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5章 虎狼之争

2012-11-05 09:09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看着圆滚滚的小野猪们迅速地消失在草丛里,公野猪终于没了后顾之忧,看了看四周缓慢向自己逼近的群狼,它昂然地抬起獠牙,勇敢地迎向对方。

  黑瞎子山上这只东北虎,是只雌虎,并不高大的身材和优美的线条,让它在得到“森林之王”这个称呼的同时,还得到了一个俏皮的别称——虎妞。但是,此刻,虎妞却显然没有想要表现出自己的温柔的意思,看到对面的黑子,它的双眼立刻危险地眯缝在一起。

  猫犬自古不相融,老虎最厌恶的就是野狼。当看到自己的领地上竟然出现了一只小牛犊大小的狼时,虎妞在繁育期特有的敏感和警惕立刻将体内的凶悍彻底引发出来。

  在黑子对眼前的情况还显得无所适从的时候,虎妞已经猛地一个虎跳,随后提起蒲扇大小的巴掌,甩着一股腥风抽向黑子的脊背。老虎的巴掌千斤重,别说是狼,就算是野猪和黑熊,抽实了也可以被轻松地打断脊梁骨。

  在虎爪砸中黑子的前一秒,黑子本能地将身子一矮,堪堪躲过这致命的一击,但是身上灰黄色、泛着油光的皮毛却在凌厉的掌风下被撕掉了一大片。

  疼痛和惊讶让仍处于懵懂中的黑子迅速地清醒了过来,眼前这个黄黑条纹的大猫显然并不是丛林里那些可以随意追赶的小动物,而是要命的杀神。

  在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元宝一眼后,黑子迅速地向丛林深处跑去。

  “砰!”见此情景,元宝焦急地拉动枪栓,向半空中放了一枪。可惜,此刻的虎妞显然已经彻底被愤怒所控制,看着黑子逐渐消失在丛林里的身影,它立刻飞身追了上去。

  “大哥啊,祖宗啊,我求你了,咱们快走吧!”正当元宝准备追上去帮忙的时候,身边几个偷猎者却齐齐地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向拖着绳子另一端的元宝哀求道。刚刚老虎出来的瞬间,几人早已经被吓得软瘫在地,见元宝竟然还有胆去追,自然是拼命地反抗。

  仅仅耽误了片刻,一虎一狼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丛林里,唯有那仍颤动不已的树枝似乎还留有刚刚行客的踪迹。

  黑子已经本能地感觉到了身后的追击者,每每在转弯时,都能看到一道黄色的身影紧紧跟随在身后。在迅速的奔跑中,很快,前面的丛林忽然变得稀疏,而一道陡坡则赫然出现在丛林的尽头。

  “啪!”在黑子敏捷地停止脚步的同时,身后的东北虎忽然再次抖起虎爪,凌空抽打过来,巴掌贴着黑子的脑瓜皮挥过,拍断了旁边一棵茶杯口粗细的小杨树。

  见此情景,黑子错身弓腰,随后闪电一般蹿出,张口咬向东北虎的脖子。可惜,对方显然料到了这点,随即前行的爪子再次挥起,实实地打在了黑子的大腿外侧。

  “噗!”黑子的身体如同一只沉重的口袋,一头扎进远处的空地上,柔软的落叶和泥土在重压下纷纷扬起,迅速地弥漫在空地之中。

  似乎眼前这场争斗的胜负已定,看着仍然蜷缩在地上的黑子,虎妞母老虎的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它迅速地扑过去,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向黑子的喉咙。

  几个月的抚养,让黑子体内凶悍的野性气息暂时被对元宝的感情所压抑,可是在眼前这危急时刻,似乎一切只能靠本能决定。看着已经临头的血盆大口,那足有成人手指长短的虎牙,闻着对方口中散发出来的那股腥臭的味道,黑子体内的狼性迅速燃烧起来。当攻击临身的瞬间,它的身体不退反进,猛地蹿起身来,迎了上去。

  “嘭!”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已经胜券在握的虎妞顿时蒙了。直到对方已经从容地站起来并且退到远处后,它才明白,原来刚刚那一瞬间,黑子竟然出人意料地猛冲过来,一头撞向自己的下颚。热辣辣的疼痛冷却了虎妞的愤怒,让它对对手多了一丝慎重,在后退调整了一下姿势后,它再次转向黑子。

  此刻在它的对面,黑子正剧烈地喘息着,在它那醒目的白头囟处,一股殷红的鲜血正顺着已经打绺的皮毛向下流着。原本那金黄色的眼睛,不知何时竟然变得通红,而被染红的白毛则突兀地竖了起来,看着如同古代战船的冲角。

  “嗷嗷——嗷嗷嗷嗷——”虽然战斗仍没有结束,或者可以说是刚刚开始,但是黑子却好像信心百倍地伸直脖子仰天长啸起来,悠长浑厚的狼嚎在丛林中传播出去,迅速地遍及整座黑瞎子山。

  听着深山传回来的回声,黑子满意地放低脑袋,再次目光凶狠地看向对面的老虎。

  “嗖!”双方几乎是在同时向对方冲了过去。看着那再次高高举起的虎爪,黑子却并没有躲闪的意思,在两者身影交织的刹那,它已经率先伸出锋利的爪子,猛地抓向虎妞的双眼。

  动物惧怕的本能让虎妞最终放弃了将黑子一掌拍死的决定,在对方爪子抓到它眼睛前,它已经率先挡下了黑子。攻守在这瞬间的转换,终于让黑子找到了一点点机会。

  在对方挡下自己的同时,黑子已经张开大口一口咬向对方的肩膀。

  “喀哧!”声音小得让双方都没有听到,但是剧烈的疼痛却让虎妞瞬间暴怒起来。它巨大的身躯轻轻一抖,立刻将黑子连带着身上的一块皮肉扔到半空,而在下一瞬间,厚重的虎掌已经实实地打在了黑子的前肢上。

  “嘭!”与刚才相比,这次黑子摔得更远也更重,不过在沉寂了片刻后,他又顽强地站了起来。

  口中仍然死死咬着那片带着斑斓花纹的皮毛,怒视了对方一会儿后,黑子忽然狼吞虎咽地将自己刚刚用半条命换来的战利品咽了下去。

  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让对面的虎妞显然很不适应,可是对狼来说,这却是与生俱来的、必须具备的本领。

  “滴答,滴答!”双方显然都受了伤,鲜血顺着伤口不断地流下来,在青翠的地面上积出了一个小洼。不过对此似乎谁都没有在乎,双方全部的注意力都用来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嗖,嗖,嗖!”就在下一场战斗即将开始的时候,双方的身后同时响起怪异的跑动声,下一秒钟,几只大小不一,但是表情却同样凶悍的野狼鬼魅般地出现在空地四周。

  “嗷呜——”狼群的头领是一只身材修长的母狼,在四周的成员纷纷停止脚步后,它散漫地打了个哈欠。森白的牙齿和长长的舌头傲慢地指向斗场中间的虎妞,仿佛是在不耐烦地催促着双方继续战斗一般。

  好虎架不住群狼,况且对方那熟悉的面孔和气息已经鲜明地表明了它们的身份——苍岭家族的主要成员。见到这一切,虎妞心有不甘地低嚎了一声,随后小心地转过身子,向自己的领地走去。

  对方的退出似乎预示着战斗的结束,可是即便如此,黑子却仍然一直用血红的双眼注视着对方的身影,直到它彻底消失才最终收起战斗的姿态,无力地倒伏在草地上。

  此前虎妞那全力一击已经轻松地打断了它的前肢,刚刚那凶狠的表现其实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就在黑子准备趴下好好恢复一下体力的时候,蹲坐在四周的群狼却几乎同时站起身向它走来。

  “嗞!”当领头的母狼友善地走到黑子身边,小心地伸出舌头舔舐它伤口的时候,黑子却忽然站起来凶恶地伸出獠牙。四周,狼群的其他成员见此情景立刻纷纷摆出狩猎队形,将它团团包围其中。

  原本缓解的危急形势因此再次紧张起来,所有成员只待头领发出号令,就会毫不犹豫地扑上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撕成碎片。不过可惜的是,领头的母狼显然并不准备这么做。

  见到黑子凶恶的样子,它如同来时一样,优雅地转了个身,再次回到自己刚刚的位置。四周的成员见此情景,也纷纷收起警戒的表情,或坐或卧地停在四周,有意无意地注视着中间的黑子。

  狼是高傲的,狼是孤独的,狼最大的禁忌就是不能将软弱表现出来。看着四周的同类,黑子勉强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然后摇晃着向来路走去。

  它走得甚是缓慢,可即便如此,身上的伤口仍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鲜血顺着身上华丽的皮毛缓慢地流下来,逐渐在腹部汇聚,最后带着丝丝生命力滴落在身下的草地上。

  而在黑子的身后,群狼似乎并没有挽留的意思,只是目送着它迟缓地向山下走去。

  “嗷——”当双方最终看不见对方的时候,一声悠长的嚎叫似送别又似挽留一般忽然从黑瞎子山高高的山顶上传来,在经过山谷的回荡后,一波波传递着,消失着,并最终不可听闻。

  几名偷猎者被顺利地押解回哨所,并且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被押送到森林派出所。面对被查获的大量狩猎工具和枪支,派出所的同志激动得合不拢嘴,可惜,众人的喜悦却并不能感染到元宝,黑子的失踪让他的心从下山开始就一直悬在半空。

  心事重重地向哨所走去,一路上原本让元宝甚是着迷的景色此刻却丝毫勾不起他心中的兴趣。元宝此刻满脑子想的都是黑子的事情,虽然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但是元宝却仿佛觉得它已经成了自己带大的孩子一般,根本无法轻易割舍。

  远处,太阳逐渐被哨所高高的哨塔所遮挡,缓慢地向西边飘去,蔚蓝的天空也因此多了一抹金黄。看着丛林尽头那逐渐被镶上金边的朵朵白云,元宝的心也随着太阳的西沉而逐渐变得冰冷。

  深夜是丛林比较危险的时刻,如果黑子不能在天黑前回来,那么——

  “扑通!”就在元宝暗自神伤的时候,哨所门口忽然响起一声倒地声——原本结实健壮的黑子,在费力地撞开栅栏门后,无力地一头摔倒在地上。听到这沉闷的倒地声,元宝又惊又怕地向前迎了过去,而当他走到近前时,黑子让人惊心的伤势再次将他刚刚放下的心吊了起来。

  严重的伤势让生性活泼的黑子被迫休息了整整一个月,在元宝的严厉呵斥下,黑子只能无奈地“享受”着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无聊生活。直到身上的伤疤在元宝的悉心照料下变成一条条蜿蜒曲折的痕迹后,它终于忍受不住那“奢靡”生活的折磨,欢快地跟随着元宝,再次出现在巡山的道路上。

  山野四周,原本娇羞的花苞在夏季灼热的阳光照耀下,毫不吝惜地展露出它们迷人的笑脸。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黑子如同头一次进山一般,飞快地在元宝四周不断地奔跑跳跃着,并时不时地为了某个陌生的兔子洞和惊慌的松鼠而发出夸张的呜噜声。

  “嗷呜——”正当一人一狼流连于这山间美景时,几匹灰黄色的野狼却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元宝与黑子的四周。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嚎叫,此前出现的那只母狼再次如魅影般来到黑子前面。

  当元宝发现四周的群狼时,对方已经用典型的狩猎队形将他们包围了起来。面对他手中的猎枪,母狼似乎不以为意,在用灵巧的步伐走到黑子面前后,它缓慢地抬起小巧的鼻子,轻轻地在黑子的脸上嗅了嗅,随后再次返身向丛林中走去。

  四周,围拢在周围的公狼见此情景,纷纷紧随其后站起身来,鱼贯着返回到藏身的丛林里,现场又很快只剩下了元宝和黑子。

  一切发生得异常突然而短暂,一切如同幻觉一样,一群陌生的,但是却丝毫不怕人的狼,在礼貌地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后,再次神秘地消失。唯一留给在场者的,只有无尽的猜测和好奇。

  目送着群狼离开后,黑子随即低头闻了闻刚刚母狼站过的地方,然后忽然纵身向对方消失的方向追去。

  “黑子,黑子!”见此情景,元宝慌忙地大喊着追了上去。可惜,刚刚转过一道山梁,黑子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它们到底是谁?黑子此时很想知道。尤其在此前与虎妞的搏斗中,对方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这个情是要还的。对方留给自己的气味仍然那么地鲜明。按照这个气息,黑子迅速地向森林深处追去。

  翻过山梁,对方的气息变得更加强烈,黑子很快地追了上来。不过可惜,当到达现场时,迎接它的并不是狼群,而是一群野猪。

  突然蹿出来的一只狼,显然将野猪们吓了一大跳。身后,刚刚长出獠牙的小野猪纷纷胆怯地躲到领头的公野猪身后。

  黑子没有想要攻击它们的欲望,所以当看到公野猪双目赤红地瞪着自己的时候,它很自然地转身欲躲向旁边。可就在此时,野猪群身后,刚刚招呼黑子的母狼却忽然猛地向一头落单的小野猪冲了过去。

  “哼——呼哧——”虽然不知道黑子与母狼所率领的狼群有何关系,但是公野猪此刻却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在缓慢地向后退了退以后,它忽然掉头向旁边一只看起来异常瘦弱的公狼冲去。

  狼群围猎都会挑选猎物的薄弱环节下手,可眼前这一次却是个例外。当看到对方向自己冲来,公狼灵活地跳到一边,不断挑逗着野猪头领,却放过了猎杀野猪家族弱小者的机会。

  看着圆滚滚的小野猪们迅速地消失在草丛里,公野猪终于没了后顾之忧,看了看四周缓慢向自己逼近的群狼,它昂然地抬起獠牙,勇敢地迎向对方。

  战斗在这一刻迅速展开!

  首先发难的是刚刚那头看起来如同生病的公狼,在野猪掉头向前冲的时候,它忽然从后面扑上来,用锋利的爪子一下抓住野猪的后臀。可惜,面对野猪坚实的皮毛,锋利的狼爪这次却无功而返。

  丛林里,野猪是连人熊和老虎都要惧让三分的动物——长期在丛林里觅食,野猪养成了一个“懒惰”的习惯,常常会在松树上蹭痒,或在沙地上打滚。如此习惯,让它本就结实的皮毛沾上了厚厚一层沙子与松脂混合的盔甲,别说狼爪,就算是普通的火药枪打在上面,也常常只会迸出点点火花。

  感觉到后面受袭,公野猪满不在乎地将屁股一甩,随后掉头向对方冲了过去,身上坚固的盔甲为野猪解决了后顾之忧,让它可以放心地攻击任何入侵者。可是,鲁莽的它显然忽略了其他敌人的存在——就在它掉头的瞬间,一直注视着战场情况的母头狼猛地向它扑来。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苍狼破》    护林生活在元宝收养了小狼王黑子后骤起波澜,而一个可怕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似乎也被一步步印证……随后,一群神秘的外国雇佣兵,在一位日本老兵的带领下,闯进了黑瞎子山的禁区!

最后的卫道者  本名高岩,自2005年起,先后在铁血、逐浪、搜狐、天鹰等网络文学站点发表过数篇网络小说,点击率近亿。>>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狼群   特种兵   军事   恐怖   最后的卫道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