁

  题记:有心栽花与无心插柳,哪种事件发生的概率更大?其实世上的事情,只有有心栽花才有可能无心插柳。接下来这几回的内容读起来可能比较枯燥无味,因为我用大段文字描写了主人公在修道入门前摸索的经历。如果仅仅从小说的角度,这一段文章可以一笔带过。但是从“丹书”的角度,我还是想尽量介绍得详细一点,使之更接近于现实的可能。喜欢看情节的朋友,可以跳过。

  “鲁迅说过,‘先秦诸子的文章,唯庄子最佳。’”风君子不理会我一脸错愕的表情,自说自话。这跟鲁迅又扯上什么关系了?我是越听越糊涂,我越糊涂风君子说得越起劲,“《庄子》深奥难懂,还好我买的这本书是文白对照的,你要是看不懂可以看后面的白话文翻译。不过我要告诉你哦,翻译的东西有很多是错的,真正的意思需要你自己去领会。我也不指望你把这书本给读透了,只需要看看口诀就可以,画线的地方我已经折起来了……”

  我翻开这本《庄子》。书已经让风君子翻得很旧,有不少地方还写着歪歪扭扭的“注解”,有些不认识的字上面还标着拼音,一看就知道是风君子的笔迹。更有意思的是原文中有个别地方被打了个叉,然后在下面又写了别的字,看样子是风君子认为书印错了,自作主张地改过来了。画线的地方已经折好,共有三段:

  第一段在“人间世”中。“颜回曰:‘吾无以进矣,敢问其方。’仲尼曰:‘斋,吾将语若,有心而为之,其易邪?易之者,皞天不宜。’颜回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如此,则可以为斋乎?’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第二段在“大宗师”中。“以圣人之道告圣人之才,亦易矣,吾犹守而告之,参日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

  第三段也在“大宗师”中。“颜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谓也?’曰:‘回忘仁义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 曰:‘何谓也?’ 曰:‘回忘礼乐矣。’ 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 曰:‘何谓也?’ 曰:‘回坐忘矣。’仲尼然曰:‘何谓坐忘?’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

  我翻书的时候风君子还在一边说话:“你听说过道教三经吗?《老子》叫《道德经》,《庄子》叫《南华经》,《列子》叫《冲虚真经》。调心,还是庄子比较适用。静坐修行的入门,很多人都讲究从调身开始,然后调息,最后才是调心。我们不是出家弟子,不讲什么仪轨,直接从调心入手,这才是正道……”

  “姨鬼(谐音)?”我不得不打断风君子的话,“等等,这是《庄子》吗?怎么你画线的地方有两段都是孔子和颜回的对话?这也算口诀?要不你直接给我一本《论语》得了。”

  风君子把眼一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要《论语》干什么?孔子的话哪里不对了?从‘心斋’到‘撄宁’,再到‘坐忘’,没什么问题呀?你还没入门就有了门户之见,跟谁学的?各门道法都有自己的口诀,我是懒得编那些顺口溜,庄子文章那么好,不借用可惜了!其实口诀只是一种印证,光有口诀是不行的,还要有心法。你现在要学的心法也很简单,听好了……”

  风君子说的“心法”确实很简单。他要我每天睡觉前抽两个小时时间既不能睡着,也不能思考。风君子告诉我,人一旦静下心来,诸多杂念就会纷然而起,想强压下来是不可能的。诸般心念可以有,但是不要去想它,比如可能突然想到上课的事情,但不能去想老师在讲什么或者题目怎么做,或者会想到一个人,但是不能想这个人在做什么或者你和这个人关系如何。可以有诸般杂念,但意识不能随心念而走。总之如一杯浑水放置静室,让水去自然地沉淀。

  听完这些我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不就是没事儿发呆吗?”

  “发呆?”风君子差点叫了出来,“这和发呆可不一样,你可不能睁着眼睛做梦。要保持清醒,不能昏沉!眼能见而不见,耳能听而不听。先要‘能见’、‘能听’,再去体会‘不见’、‘不听’。其中的微妙之处只有你自己去找了,旁人是没有办法告诉你的。至于姿势随便你自己,呼吸也随便……”

  我又问:“那这样我要坚持多长时间?”

  风君子说:“谁也不知道,到了那个地步你自己就知道了。不过我可没时间等太久,既然庄子他老人家在书里说得很清楚了,我就给你十九天。”

  风君子说了一大套,可我还是认为就是发呆。发呆就发呆吧,就这样我踏上了每天子夜的“发呆”之旅。风君子告诉我姿势随便,可是如果我躺着,不睡着很难,如果我站两个小时恐怕也够戗,所以我只能坐。半夜里同学都睡着了,我总不能坐在凳子上,那样会把起夜的室友吓着的,所以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床上盘膝而坐。怎么盘膝而坐我不太清楚,只能回忆在武侠影视作品中那些大侠练功的姿势,装模作样地盘坐在床上。

  说起来容易,一旦真做起来却很困难,首先的难题并不是心念杂乱,而是我根本坚持不了两个小时。还好我从小心眼实在,第一天几乎是强撑着坐了两个小时,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还一个劲打哈欠。为什么?没睡好呗!风君子看见了,只是淡淡地说松静不自然才会觉得睡眠不足,放松入静了就不会困了。

  第三天我不仅困,而且觉得腰酸腿痛,风君子又说我不必总是僵坐,可以偶尔放松放松,一步步来。怎么放松他让我自己试,总之他什么都不管。不过说来也怪,我渐渐发现中正端坐的姿势看起来似乎很累,但是时间越长却感觉越轻松。我不太习惯盘腿,把被子叠成方块垫在屁股下面感觉就好多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其他的变化。但是有两点变化是不易察觉的,一是我的腰腿不酸了,二是我白天不困了。没人对我解释为什么,我自己想腰腿不酸有可能是习惯了,锻炼的结果。至于白天精神好了,那就是静坐的影响了。我在静坐时渐渐不再昏沉,变得很清醒,感觉也敏锐。耳中能听见极细微的声音,甚至是校园外很远处公路上的汽车声。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居然也在朦胧间看见宿舍里的一切。当然这也许并不是什么神通,因为我已经忘了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风君子说我生性淳朴,没有受过什么污染,所以“心斋”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我在每天夜里发呆的同时,白天也没闲着,想办法接近那三位“高人”。有些事情没做之前觉得很困难,但是一旦用心去做了往往是水到渠成。

  接近那位打太极的老爷子并不困难,我首先认识了风君子的小学班主任,那个姓崔的老太太,每天早上混在一堆老头老太太里面学太极。一堆老人家对我这个新来的“小孩”很好奇,也很热心,纷纷你一招我一式地教我。我很快就能比比画画地跟得上节奏了。那位老爷子姓高,是个离休老干部。由于我早就知道高老爷子与众不同,所以打拳的时候我尽量站在他的身边,渐渐发现了一点妙处:每当我站在高老爷子身后跟着他的动作去做的时候,会觉得很放松,很舒服,一招一式都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力量在带动,这比在学校做广播体操的感觉好多了。至于风君子说的先天元气,我还没有好意思开口去问。

  桥头那位算命先生姓张,我后来叫他张先生。张先生很有意思,我每天中午假装看热闹去看他算命,他也不管我,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后来混得脸熟了,偶尔冲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又来了啊?”

  去了几天我发现凤凰桥头这地方比较杂乱,每天都有人乱丢瓜皮果核一类的垃圾。而这位张先生比较爱干净,我去的时候发现周围都已经被仔细打扫一番,肯定是张先生自己收拾的。于是每天早上打完太极拳,在张先生出来摆摊之前,我又多做了一件事情。我拿着教室里的笤帚和喷壶过去,先将张先生的摊位附近仔细打扫干净,然后再洒上一层水(马路边的灰尘较重)。

  这样又过了几天,我那天早上刚刚扫完地正在洒水,张先生已经背着家伙过来了。往常他都没有来得这么早过,看见我在这里洒水,张先生笑着说:“我说谁天天这么好心,原来是你呀,谢谢了。”

  中午我再过去的时候,张先生没有说什么,而是递给我一个小马扎,让我坐在他身边。就这样我们混熟了,没人的时候就在一起闲聊。张先生不问我为什么天天过来看他算命,而是跟我天南海北地侃。他的见识很渊博。听他的谈吐应该是一个很有学问修养的人,我不明白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每天以摆摊算命为生。我问过他,他总是笑而不答。

  至于面馆老板娘,我与她结识的经过最有戏剧性。我在面馆里吃了一个星期的馄饨,可是与她除了点菜结账之外的话说了还不到三句。而一个星期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来了。

  那是一个黄昏,天还没黑,我的一碗馄饨加两个面饼已经吃完了,正准备付账出门。门外来了一辆板车,拉来了一车蜂窝煤。当时的芜城液化气还没有普及,像这种小面馆后厨烧的还是蜂窝煤。送煤的运输工具也不是汽车,而是当地的一种人力板车。这个车夫今天不太走运,在路上滑了一跤,手擦破流血了。老板娘付钱的时候发现了,赶紧从后面拿来了纱布和清水,让车夫清洗包扎伤口。

  车夫的伤不重,可是这一车煤麻烦了。往常都是车夫一趟一趟地将煤搬到后厨去的,老板娘多付两块钱,但是今天不行了。在车夫洗手的时候老板娘看着这一车煤直皱眉,这下只能她自己搬了。我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许是因为怜香惜玉吧,因为我怎么也不能把老板娘那双白嫩的小手和这一车黑糊糊的蜂窝煤联系在一起。很自然地,我站起身来说道:“老板娘,我帮你搬这一车煤吧。”

  “哎哟,那怎么好意思,麻烦你这个学生娃。”老板娘没想到我会帮忙,赶紧推辞。

  “不用客气,我是山里来的,这点活不算什么。”说着话我已经挽起袖子,到板车上去搬煤,一次搬起八块蜂窝煤,感觉稍有点沉。老板娘看我已经动手,也没再说什么,而是赶紧去打开厨房的门。等我运完这一车煤,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之后了,虽然并不是很累,但也出了一头的汗。老板娘连声道谢,给我端来了水和毛巾,那毛巾估计是老板娘自己的,上面的味道很好闻。

  我和老板娘就是这么认识的,再后来我们的交谈就多了起来。老板娘姓韩,我厚着脸皮就叫她韩姐。韩姐是外地人,到这里开面馆已经三年了。我一直想问她多大年龄了,但一直没好意思问,因为听风君子说打听美女年龄是不礼貌的。不知不觉中,就熟悉了,接触的机会多了,能做的事情也就多了。除了搬蜂窝煤之外,我还经常帮韩姐去买面粉(那玩意也挺沉的,面馆用量又大,两天就要买一次,搬的时候身上往往会沾一层白粉弄脏衣服,不是适合韩姐干的活),收拾桌子,烧水打水,偶尔有时间还帮她和面(面馆里的大面团和起来可是个力气活)。

  韩姐很欢喜我能帮她这些忙。有一天我把面粉搬到后厨,头发上沾了一层白色,她一边替我掸头发一边说:“我这面馆里还真缺你这样一个搭手的,我一个人有时候真忙不过来,你就在旁边的学校上学,要不就上我这里来打工吧。我这是小本买卖,工钱嘛给的不多,但你以后就在这儿吃饭,不用去学校的食堂了。要不然你总帮我的忙我都不好意思了!”

  无心插柳,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我客气了半天,说帮忙是应该的,坚决不要韩姐的工钱,我还要上课,不能总在这里帮她。后来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定下来了,我有空的时候就在面馆里帮忙,吃饭随便,不要工钱。但是我并不总在那里吃一日三餐,只是经常去吃一顿晚饭而已。其实我一日三餐都在韩姐的面馆里吃,韩姐也不会介意的,但是我自己觉得不好意思。我早上要去打太极,中午要去看算命,只有晚上和周末的一点时间才能来帮忙,总不能占她太多便宜。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些事情你只要用心去做,总能想到办法的。半个月下来,我和风君子所说的三位“高人”已经相处得很好,在韩姐的面馆里帮忙,和张先生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也经常听他讲一些看相算命的门道。至于高老,则主动教了我一套新的拳法。

  高老听说我是因为体弱才来这里练太极的,主动教给我一套据说能强身健体的拳法。这套拳法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是战争时期高老的一个战友教他的。动作不太复杂,共有五套,练一套下来也需要十分钟,高老告诉我每次练一套就可以了。高老教我这套拳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练拳也需要调心练气,仅仅有动作是远远不够的。这套拳法居然也有心法,也有动中入静的功夫,至于调心入静居然和风君子讲的类似,所不同的是随着动作还要导引身体不同部位的气脉运行。但是我体会不到什么叫气脉运行,高老说不必勉强,功夫到了自然就有了。他告诉我甚至连气脉运行的路线都不必记住,熟练之后气机会自然发动。

  我学完拳法之后回去给风君子从头到尾演示了一遍,风君子一边看一边摇头说这不太像什么拳法。第二天他又来找我,兴冲冲地说在书上查到了,我练的是五禽戏。五禽戏据说是华佗模仿五种动物的动作所创,但是风君子说我练的五禽戏和现在流传的华佗五禽戏不太一样,按照这种方式练下去,确实能强身健体,但是要想修炼先天元气恐怕还差得远呢。我想确实还早得很,高老爷子三十多岁开始练的,今年都七十八了!

  我与三位“高人”相处已经成为一种乐趣,但是对庄子所说的“撄宁”、“坐忘”还是毫无体会。我现在已经能够体会到什么是“虚极而静”,但是对再进一步应该是什么境界并不清楚。这段时间风君子并没有教我什么,但是尚云飞总有点鬼鬼祟祟。一天晚上下自习回寝室的时候,云飞在路上拦住了我,问道:“你是不是在和风君子学道法?他都教了你什么东西?”

  风君子没有告诉我这些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再说从我看来,他除了给我一本《庄子》之外,并没有教我什么。于是我答道:“我确实想跟他学,但是他什么都没教我。”

  “这怎么可能,我都看出来了,你以为你每天晚上打坐我不知道啊?你们寝室人都告诉我了。”云飞的语气显然不信。

  云飞不信,而我这人并没有什么心机,也根本没想到像尚云飞这种“鹜人”会跟我打听什么秘密,于是将风君子教我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尚云飞。云飞听完之后果然直皱眉道:“简直是胡闹,哪能这么不负责任,把鸭子放到水里自然会游泳,人可不行。他是把你当鸭子放了。不行不行,我得管管。石野,我教你一点禅定入门的功法,你愿不愿意学?”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神游》    东方奇幻巅峰!“国宝级”史诗巨作!《神游》以气势恢宏的架构,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令人惊叹的传统文化底蕴,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奇幻经典。
这部描写中国神怪情节,发生在八十年代一批高中生身上的小说,情节匪夷所思但是又丝丝入扣,代入感特别强烈……称得上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徐公子胜治  著名证券分析师,业界公认的分析大家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中国   文焕   奇幻   小说   徐公子胜治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