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4章 偷猎阴影

2012-11-05 09:09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原本以为很棘手的抓捕在黑子的帮助下却变得甚是简单,没人性显然要比有人性更有威慑力。当看到身边忽然出现一只健硕的恶狼时,恐怕除了逃命,没人还会想到要继续顽抗下去。当偷猎者在黑子的驱赶下终于全部现身后,元宝才悠然地从自己的藏身地点慢慢

  “砰!”突如其来的枪声,让悠闲地走在林中的狍子忽然警惕地向前跑去,可是在灵活地跳跃了几步后,又好奇地回头张望起来。

  “砰!”仍然是相同的方向,又一声清脆的枪声传来,终于确认了危险的狍子群立刻迈开敏捷的长腿,飞快地向枪声相反的方向跑去。

  “扑棱!”可是还没跑多远,领头的一只雄狍子忽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在它脚上,一根纤细的铁丝此刻正深深地勒在它原本灵活的后腿上。

  “扑棱!”尝试着站起来,但是,铁丝的另一端却被牢牢地绑在身边的大树上,雄狍子用尽全力挣扎却根本无法撼动身边的百年大树。

  “砰!”又是一声枪响传来,失去了头领的狍子群,终于收起了它们澎湃的好奇心,开始惊慌起来。枪声刚一响起,围拢在头领身边的狍子立刻四散奔逃,可是,迎接它们的却是更多的铁丝套子。

  这片狍子群常常活动的树丛里,显然被下了很多打着活结的铁丝套,有的是被牢牢固定在大树根部,有的则在尾部绑了一根结实的木棒,还有些则卑鄙地悬挂在半空。

  炸了窝的狍子群,盲目地一头扎在其中,顿时有数个同伴再次陷入与头领相同的厄运之中。侥幸逃脱的其他狍子,面对同伴的境地,却丝毫没有办法,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奋力向前奔跑。

  “逮到几个,逮到几个?”狍子群消失在丛林深处之后,刚刚枪声响起的地方,立刻探出一个男人的半截身子。小心观察了一遍四周后,他立刻欣喜地跳出藏身处,向仍在挣扎的几只狍子跑去。

  “一共六只,妈的,竟然还有只公的。”刚跑出的男子小心地围绕着仍在奋力挣扎的猎物看了一眼后,立刻兴奋地对身后大喊道。听到他的喊声,身后的草丛里,再次钻出了三个同伴。

  “妈的,有这一只公的,啥事都顶了。镇上塔路酒家的老大,高价收狍子角,说是做艺术品。我操他奶奶的,我估计,根本就是拿去冒充鹿茸卖。也行,今天终于轮到咱哥们儿赶上这好运了,啥也别说,直接把它给我撂倒,先把角割下来,其他的随便找只小的带走。”后出现的一名大汉显然是几个人中的头领,在简单看了一眼猎物后,立刻兴奋地命令道。

  “砰!”刚刚的枪声不过是用来吓唬猎物的爆竹,而这次,充满敌意地看着四周众人的雄狍子,挨的却是货真价实的一枪。

  鲜血顺着被打出的砂眼汩汩而出,雄狍子到死都没有放弃用愤怒的眼神盯着四周的那几名偷猎者。当它原本明亮的眼睛终于逐渐暗淡下去之后,先前的那名男子立刻无所顾忌地走上来,从怀里掏出一把铁锯,迅速地将雄狍子额头上的角锯了下来。

  “大哥,其他的几只咋办?咱们这几个人可带不走这些啊?要不都杀了?”小心地将锯下的狍子角收进背后的包里,男子再次转身向身后的大汉问道。

  “浪费那子弹干啥玩意儿?被铁丝套子缠住还能有好?我们拣几只好抓的带回去,其他的让它们自生自灭吧。”听到同伴的询问,大汉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命令道。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杀掉了几只年幼的小狍子,随后又寻了根树枝将之挂在其中,最后满意地向山下走去,而其他的几只幸免的狍子却仍然在铁丝套的束缚下,无谓地挣扎着……

  元宝头一次带着黑子进山,所以一路上一直格外小心,对于头一次到山上的黑子来说,什么事都是新鲜的,一旦看不住,很有可能走丢。所以,今天的巡山比起以往要慢了许多。

  “扑棱!”就在元宝吆喝着把黑子从一个兔子洞口叫回来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一声奇怪的跳动声。听到声音,元宝立刻小跑过去。可是他还没走到近前,几只受惊的狍子就率先从草丛中一跃而出,随后头也不回地向远处跑去。

  “嘿!”见此情景,元宝对着狍子大喊一声,可惜,对方根本连理都不理,很快消失不见了。

  狍子是森林里最善良的动物,因为好奇心旺盛,所以即便是听到一声呼喊和巴掌声都会好奇地停下来看个究竟,也正是因为这点,所以才会被人称为“傻狍子”。但是今天,这些狍子的表现显然很异常。

  元宝随手拨开面前的灌木,一只匍匐在其中的母狍子立刻用它那明亮而惊恐的眼神忐忑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元宝。而在它的后腿上,一根铁丝已经深深地勒进了肉中,铁丝的另一端,一根绑在一起的木棒则牢牢地卡在树丛的缝隙中。

  “套子?偷猎?”眼前这一切让元宝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显然沉寂了一个春天的偷猎者又回来了。

  偷猎者惯用的手法无外乎下套子、布陷阱、放冷枪种种,而其中最下作、最让人讨厌的就是下套子。

  套子分为死套和活套两种。死套子,顾名思义就是被固定在树下或者是树丛以及半空中,而活套子则是在末端绑着一根木棍。布置套子的人,常常会在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放置大量用钢丝绳或者是铁丝编制的套子,然后或等待或驱赶动物进入其中。

  被死套子套住的动物常常会奋力地挣扎,但是却越挣扎越紧,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被困死其中,而被活套子套住的动物,则会带着套子一起奔跑,最终也会因为木棍被卡在某些狭窄的地方而被困住。

  一般来说,下套子的人,多选择冬天,因为即使猎物被困死,也不会因为时间耽搁太长而变坏。可是眼下已经进入夏季,这些家伙竟然还布置套子,这明显说明他们根本不仅仅是为了猎物而来。

  看到眼前这一切,元宝心中顿时充满了愤怒,他小心地走到母狍子身边,拿出包裹里的钢丝钳,轻松地夹断了已经勒进狍子腿里的铁丝。恢复了自由的狍子立刻迅速地跳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消失不见了。

  “黑子,走!”目送着狍子离开,元宝将手中的铁丝在黑子鼻子前晃了晃,一人一狼迅速地向前跑去。

  无论是巡山员还是偷猎者,只要他能在森林中来去自如,就说明他有足够的资格挑战任何部队之中的特种兵。这并非危言耸听,相比于特种部队常常进行的生存训练,偷猎者们却要长年累月地进行。无论是依靠粪便辨别动物,还是依靠脚印和昆虫寻找水源,都仅仅是必修的基础课程而已。

  作为一名巡山员,元宝知道,自己面对的并不是部队里常常假定的敌人,因为假定的敌人远没有他们狡猾,更为不同的是,即便自己发现他们也不能一枪打死了之。

  黑子远比哨所里的那几条笨狗强得多,虽然元宝并没有怎么训练过它,但是它仍然能聪明地领悟到元宝的意思。在得到允许后,黑子立刻飞快地向远处奔去。

  铁丝上留下的细微气味,成了一人一狼追踪对手的唯一线索。飞快地穿行在遮天蔽日的森林里,四周的景色也似乎因为状况发生的紧急而变得多少有点诡异。

  在经过一阵短暂的追逐后,刚刚的猎场终于展现在元宝和黑子的眼前——被困的小狍子仍然在奋力地挣扎着,坚韧的铁丝早已经将它们的腿勒得血肉模糊。它们或许会被狼群发现,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狼可以敏锐地感觉到陷阱和危险的存在,所以即便看到美食当前,它们也不会贸然过来享用的,这也是为什么套子很少能抓到狼的原因。最常见的是,它们最终因饥饿而死,并且随着脚上的套子一起腐烂。

  小心放开被束缚的猎物,又看了看仍然温热的雄狍子的尸体,元宝刷拉一声将子弹推上枪膛,再次带着黑子向前追去。

  对方显然是老手,并没有贪婪地把所有猎物都带走。放弃了那么多猎物,说明他们带下山去的也一定不少。仔细地看着草丛里仍然新鲜的脚印,元宝心中默默地断定道。

  老苍子隔年的枯黄植株上,早已经成熟多时的种子已经被刮去不少,喷瓜的果实更是早早地裂开——对方即便再小心,这样的痕迹仍然在丛林里留下了很多。按照这点点的蛛丝马迹,元宝飞快地向山下追去。

  幽暗的森林中,前方看起来始终都是氤氲不定,在走走停停中,元宝赫然发现,对方竟然并非是向山下的黑瞎子镇而去。顺着山脊走了十几分钟,地面上留下的痕迹陡然向林子深处折去,而这片林子现在的坐地户是一只叫虎妞的母东北虎。

  “对方到底想干什么?”看着地面上留下的越来越新鲜的痕迹,元宝在心中暗自疑惑道。

  随着逐步的深入,森林边缘的人工林已经被深处的原始森林所取代。在茂密树林的覆盖下,原本晴朗的天空此刻仅仅能在枝叶掩映中勉强露出一丝丝的蔚蓝。脚下,多年积累的树叶混合着春雨与露珠的湿润变得异常松软,时不时蹿出来的受惊小动物所发出的响声更为这一切平添了丝丝诡异。

  黑子显然已经闻到了虎妞在树干上留下的警告气味,原本悠闲的神态立刻被警惕所取代,充满力量的双腿努力压抑着跳跃的欲望,黑黑的眸子在精黄的眼珠中间灵活地旋转,不断地注视着四周。

  对方留下的脚印已经特别新鲜了。被踩凹陷下去的树叶甚至没来得及恢复原状。见此情景,元宝小心地放慢了脚步,顺着痕迹悄悄地跟了上去。

  四周触目惊心的鲜血随着元宝的接近而逐渐地出现,并且迅速地增多。鲜血似有意无意地被涂抹在林子四周的树干上,并且特意靠近那些老虎曾经留下气味的位置。

  “对方根本不是来猎狍子的,他们是抓狍子猎老虎!”一瞬间,元宝忽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老虎在春季繁育,夏季生崽,雌虎生育之后,性情特别凶猛、机警,为了满足幼子的胃口,也会一改夜晚和黎明捕食的特点,常常在白天出来。显然,他们从一开始就看准了虎妞的活动地点,而眼前布置的这个陷阱自然是针对它的。

  丛林中的一片空地,一只被活捉的狍子此刻正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它的后腿被绑上了一条长长的钢丝绳。钢丝绳的尽头已经被牢牢地固定在了大树上。虽然狍子尽力挣扎,但是大树却纹丝不动。

  “哈!”看到眼前这一切,匍匐在草丛中的黑子忽然转头向旁边的元宝哈了口气。听到哈声,元宝顺势向旁边望去,立刻发现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几片叶子正均匀地晃动着。

  “那里有人?”对方显然隐蔽得很完美,甚至为了迷惑老虎敏锐的嗅觉特意在四周撒了新鲜的狍子血,但是这却无法欺骗已经记住他们气味的黑子。

  时不待我,发现了对方,元宝立刻小心地向前接近过去。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钟老虎不会出现,要知道,这个时期的老虎可没有耐心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不许动,全出来,再不出来我开枪了!”小心地爬到一棵大树后面,元宝忽然对前方大喊道。突如其来的喊声瞬间打破了森林的宁静,高高的树枝上,一群山雀立刻惊慌地扑棱着翅膀飞跑了。

  “砰!”对方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可是随后,一声巨大的枪响却如同回答一般,搂头便向元宝藏身的大树这边招呼过来。

  身后的大树猛地一颤,在枪声过后,原本坚韧的树皮已经被撕掉了一大块。

  “五连发猎枪!”瞄了一眼子弹划过的痕迹,元宝在心中自言自语道。幸好对方手中的是猎枪,如果是元宝手中的半自动的话,恐怕身后的大树早就被洞穿了。

  对方还有武器,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在用手拼命压住身边的黑子后,元宝再次大喊起来:“政委,他们有枪,你们小心啊!”同时迅速地将身子缩回到树丛里,随手抄起自己的水壶,奋力向旁边一扔。

  “砰!”又是一声枪响,水壶掉进草丛的同时,子弹也飞快地划过。抓住这仅有的一丝机会,元宝轻拍了一下身边的黑子,随后猛地蹿起身子,抄起步枪向不远处的草丛打出了一个精准的点射。

  “哎哟!”枪响的同时,呻吟声也随之响起。紧接着,元宝身边的黑子如同得到了信号一般,飞快地向草丛扑了过去。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听到对方的呻吟,元宝再次端起步枪,大声对对方喊道。

  “兄弟们,干了他,他就一个人儿!”自始至终从一个方向传来的喊声,显然让对方看透了元宝的虚张声势,所以听到他的警告后,为首的一人立刻嚣张地大喊道。

  “哎呀妈呀,狼!”可惜,他得到的回答并不是赞同,而是一声凄惨的呼叫。伴随着呼喊,一个人狼狈地从刚刚藏身的地方猛地跳了出来。

  “狼,真是狼,妈啊,快跑啊!”听到同伴的提醒,另外几个人也纷纷飞快地跳了出来,而在他们身后,黑子则不依不饶地随其一起出现在空地上。

  原本以为很棘手的抓捕在黑子的帮助下却变得甚是简单,没人性显然要比有人性更有威慑力。当看到身边忽然出现一只健硕的恶狼时,恐怕除了逃命,没人还会想到要继续顽抗下去。当偷猎者在黑子的驱赶下终于全部现身后,元宝才悠然地从自己的藏身地点慢慢走了出来。

  对方一共四个人,不过此刻这四个人却早已经失去了刚刚的威风和彪悍。在黑子的看管下,他们噤若寒蝉地望着端枪出来的元宝,恐惧的眼神透露着不解的疑问——妈的,这个家伙和狼是什么关系?

  “好小子,偷猎东北虎,而且还敢据枪还击?凭这几条罪名,等下山有你们好瞧的。”看到几个人颤抖的样子,元宝嘿嘿笑了笑,随后拽出其中一人腰上缠着的绳子,三下五除二地将四人绑成一串。

  “黑子,走!”可就在元宝招呼黑子准备下山的时候,身后的黑子,却忽然伏下身子,对身后的草丛发出声声呼噜。

  “呜——”元宝循声望去,立刻吃惊地发现,不知何时,在丛林的角落里,虎妞正愤怒地缓步走了出来。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苍狼破》    护林生活在元宝收养了小狼王黑子后骤起波澜,而一个可怕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似乎也被一步步印证……随后,一群神秘的外国雇佣兵,在一位日本老兵的带领下,闯进了黑瞎子山的禁区!

最后的卫道者  本名高岩,自2005年起,先后在铁血、逐浪、搜狐、天鹰等网络文学站点发表过数篇网络小说,点击率近亿。>>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狼群   特种兵   军事   恐怖   最后的卫道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