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2章 “塔路三杰”

2012-11-05 09:09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它妈?怕是来不了喽,我去的时候,它妈已经死了。山林大爷,说出来你都不信,苍岭家族昨天起内讧了,母头狼丹一次咬死十七八口子,自己也被别的狼划破了肚子,这是我在它窝里找到的。”听到山林大爷的提醒,元宝立刻迫不及待地将刚刚看到的事情告

  黑瞎子镇距离千玛山脉的主峰黑瞎子山不过六十多公里的路程,所以,常常会有城里人为了寻求所谓的休闲和刺激,驱车来到这里,以期望能品尝到一些“正宗”的山珍野味。也正因为有众多抱有这种想法的观光客人,所以催生了黑瞎子镇上数量众多的野味餐馆。

  平心而论,自从国家颁布命令封山以来,镇上大多数餐馆早已经没有了野味的来源,所以都不过是打着野味的招牌,卖些家养的土鸡土狗之类的东西。即便偶尔得些野鸡、野兔,也因为数量稀少而无法成为特色菜系。

  与其他饭店的“奸猾”相比,处在主街角落处的塔路酒家显然要“诚实”得多。糖拌“吉厄特”(都柿)、狍肉炒“昆比好哇”(柳蒿芽)、野猪肉炖“抗骨拉奴哇”(老山芹)、狍肉炒“给老搔”(黄花菜)……已经成了这里常客每到必点的菜码。至于“依恩”(猴头蘑)、“莫锅”(木耳)、“豆嫩阿特”(桦树蘑)更是要多少有多少。

  塔路酒家如此充足的货源,以镇上人暗地里的传言来解答,就只有一种可能——偷猎。可惜,传言归传言,每次森林派出所对他家的突击检查都无法查出丝毫的端倪,而菜单上那些价格昂贵的山珍,用店老板的话说,不过是些充场面的家养“伪劣产品”。

  虽然店老板被迫道破了自己的生意秘诀,但是塔路酒家的生意仍然兴隆,每每老客户到来,总是有流水价的真正山珍摆上桌子。不过可惜的是,最近,塔路酒家似乎也陷入了与其他饭店相同的境地。

  “大哥,鹿鞭没有了,可是那个老港客还要两根,咋办啊?要不,我和老三再进一趟山里,趁着开春前再下一次套子吧?”酒店后堂的办公室内,塔路酒家的二当家彪子看着自己大哥仍然坐在那里不慌不忙地掏着耳朵,立刻在旁边焦急地询问道。

  “下套子?春天了怎么下?下死套,地上站不住,下活套,我们满山追去?何况天气一天天转暖,就算套着东西了,一天不取回来,第二天就变味。最主要的是,以前的守林员庆格老爹死后,森林公安局那帮家伙查得更紧了,别说你去下套子,你能把东西安全带到山上,都算你能。”听到彪子的询问,老大普楚放下手里的掏耳勺,白了一眼对方后缓慢地说道。

  “扯淡,我就不信他们这么能,黑瞎子山这么大,我往山里一钻,他们哪儿找去?下完套我就上林子里往外轰鹿群,百十个套子怎么也能逮上七八只吧?”听到大哥反对,彪子立刻咋呼道。

  “行,你能,你去轰吧,还百十个套子抓七八只。告诉你,别以为庆格老爹死了,你就能在这里张牙舞爪。他儿子元宝可不是个善茬,听说是什么军队退下来的特种兵,就你这小样,不用枪人家都能把你捏死。告诉你,庆格老爹的案子公安局到现在还挂着呢,别在这关键时刻给咱们添乱。”看到彪子又犯了“虎”劲,普楚立刻严厉地呵斥道。

  “那咋的?我就不信,庆格那老家伙又不是我杀的,难道公安局还能冤枉好人,把我牵连进去?”被大哥呵斥了一顿,彪子的气势顿时弱了下去,在撩起眼皮瞄了一眼普楚后,他再次低声争辩道。

  “少在那里嚼牙,别人不知道,我们自己心里不清楚?要不是为了救你个兔崽子,庆格老头能被人一枪干掉?告诉你,黑瞎子山可不太平了,背后还有别人盯着这里呢。”普楚显然被彪子的浑劲激怒,立刻压低嗓子恶狠狠地教训道。

  “反……反正——诶,大哥,你说到底谁盯着黑瞎子山呢?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会不会抢咱们的生意啊?”本想再争辩几句,但是看到普楚生气的样子,彪子连忙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在沉默了片刻后,他再次好奇地询问道。

  “人家会看上咱们这小买卖?光看他们的人那么扎手,就知道一定是冲着天坑来的。我估计,不过上好一阵子,事情消停不了。”彪子的询问,显然让普楚回忆起了什么,他收起刚刚的愤怒表情,将头转向窗外,沉思着回答道。

  “天坑,天坑,拉倒吧,多少人上去了,没一个回来的。今天说天坑是掉下来的火流星砸的,明天又说埋了几个皇帝在里面,我就不信!有多少人在那里转悠过了,毛都没捞到一根啊。”天坑的传说在黑瞎子镇简直是妇孺皆知,所以听到大哥再次提起,彪子立刻翻着白眼驳斥道。

  “哼,我倒也希望什么也找不到。可惜啊,别人不这么想,你自己想想,一年到头,有多少在这里吃饭的是单纯来旅游的,我看大部分都是冲着天坑来的。可惜,这次的人显然不一样,光看他们的手段,就肯定不是一般的小蟊贼。”彪子的话显然也道出了普楚的一部分想法,所以在略微摇了摇头后,他再次补充道。

  “那大哥你的意思是,天坑里真有宝贝?要真是那样的话,我们哥仨儿还开什么饭馆啊,直接扛杆铁锹上去挖呗!听说只要能弄个古代的小尿盆啥的,就够吃一辈子的了。”普楚的话,再次勾起了彪子心中的贪婪,听完大哥的补充后,他立刻两眼放光地建议道。

  “行啦,你就别没屁搁楞嗓子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得了,你以为挖宝就是那么好挖的?多少人去了没回来你又不是不知道,告诉你,趁早歇了你这想法。别说你能不能找到,就算找到,你以为那皇帝坟跟你太爷的坟头似的哪,破瓦片压刀黄纸?告诉你,那里的机关和消息可比你的套子和‘千斤砸’复杂得多了。你能不能平安地摸到大门还是两码事呢。”彪子幼稚的建议逗得普楚嘿嘿一笑,随后拍了他一下笑骂道。

  “唉,大哥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我是知道说不过你,不过进山这事你还是要早做打算。那个老港客都派人来催三回了,更何况,到了春天,进山玩的人逐渐多起来,我们要啥没啥的,也是件闹心事啊!”两人相互调笑了两句后,彪子再次绕回正题道。

  “行了,我知道了,进山的事情缓几个月再说。首先目前还没收山货的人进沟,催得也不那么急;其次春天兽们打种的打种,爬背的爬背,正是性子烈的时候,山上的路又不好走,万一一个不好,说不定就被人熊拍去了。所以能稳就先稳一下,你看看别人家,没野味不也对付得挺不错吗?咋了?你一天不抓点啥是不是就闹心啊?”听到彪子的话,普楚缓慢地点了点头,随后再次嘱咐道。

  “那不是没本钱嘛,别人家养的那些土鸡、兔子,从饲料到窝,哪样不得照顾到了?你要是让我干,我可没那两下子。再说了,咱们是谁啊,镇上有名的‘塔路三杰’,能去干那破活吗?而且我们稳稳好说,可是老港客那边稳不了啊,他要的那两根鹿鞭你让我上哪儿整去?”虽然明白普楚的想法,但是彪子仍然心存侥幸,所以听到安排后,立刻叫苦道。

  “你啊,说白了就是不想干活。行了,肉材的事情不用你管了,至于鹿鞭嘛,要是不够,先斩了你那根充数。哈哈哈哈!”看透了彪子想法的普楚立刻开口揶揄道。

  “行,行,斩吧,反正你和老三家生的都是闺女,斩了我这根,看怎么留后。”听到大哥的调笑,彪子生气地回嘴道。

  “就你这种儿,就算生了儿子也不是啥省心货。得了,告诉厨子老张,让他明天中午去农贸市场给我进两根牛鞭去,然后洗洗晒晒先给那老屁眼送去。妈的,六七十岁的人了,也不消停消停,还每天补啊补的,看哪天不把他补得七窍流血。”收拾起玩笑的心情,普楚立刻吩咐道。

  “牛……牛鞭?大小也不一样啊?那……那能行吗?”听到大哥的安排,彪子一脸犹豫地问道。

  “什么行不行的?你自己掰指头算算,一年我们才猎那么有数的几头鹿,可那老家伙一年吃都吃一百多根鹿鞭了,你以为根根都是啊?告诉你,大部分都是牛的。放心吧,别看他们好这口,可是根本吃不出来。”看到二弟犹豫的样子,普楚一语道破了天机。

  “真……真的假的?”听到大哥的回答,彪子仍然不相信地追问道。

  “什么真的假的,老三早知道了,就怕你嘴大所以没告诉你,现在你知道了就别给我出去乱说去,要是让别家知道了,我把你舌头割了。”看着彪子仍然一脸不信的表情,普楚索性一边恐吓着,一边将他推出了办公室。

  被雪水滋润的土地变得异常稀软,让偷猎者根本无法下套子,所以,元宝在抱起小狼后,索性放弃了巡山,循原路向回走去。

  怀里的小狼此刻显然异常地疲惫,在感受到元宝怀抱的温暖后,迅速地陷入了梦乡。听着怀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和呓呜,元宝轻轻地甩了甩脚上已经糊满的粘泥,然后轻柔地放慢了脚步。

  上山容易下山难,短短的一段路,元宝走了小半晌才回到哨所。将肩上的枪小心地收入枪柜后,他再次抱起小狼,转身向山林大爷的“木刻楞”[1]走去。

  山林大爷曾是穆昆的头人,虽然现在鄂伦春族早已舍弃了原始公社制度,但山林大爷的地位仍然是其他人不敢轻视的。不过作为山林大爷的好朋友,元宝的父亲在元宝小时候就常常带他来这里串门,所以山林大爷给元宝的印象,更多的是慈祥博学而不是威严。

  捡到这只小狼,元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给山林大爷看看。作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狼,本来按照规定,在抓到后要交给上级部门,但是元宝自从第一眼看到这只狼,就立刻喜欢上了它,所以他希望能借助山林大爷猎民的身份将它收养下来,等长大后再放回山林。

  “木刻楞”上的烟筒此刻仍然冒着青烟,虽然政府已经给山林大爷在社区里分配了一套百十多平方米的公寓,可惜老人家还是喜欢独自待在自己搭建的“木刻楞”里,并且时不时地还会偷偷地上山点老火铳,设陷阱抓点猎物啥的开开荤。对于这些,元宝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因很简单,先不说山林大爷现在的身份仍然是猎民,就算不是,恐怕知道他打猎的事,也没人敢拿他怎么样。

  一股股醇厚的都柿酒味在元宝刚刚走到门口时,就立刻扑面飘来,咂吧了一下嘴巴里的口水,他迫不及待地推门走了进去。

  “来了,元宝?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看我猎了只野猪,巴巴地过来解馋来了?我看你小子的毛缝眼可是够长的啊,这好容易吃点好吃的,就让你小子赶上了。”屋子里,山林大爷正忙着将切好的肉块扔进锅中,看到元宝到来,立刻笑眯眯地招呼道。

  “哈哈,被你猜着了,我就是跟着您老一路从山上走下来的,这野猪这么肥,您老这么大年纪,一个人怎么吃得完,干脆让我来帮忙好了。”听到山林大爷的调侃,元宝立刻笑着接口,同时抓起一块烀得半生不熟的野猪肉扔进了嘴里。

  “臭小子,刚焯完还没炒呢,小心吃伤了一辈子吃不了肉。”看到元宝馋嘴的样子,山林大爷立刻把脸一撂,佯装生气地吓唬道。

  “您老别当我是小孩了,我这算啥啊,那外国人吃的肉都冒血筋呢,也没看哪个少吃。我看啊,就是您老舍不得。”听到山林大爷的话,元宝立刻笑着说道。

  “嗷呜——”似乎两人的对话吵醒了怀里的小狼,又或者野猪肉特有的香味激起了它的食欲,在蠕动了两下之后,小狼挣扎着将脑袋从元宝的衣襟里探出来,对着锅里仍然在翻滚的肉块叫喊着。

  “啥玩意儿啊,又找到宝了?”听到叫声,山林大爷随意地问道。

  “还真让您老猜着了,您看这是啥?”听到询问,元宝立刻洋洋得意地把小狼从怀里拽出来,在山林大爷面前显摆。

  “呦,这可是稀罕东西,你哪儿捡的,小心它妈晚上挠你门。”见到小狼,山林大爷着意溜了一眼,随后提醒道。

  “它妈?怕是来不了喽,我去的时候,它妈已经死了。山林大爷,说出来你都不信,苍岭家族昨天起内讧了,母头狼丹一次咬死十七八口子,自己也被别的狼划破了肚子,这是我在它窝里找到的。”听到山林大爷的提醒,元宝立刻迫不及待地将刚刚看到的事情告诉对方。不过话还没说完,山林大爷已经缓慢地放下了手里的锅铲子,随手从墙上拽下了他的那把老火铳。

  “你是说,这是丹的崽儿?”拿起药角子,缓慢地向枪膛里灌起火药,山林大爷口气凝重地向元宝问道。

  “应该没错,丹在林子里那片空地挖了个狼窝子,我就是在那里把它掏出来的。”看着山林大爷的举动,元宝不明所以地回答道。

  “呼!”他的话刚说完,山林大爷就猛地站起来,同时一把端起手里的老火铳指向元宝的胸膛……

  [1] 鄂伦春民族自从1953年下山定居后,解放军帮助当地百姓用原木搭建的一种木制房屋。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苍狼破》    护林生活在元宝收养了小狼王黑子后骤起波澜,而一个可怕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似乎也被一步步印证……随后,一群神秘的外国雇佣兵,在一位日本老兵的带领下,闯进了黑瞎子山的禁区!

最后的卫道者  本名高岩,自2005年起,先后在铁血、逐浪、搜狐、天鹰等网络文学站点发表过数篇网络小说,点击率近亿。>>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狼群   特种兵   军事   恐怖   最后的卫道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