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1章 王之劫

2012-11-05 09:09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看着小狼可笑的举动,元宝憨憨地笑了笑,随手将它藏进自己的皮袄中,然后挣扎着从来路向回走去。对他来说,今天的收获不小,尤其是捡到一只小狼,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要知道,林场的那几只狗,虽然在家威风八面,可是一听到虎啸狼嚎就立刻缩起尾

  虽然春风已经吹散了冬日的阴霾,但是山中的夜晚仍然残留着一丝丝寒冷。月亮孤零零地挂在半空,缕缕暗淡的云朵在微风的吹拂下,不断地在光晕之间游走着,将美丽的月亮装扮得如同赧然的少女。

  月光照耀下,千玛山脉洗刷掉了白天的喧嚣和浮躁,带着令人沉醉的宁静与安详沐浴在这夜色之中。

  森林里,黑夜并不代表着休憩,虽然活跃在林中的鸟儿早已知趣地闭上了嘴巴,但是其他的小动物则利用着夜色的掩护,纷纷爬出自己栖身的洞穴,四处游走着,寻找着用以果腹的食物。

  丛林里的猛兽们自然也不会放弃这捕猎的良机,无论是狐狸、人熊,还是王者东北虎,都小心地在自己的领地上巡视着,期望能在这月朗星稀的夜晚有所收获。

  “嗷呜——”就在大家为自己的下一餐忙碌时,忽然一声苍凉的狼嚎声在丛林的深处突兀地响起,声音悠远而悲怆,似乎在述说着什么。整个丛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狼嚎所惊醒,无论是小动物还是那些伺机捕食的猛兽,都纷纷竖起耳朵认真地向声音传来处倾听着。

  “嗷呜——嗷呜——呜——”这仿佛是个信号,在嚎叫响起的下一秒钟,丛林的各个角落立刻响起附和的应答声,伴随着阵阵令人恐惧的狼嚎,无数灰色的影子开始从丛林深处的四面八方向吼声响起的地方迅速奔去。

  没有哪只动物会在这个时候仍然惦记着自己的下一餐,这不断的狼嚎已经向它们发出了警告。作为千玛山脉最为强大的群体,这片森林里真正的统治者,狼群苍岭家族将要在附近举行它们最为重要的一次集会,而刚刚的吼声除了是召唤的讯号外,同时也是对闲杂人等的警告。

  似乎从吼声中已经听出了威胁的意味,人熊巴图无奈地放弃了即将到手的狍子,充满怨恨地低吼了一声,蹒跚地向自己的山洞走去。而东北虎虎妞也知趣地返回了森林深处自己的领地。一时间,原本就显得很平静的丛林,更是陷入一片死寂之中。月光下,唯一可以看见的就只有道道灰影不断地在丛林中来回穿梭。

  吼叫声逐渐停止下来,但是在吼声响起的地方——一片丛林中罕有的空地上,此刻却聚集着苍岭家族近百位的成员。虽然成员众多,但是却没有哪只狼敢于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些无谓的动作,甚至发出一丝声息,因为所有有资格参与这次聚会的成员都知道,今晚将要发生一件关系整个狼群的大事。

  此刻唯一例外的是身处在群狼的中心,一只皮毛光滑、身段修长的母狼。它仿佛对眼前这一切视而不见,仍然一如既往地舔舐着身边一团灰绒绒的东西,原本坚毅冰冷的目光也因此如同罩上了一团朦胧的雾气一般显得异常慈和温柔。

  而在它对面,一只年轻的母狼此刻却带着一种截然相反的表情站在那里,时不时龇出唇外的两颗锋利苍白的牙齿毫不掩饰地显示着它现在愤怒的心情。

  整个狼群里,现在也只有这两者才有权力发言。

  那团灰色的绒毛终于在母狼的舔舐下缓缓地动了动,在明亮的月光照耀下,所有在场的狼立刻清楚地分辨出,那团绒毛是一只狼的幼崽。

  头领丹竟然生崽了,那只拒绝了狼群里所有健壮公狼追求的头领,不知何时竟然成为了母亲。似乎眼前这个场景太过于出乎大家的意料,狼群里立刻响起一阵低沉的如同议论般的嚎叫声。

  “嗷呜嗷——”可惜还没等狼群之间将消息传递完,丹对面那只母狼已经率先发出一声吼叫,制止了这阵骚动。而它的叫声,似乎让躺在丹怀里的那只幼崽感到了一丝丝威胁。在蠕动了一阵后,它忽然探出头来,对着对方龇出两颗如同刚破土的笋头一般洁白的牙齿。而与牙齿一起暴露在周围成员视线内的更加醒目,那竟是额头上一绺奇怪的白毛。

  狼王!所有与会的成员似乎在这一瞬间都感受到了震慑。那属于狼王特有的标志让它们终于知道了发起这次集会的原因。

  苍岭家族是不能有狼王诞生的,作为千玛山脉上的最强团体,苍岭家族一直以来都是由母狼统领,而每当有狼王诞生,都无一例外地预示着灾难的临近。所以当看到幼崽那笨拙而可爱的举动后,所有的成员感受到的并不是首领后继有人的喜悦,而是阵阵的不安和威胁。

  原本还安静地坐在地上的群狼此刻纷纷站了起来,并且迅速地以围猎的队形将头领丹包围其中。面对众狼的威胁,那团绒毛却丝毫没有显露怯意,而是再次露出它那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的牙齿,不断地向四周示威着。

  “嗷嗷嗷——”丹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猛地抬起头来向四周低嚎着,原本在它统领下的众狼,此刻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头领的愤怒,纷纷自觉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下去。

  在头领的威胁下,只有先前召唤狼群的那只母狼仍然毫不怯懦地站在那里,迎着对方威胁的眼神不断地低吼着。

  狼群的存在完全依赖于森严的制度,任何成员,甚至包括头领都不能违反这个制度。为了整个种群,这只不该出生的小狼将不能生存下去。

  似乎感受到了这种斥责,丹迎着对方挑衅的目光,缓缓地站起身来。作为狼群的领袖,它一直严格遵循着团体所拟定的规则,但是此刻为了孩子能继续生存,它决心以一己之力去挑战整个狼群的制度。

  围绕在月亮周围的云朵越聚越多,并最终如愿地将月光遮挡。原本在月光映照下显得恬静的森林,在失去了月光的装扮后,立刻变得阴森幽暗。丛林中,无数绿油油的眼睛此刻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即将发生的争斗——

  ——清晨,晨雾刚散,雄喜鹊就迫不及待地挥动起自己长长的尾巴在高高的枝头上不断地上下跳跃,并时不时发出喳喳的叫声提醒着四周的雌喜鹊关注自己的美丽。

  听着喜鹊的叫声,早已睡醒的元宝一把拉开身上的老羊皮被,利索地穿上狍皮缝制的皮袄,随后拿下墙上挂着的那把56式半自动步枪,大踏步走出了哨所。

  推开门,一股斜斜的冷风立刻汹涌地扑面而来,让刚刚从暖屋子里走出来的元宝不禁打个冷战。

  早春的天气似乎仍然略显寒冷,真应了山林老爹的那句话——春风透骨。昨天半夜的那场雪下得特突然,雪片子还没掉在地上就化成了水,虽然让春火的威胁变得微乎其微,但是却让森林里的路变得更难走了。

  背起长枪,元宝小心翼翼地走下台子,向自己固定不变的巡山路走去。

  道路两旁,树都蹿出了嫩青子,脚下的草棵子也都冒出了青头,看着眼前这一切,元宝不禁感慨地叹了口气。来林场已经整整一年了,回忆起来,大约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退伍的他放弃了可以留在城市里的优厚待遇,代替牺牲的老爹来守这片山林。

  时间虽然似乎并没有让林场发生什么改变,但是却让元宝真切地感受到了它的巨大力量。爹的死在他的心里如同一个陈旧结痂的伤口一般,在他刻意的回避下已经淡忘了许多,只有在不经意地碰到时,才会再次感受到那历久弥新的疼痛。

  爹是这一带出了名的猎手,甚至连山林大爷提起他都跷大拇哥。而在大家都放弃猎户行当纷纷下山的时候,也只有他和山林大爷仍然执著地留在山里,继承着鄂伦春族原有的传统,守卫着这片一直以自己的宽容将整个民族收留进怀抱之中的森林。

  爹的枪法很好,一枪就可以打中二百米外的狍子,也正是由于他的悉心教导,元宝才能在军中脱颖而出,加入到人人羡慕的侦察连中。但是,好枪法却并没有为爹带来好运。也是在这片山林,同样是这条小路,一年多以前,爹的尸体在这里被发现了。

  一枪命中,非常准确的一枪,从后背射进来。对方显然不愿意留下线索,所以连残留在体内的弹头都被残忍地挖了出去,以至于到现在,公安局的同志还不能确定到底谁是凶手。

  爹和人没仇,对方之所以痛下杀手,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元宝才会在退伍之后放弃分配到城里的待遇,自愿来到这里做一名守林员。因为他知道,无论对方想要干什么,只要他们没有达成愿望,就一定会再来。

  春雪滋润的土地在显示了它的肥沃的同时,也显示了它的泥泞,被雪水浸泡了一整晚的土地只要踩上去就会一直陷过脚面。元宝费力地走在巡山的小路上,同时警惕地检查着四周的丛林。最近山外面皮毛的价格看涨,偷猎者常常会偷偷地钻进山里下套子和陷阱。

  茂密的丛林中,时不时地会有些铁丝支出来,而这些就是那些偷猎者所下的套子。千万不要小看这些铁丝,像马鹿、狍子一类的大动物,常常在有意的驱赶下,被轰入这些铁丝构成的陷阱中,并被牢牢地缠住无法动弹,以致最终被困死其中。

  猎枪被管制,并不代表偷猎行动的消弭。那些可恶的家伙常常构思一些出人意料但却异常狠毒的招数来诱捕丛林里无辜的动物。前几天,元宝甚至在丛林深处发现了一个“千斤砸”——数十根胳膊粗细的树干被高高吊在半空,上面散乱地放满了大石块,一根细长的钢丝被隐蔽地固定在正下方,四周则洒满了野鸡血。任何人或者是大野兽一旦触发这个陷阱,都会被悬空的那些石块砸个正着。

  看来,布置机关的偷猎者显然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捕猎野鸡、狍子等野味来赚点小钱,他们的目光已经瞄上了丛林的大兽——人熊和老虎。虽然元宝破坏了他们的机关,但是对方肯定还会再来。

  脚上的“其克密”[1]已经糊满了泥土,变得又湿又沉,不过元宝觉得还是应该先到前几天发现“千斤砸”的地方走一圈,对方说不定会趁昨晚下雪前的空当恢复机关。

  转过眼前一处茂密的丛林,一片空地豁然出现在眼前,伴随着从丛林里吹来的暖风,元宝忽然闻到一股陌生的血腥味。

  加快步伐冲到空地处,一片令人震惊的景象随即展现在他眼前。在不大的空地处,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数具狼尸,猩红的狼血更是洒满每个角落。小心地走在尸体中间,元宝仔细地四下观察着。

  这一切显然不是偷猎者所为,林中的狼群是连老虎都不敢招惹的对象,更何况是那些卑鄙的家伙。缓慢地蹲下来,元宝在仔细地翻看了一下身边的一具狼尸后,立刻敏锐地发现,这一切似乎都是狼群自己的“杰作”——每具尸体上都遍布着数量不等的爪痕和齿痕,而致命的伤口则无一例外的都是牙齿留下的几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看着它们身上那特有的灰白色皮毛,元宝不禁陷入迷茫之中。作为千玛山脉最为强大的一个家族,苍岭家族的分支和旁系有近百位成员,哪个狼群会有如此大的实力,敢对它们下手呢?

  对方的实力显然很强,很多狼都是被一下咬中喉咙,深深的齿痕显示着下手者的强壮与凶狠,仍然新鲜的血迹则显示着,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晚上。

  不过很快元宝就找到了答案。在群狼中间,两具扭曲在一起的狼尸仍然保持着相互撕咬的姿势,而其中一只稍大者那特有的毛色与神态则让他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丹!苍岭家族的首领,那只从成年以来就一直负责领导狼群的母狼。显然,眼前这一切,都跟丹有关。苍岭家族在昨天晚上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权力更迭,而眼前这些遗骸应该就是这场权力争夺战的牺牲品。

  此刻的丹仍然保持着生前最后一秒的姿态,凶狠的犬齿深深地扎进身下那只母狼的喉咙中。它曾经美丽的毛皮上遍布了无数的齿痕,而最致命的伤口则在身下母狼紧紧咬住的肚皮上。从怒张的伤口中隐约可见丹的内脏,曾经汩汩而出的鲜血此刻已经凝固,与身下的泥土混合形成了一块黑红色的血团。

  看着眼前这一切,元宝默然站起身来,虽然争斗如此惨烈,但是这一切却不是他能参与和阻止的,大自然已经为猛兽们定下了不允许违反的规则,它们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对规则的延续和遵守。

  唯一让元宝感到奇怪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苍岭家族如此大规模的内讧?

  “嗷嗷嗷嗷——”就在他对这一切感到奇怪的时候,一声细弱但却尖锐的叫声忽然在脚下响起。听到叫声,元宝连忙蹲下身四处寻找着。

  “嗷!”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到来,叫声再次响起,凭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元宝敏锐地感觉到声音传来处应该是在丹的身下。在用力将丹的尸体推开后,一个黑洞洞的洞口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丹之所以一直和对方缠斗到死,显然为的就是守护这个洞穴!

  元宝低头看去,只见在两米左右的洞穴深处,一只全身被包裹在黑灰色绒毛之中的小狼此刻正无助地叫喊着,而洞口忽然出现的人脸,却让警惕的它立刻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幽黑的洞中,小狼绿油油的双眼和额头上那白色的头囟异常醒目地映入元宝的眼帘。见此情景,元宝立刻小心地伸出双手,尝试着接近小狼,可惜对方的警惕性显然极高,当看到他接近时,连忙蜷缩起身子向角落挤去。

  看着对方憨憨的样子,元宝嘿嘿地笑了笑,抡起枪托用力掘开洞穴上面的泥土,然后一把将小狼拽了出来。

  “咯哧!”如此粗鲁的行为显然惹恼了对方,一边在元宝的手上挣扎着,小狼一边忽然张口向元宝的手指咬去。无奈的是,它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奋力的一口却连人家手上的老茧都咬不破。

  看着小狼可笑的举动,元宝憨憨地笑了笑,随手将它藏进自己的皮袄中,然后挣扎着从来路向回走去。对他来说,今天的收获不小,尤其是捡到一只小狼,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要知道,林场的那几只狗,虽然在家威风八面,可是一听到虎啸狼嚎就立刻缩起尾巴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再次不放心地看了看怀里的小家伙——对方倒不认生,而且心大得很,当看到逃不出去后,索性倒头蜷缩在他的怀里大睡起来。

  “一定要给山林大爷看看这是只什么狼。”看着在自己的怀抱里熟睡的狼崽,元宝一边加快脚步往前走,一边在心里兴奋地想道。

  身后,山风再次携带着层层水汽吹来,在丛林的裹挟下发出呜呜的鸣声,听起来仿佛是一个母亲对远行子女的叮嘱。

  空地上,狼尸仍然孤单地摆在那里,对它们来说,这种归宿未尝不是一种幸福的结局——来源于自然,而最终回归于自然。

  [1] 鄂伦春族民族服之一,是用16只狍腿的皮拼制成的短靴,以野猪皮或熊皮做底,以狍筋代线缝制。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苍狼破》    护林生活在元宝收养了小狼王黑子后骤起波澜,而一个可怕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似乎也被一步步印证……随后,一群神秘的外国雇佣兵,在一位日本老兵的带领下,闯进了黑瞎子山的禁区!

最后的卫道者  本名高岩,自2005年起,先后在铁血、逐浪、搜狐、天鹰等网络文学站点发表过数篇网络小说,点击率近亿。>>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狼群   特种兵   军事   恐怖   最后的卫道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