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6章 野性的回归

2012-11-05 09:09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放心,父亲大人,我已经托我的朋友帮我们联络了一家美国人开的安保公司,他们的人员曾经在很多交战国家执行过任务,这次拜托他们作为安全保卫人员,绝对没有问题。毕竟,相比于二战时期,现在这座树林里已经没有那些难缠的抗联战士了。”相比于父

  公野猪没有料想到这突如其来的闪击,直到母狼凌空咬住它的脖子时,它才在瞬间变得谨慎起来。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是剧烈的疼痛仍然提醒着它,眼前这群家伙显然是比老虎更难对付的对手。

  “哼嗯——”咆哮中,公野猪带着身上几十斤重的野狼奋力向前面的大树冲去。见此情景,一同狩猎的同伴立刻纷纷聚拢上来,张开血口咬向野猪相比之下略微娇嫩的大腿。

  “扑通!”在群狼的围猎下,公野猪终于因失去平衡摔倒在地,洁白的肚皮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空气中。

  刚刚率先发难的公狼此刻毫不犹豫地扑上来,口爪并用迅速地将野猪的肚皮划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身下,被疼痛刺激的公野猪也因此挣扎得越发厉害。内脏因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产生的寒冷,让它自感时日无多,但是即便如此,它仍然不甘心束手就擒。

  公狼显然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在豁开对方肚子之后,它立刻探出长长的狼嘴伸进伤口处,拽出野猪仍然蠕动的肠子,随后迅速地向后退却。

  在如此折磨下,公野猪的生命力终于无可挽留地渐渐消失,随着挣扎力度的减弱,一直咬着对方脖颈的母狼也终于松开了嘴巴。

  一场狩猎在不经意间迅速地结束,大树下,只有处于弥留之际的公野猪仍然不甘心地颤动着双腿。不过此刻,狼群中参与狩猎的其他成员却显然对这一切视而不见,纷纷转头向身为头领的母狼看去。

  在同伴的注视下,母狼却并没有如往常般下达进食的号令,而是懒散地舔了舔嘴角挂着的野猪血,随后缓步走到食物旁边,缓慢地蹲坐下来,并且再次用迷离的双眼看了看身边的黑子。

  鲜血腾起的腥气骤然间变浓了许多,从刚刚亲眼观看狩猎开始,黑子体内就翻腾着一股股强烈的冲动。这冲动不是哨所里那几条和自己相似但是气质却完全不同的同伴所能传达给自己的信息,而是一种仿佛刻在骨子里,根本无法磨灭的古老印记。而眼前,这血淋淋的场面,终于让这古老的印记鲜明地浮现在黑子的脑海中。

  看了看四周注视着自己的群狼,黑子不由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随后埋头向野猪咬去。

  入口温热而血腥的肉味显然无法和元宝精心制作的食物相比,但是那股浓浓的血腥却如同兴奋剂一般让黑子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剽悍和凶狠,心底潜藏的种种本性和记忆刹那间如潮水般蜂拥进它的脑海。此刻的它在鲜血的刺激下感到无比地饥饿,在询问般看了看身边的母狼后,它立刻张大嘴巴大口撕咬吞咽起面前的美食……

  “嗷——嗷嗷嗷嗷——”终于看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结局,母狼率先仰起头向天空发出高亢的嚎声,紧随其后,其他成员也纷纷加入其中。一阵雄壮的狼嚎如同宣言一般立刻传遍黑瞎子山的每个角落。

  宣言向每个黑瞎子山的居民明确传达着狼群真正的首领——狼王回归的信息。

  “大哥,赵老四栽了!”塔路酒家内,彪子惊慌地向仍在悠闲地嗑着瓜子的大哥说道,声音里充满了惊讶和恐惧。

  “这赵老四早该栽!妈的,告诉他多少次别老去赌,打打麻将事小,整夜地推牌九,家里有金山也不够输……”听到彪子的报告,普楚脸上立刻露出一副早有预料的表情。

  “不是啊,大哥,这次可不是挑局子进去的,这次是偷猎!”听到回答,彪子知道大哥弄错了意思,连忙纠正道。

  “偷猎?扯淡,赵老四能被抓住,我们也不远了,你听谁瞎白话的。”彪子一贯地一惊一乍,让普楚对于他的补充根本没当回事。

  “什么瞎白话,公安局门口都登出来了,抓捕偷猎犯罪嫌疑人,赵老四几个,白纸黑字都写着呢!”被大哥无故冤枉,让彪子感到非常气愤,所以连忙申辩道。

  “真的?不能啊,赵老四也是有家伙事儿的,家里两杆‘五连发’,这都能被逮住?是不是撞巡林队枪口上了?”听到彪子的补充,普楚随手扔掉手里的瓜子,惊讶地反问道。

  “巡林队能逮赵老四吗?是元宝,那个巡山员,一个人一杆枪,追了两座山头,把他们几个全按那儿了,抓了个现行。听说罪名是意图偷猎野生东北虎。”看到普楚重视起自己的消息,彪子早将自己来回报的原因忘得一干二净,索性一屁股坐下来显摆道。

  “一个人,一杆枪?他……他妈的神了?你……你没听错吧?”彪子的消息终于让普楚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思索了片刻后,他慌忙地追问道。

  “呸,那哪能呢?多少人都这么说,我听派出所看大门的老王头说,回头局长还要给元宝发奖呢。”听到大哥的追问,彪子抓起一把瓜子得意地一边嗑着,一边回答道。

  “吃,吃,还有心思吃,他妈的,赵老四都被抓了,我们还能有饭吃吗?”看到彪子得意的样子,普楚立刻生气地将瓜子一把胡噜到地上,随后大声咒骂道。

  大哥的咒骂终于让彪子想起来,原来自己也是为这事来请教的,所以连忙乖乖地站起身来,刚刚的得意劲头更是消失不见。

  “那……那大哥,你说咋办啊?”看着对面沉默不语的普楚,彪子小声试探道。

  “咋办?凉办!妈的,这小子怎么比他老爹还厉害?当初庆格老头在的时候,也没说能让我们后厨断顿儿,这小子倒好,一次来个开门红。赵老四的手法比我们只硬不软,他都能被抓,我们能跑得了吗?”看到彪子怯懦的样子,普楚没来由地一阵生气,索性大喊道。

  “那……那……那……”见大哥慌了神,彪子自然也没了主意,吧嗒了几下嘴后,终于沉默下来。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打电话告诉老三,跟他说,黑瞎子山发现狗头金了,让他把消息散给收山货的老王头儿知道。妈的,这老家伙口风不严,消息只要告诉他,保证能传出去,到时候,我要亲眼看看这个元宝有什么能耐。”看到彪子垂头丧气的样子,普楚终于冷静了下来,随后对他吩咐道。

  “狗头金?真的假的?”听到大哥的话,彪子再次兴奋起来。

  “狗你头。当然是假的,我不过是放出消息,让四周的同行都去黑瞎子山找找元宝的麻烦。”看到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的兴奋样,普楚立刻生气地骂道。

  普楚显然不知道,就在他安排着要找元宝麻烦的同时,另外一些人此刻也对黑瞎子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大约是1936年的冬天,当时还在连队值勤的我忽然接到命令,去总部报道。作为考古学系毕业的学生,我当时并不知道总部要委派我什么任务。一直到我发现东亚考古学会的滨田先生也在总部后,才知道我这次的任务是和考古有关。

  “当时滨田先生刚刚从内蒙古红山遗址的挖掘现场被调回来,至于到底要执行什么任务,他实际上也不知情。一直到关东军总部将一份标有‘机密’字样的档案放在我们手上,我们才知道,任务远比我们想象的艰巨得多。咳——咳——”炭火蒸腾出的轻微烟气让藤田的嗓子多少感到不适,在简短地咳了两声后,他接过儿子递来的茶水,轻啜了两口。

  “任务很笼统,但是也很明确,就是要挖掘埋藏在黑瞎子山上的一座契丹古墓,至于古墓里到底有什么值得关东军总部感兴趣的,我们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这个任务是在占领沈阳后,根据从沈阳的故宫中挖掘出来的一桩秘密而制定的。

  “当时的军人,对于命令所持的态度与现在是完全不同的,总部下达的命令必须要无条件执行。所以在接到命令的同时,我们已经坐上了开往黑瞎子山的列车。

  “当时,虽然中国名义上并未向我们宣战,但是全面的抵抗已经开始,在满洲的深山老林里活跃着无数的抗日游击队。所以,为了保证这次任务的安全性,总部在派遣一个中队卫戍力量的基础上,还加派了两个中队作为临时调配的工作人员。

  “这样充足的力量让我们对于当时那次挖掘工作充满了信心,唯一有点紧迫的是时间,关东军总部要求我们务必在一个星期内,将那座古墓彻底清理出来,并且尽力寻找可能埋藏在其中的一只玉匣。

  “应该说,以考古学的角度看待这个任务实在有点奇怪,我们本来要做的只是发现和整理,可是这次的任务却似乎更偏重于寻找。到底为什么要找那只神秘的玉匣,而匣子里又有什么东西,则是包括滨田先生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看到儿子听得全神贯注,藤田在缓慢地说到这里后,却戛然而止。

  “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焦急地注视着父亲用异常缓慢的动作吹开杯子里悬浮的茶叶,儿子太郎立刻低声地催促道。

  “后来?没有什么后来,后来我们在山上遇见了赵尚志的部队,他们顽强地阻击了我们。”看到儿子焦躁的样子,藤田严肃地将杯子重重一放,随后回答道。

  “那么说,那个古墓没有被挖掘吗?”显然感受到了父亲语气中的不快,太郎在正了正身子后,用一种平静的腔调询问道。

  “是啊,1939年我们与苏联发生了冲突事件,边境的局势变得很紧张,关东军总部因此放弃了这项计划。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滨田先生也在1939年去世了——唉,自从在那次行动中受到惊吓并且生了场大病后,滨田先生的身体就日益虚弱了下来。”回忆起曾经的日子,藤田不由得重重叹了口气。

  “那么墓穴里的秘密难道就真的没人知道了吗?”听到这里,太郎也不由得长叹了一声,惋惜地说道。

  “当然不会,在滨田先生回国养病的前夕,他曾经把他对于玉匣内物品的猜测告诉了我,如果没弄错的话,应该是……”儿子的话让藤田已经昏花的眼睛忽然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他一把拉过儿子,随后俯身在他耳边说道。

  “不,绝对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中国人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结果,如果能找到它的话,恐怕早就找到了!”虽然心里已经对这个秘密有所准备,但是当听到父亲的话后,太郎仍然不敢相信地大叫道。

  “是的,这也是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中国的原因。可惜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看到儿子激动的样子,藤田却气馁地说道。

  “不要担心,父亲,我想以我们的努力,再加上一些小小的手段,一定可以找到那个东西的。”这个惊天秘密所带来的冲动让太郎感到异常兴奋,所以听到父亲的叹息,他立刻鼓励道。

  “当然对于找到古墓我是不担心的,我担心的是其他的事。一年前来中国,我们的保镖失手杀掉了那里的一位巡山员,虽然不知道案子最后怎么处理的,但是恐怕多少会引起中国警察的注意。所以,大张旗鼓地行动恐怕是不可以的了。”回忆起一年前的失败,藤田无奈地说道。

  “放心,父亲大人,我已经托我的朋友帮我们联络了一家美国人开的安保公司,他们的人员曾经在很多交战国家执行过任务,这次拜托他们作为安全保卫人员,绝对没有问题。毕竟,相比于二战时期,现在这座树林里已经没有那些难缠的抗联战士了。”相比于父亲迟疑的态度,太郎却要积极得多。

  儿子的态度似乎让藤田多少恢复了因多次失败而失去的信心,看着太郎兴奋的样子,他犹豫着是否要将心里埋藏的另外一个秘密告诉他。

  那曾经发生在山林里的恐怖一幕:那疯狂的狼群,那断臂残肢,那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藤田君,有生之年,要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你的心里,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要你知道,那个古老神秘的契丹族,曾经与狼签订了契约,它们也将为了履行这契约,而永久地保护那片古墓。”滨田先生那声嘶力竭的嘱托,随着不断勾起的血腥记忆,再次在藤田耳边响起。

  那座山,那座墓,还有那群狼……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苍狼破》    护林生活在元宝收养了小狼王黑子后骤起波澜,而一个可怕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似乎也被一步步印证……随后,一群神秘的外国雇佣兵,在一位日本老兵的带领下,闯进了黑瞎子山的禁区!

最后的卫道者  本名高岩,自2005年起,先后在铁血、逐浪、搜狐、天鹰等网络文学站点发表过数篇网络小说,点击率近亿。>>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狼群   特种兵   军事   恐怖   最后的卫道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