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7章 天 坑

2012-11-05 09:09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身后是天坑,周遭是方圆几百米的草地,丛林里尚且跑不过黑瞎子的人,更不可能在平地上逃脱。而草地中心的天坑,传说有数百米深浅,跳下去显然更不现实。唯一的办法就只能上树了,虽然黑熊也是上树能手,但是以它那惊人的体重,元宝料想它绝对不敢爬

  元宝此刻并不知道许多人正打着黑瞎子山的主意,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被母狼拐跑的黑子身上。

  外面的天渐渐黑下去了,太阳正在山头上不断地晃悠着,松树那挺拔的身影也被拽得老长老长,一直拖到了哨所的房顶。

  看着逐渐隐没于山林之中的太阳,元宝焦躁地在瞭望哨上徘徊着,并不时向森林处张望。可惜,一直到天边的晚霞褪去了最后一丝暗红,黑子的身影仍然没有出现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

  身边,大树那长长的影子终于与暮色混在一起,变得难以分辨。天空中,暗淡的光芒下,星星挣扎在云朵的缝隙中,闪耀着,而这一切都昭示着天已经彻底黑了。黑夜统治的山林处处透着危险,虽然心里焦急,但是面对黑夜,元宝却毫无办法。

  缓慢地从瞭望哨爬下来,他消沉地推开了房门。白桦树的桌子上,锅里此刻正炖着山林大爷送来的野鸡和蘑菇。食物的香味在门被推开的时候,立刻扑鼻而来。不过可惜的是,此刻的元宝却一丝食欲也没有。

  懒散地躺在床上,黑子的影子不断地在他脑海里出现:“妈的,这兔崽子到底跑哪儿去了?回来一定好好收拾你一顿。”

  “汪!”“嗷呜——”正当元宝在屋子里诅咒发誓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怪异的叫声,随后,哨所的栅栏门也同时发出难听的开合声。

  元宝奇怪地站起身来向外看去,立刻发现黑子带着一缕特有的灰色的身影正迅速地向屋门口跑来。欣喜中,元宝慌忙地推开房门,下一秒,黑子灵活地顺着门缝钻进屋子,随后向自己平常休息的那块狍子皮跑去。

  惊喜交加的元宝此刻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在黑子刚刚走进院子时,那几条原本与它甚是熟络的猎狗此刻却夹着尾巴胆怯地缩在窝中——刚刚回来的黑子身上所散发的气势,与此前它们所认识的那只小狼狗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同,那不像是狗,而是狼所应该拥有的东西。

  “给!”见到黑子回来,元宝早就忘记刚刚信誓旦旦的惩戒了,连忙关心地将锅中煮好的食物大方地倒出一大半,放在黑子的面前。可奇怪的是,以往对美味没够的黑子,此刻却毫无胃口,面对美食,它甚至连鼻子都懒得抬。

  “咋了?吓着了?”见此情景,元宝慌忙地走过去,伸手摸向趴在那里的黑子。面对元宝亲昵的行为,黑子却显得甚是紧张,在本能地向后退了退后,它再次将身子压低,随后任由元宝抚摸。

  “行了,回来就好,以后别和人乱跑了。”粗枝大叶的元宝并没有发现这细微的差别,在轻轻地捋顺了黑子的皮毛后,他也一脸放心地回到床上,然后一头躺了下去。

  夜终于彻底深了,屋子里,一人一狼却都因为揣着各自的心事而久久不能入睡。

  “喳喳喳喳!”喜鹊的叫声总是那么干脆和准时,每天清晨固定的时刻它们都会在高枝上欢快地跳跃着,仿佛从来没有愁事一般。而在同一时间元宝也遵照着以往在军队的作息规律,利索地整理好内务,胡乱地吃上几口饭,随后拿起枪带着黑子如往常一般再次踏上巡山的路途。

  按照以往的规律来看,昨天抓了几个偷猎者,一定会让得到消息的人有所收敛,所以最近森林里应该会有一段难得的太平光景。想到这一切,元宝自然也放松了警惕,带着身边的黑子,悠然地走在山路上。

  “笃笃——”可就在此时,丛林的深处忽然传来阵阵低沉的敲击声,声音若有若无,听起来如同“喯得儿木”(啄木鸟)在啄树。不过元宝知道,通常啄木鸟只在春天发出响亮的敲打声,其余时间它们则是静悄悄的。

  “黑子,走,看看去。”脚下,黑子显然也警惕地竖起了耳朵,见此情景,元宝更不犹豫,连忙纵身向声响处奔去。

  “笃笃笃笃——”随着一人一狼的接近,声音也变得清晰和连贯起来,可就在声源即将展现在眼前的时候,元宝却忽然没来由地感到后脖颈处的汗毛猛地竖了起来。

  “尖刀阱!”匆忙中用眼角的余光一扫,元宝忽然发现不远处一根粗长的松枝怪异地横在半空中,而前方,一条若隐若现的绳子则紧紧地绷在脚下的草丛里。

  “黑子,跳!”眼见这怪异的布置,元宝立刻出言提醒道。可惜,黑子由于奔跑得过快,在听到元宝命令的同时,早已经碰到了绳子。

  “嘭!”绊锁在牵动下很快地脱离拉杆,一根粗长的松枝带着一道白光猛地向触发陷阱的黑子抽来。见此情景,元宝伸腿向处在机关之中的黑子猛地踹去,黑子健壮的身体在大力的推动下,立刻脱离危险,翻滚着摔进草丛。虽然黑子安然躲过陷阱,但元宝却没那么幸运,带着尖利倒刺的松枝在弹性的作用下实实地抽在他的小腿上。

  “噗!”树干一头绑着被削得异常锋利的木签,树枝抽中元宝的同时,木签也扎进他的小腿。鲜血立刻顺着裤子的破口汩汩而出。

  “妈的,逮着了!”机关被触发,立刻引来草丛里一声兴奋的喊叫,一个人影猛地站起身,迅速地向这边跑来。

  来人似乎出来得过于匆忙,直到跑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陷阱处竟然并非是期待的猎物,而是一个身材结实的汉子。见此情景,他嘴里刚刚叫喊同伴的喊声被生生咽了下去。

  “不许动!”看着愣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元宝忍着痛端起步枪,随后厉声命令道。

  可就在此时,一股邪风忽然从脑后吹来,元宝本能地向后一闪,立刻看到一把铁锹贴着他的头皮在眼前一晃,随后结实地打在手中的步枪上。

  枪掉了,对方的铁锹也被元宝顺势抓在手里扔了出去。而袭击者却灵活地跳扑上来,一把抱住元宝用力向后一摔。在巨大力量的扯动下,已经深深扎进腿里的木签立刻把小腿拉出一道口子,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元宝整个人被狠狠地摔在草地上。

  地面上被打落的武器,早已标明了元宝的身份,可是当看到扔在不远处地上的半自动步枪后,身后袭击他的人却在一愣后猛地向枪扑去。

  远远被踹开的黑子,见到眼前发生的一切,立刻明白过来,看到对方试图抢枪,它立刻先一步冲过去,一口咬向对方的大腿。

  “咯哧!”“哎呀妈呀!”苍白锋利的牙齿,在下颚的力量下,如小匕首一般,毫无阻碍地插进对方的大腿。沉闷的撕裂声伴随着喊叫,立刻惊醒了仍在附近的同伴,在先前那人的身边,立刻又有四五个人钻了出来。

  如果说元宝的鲜血激发了黑子心中的忠诚,那么对方的鲜血则似乎让黑子原本已经苏醒的兽性更显张扬。看到对方挣扎着向同伴招呼,它忽然放狠用力地拽着对方的大腿猛地向后拉动。在对方百十多斤的体重与黑子蛮力的相互作用下,黑子在他大腿上硬生生地扯下一大块肌肉。

  “啊!”当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的时候,当看到一条如同恶狼一般的大狗满脸凶狠地叼着从自己腿上撕下的一块肌肉的时候,对方终于忍耐不住疼痛与恐惧晕了过去。而在四周,其他人显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抄起手中的家伙,向黑子围拢上来。

  “砰!”就在此刻,元宝终于拿回了自己的武器,随后拉栓上膛,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在枪声的震慑下,众人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仍然知趣地放下了家伙。

  “你们是干什么的?”被木签扎伤的小腿传来的疼痛,让元宝直吸冷气,在强自忍耐了一下后,他小声向几人询问道。

  “我……我们是挖金子的。”看到对方手中的枪,以及胳膊上那巡山员的标志,其他人显然知道碰到的是谁,所以听到元宝的询问后,立刻乖乖地回答道。

  “挖金子?扯淡,黑瞎子山上从来就没听说过有金子。”听到对方的回答,元宝心头顿时涌起一阵怪异的感觉,他本人从小在黑瞎子山里长大,却从来没听说这里产金子。

  “真的,俺二大爷家的小六子亲口告诉我的,说有人在山上捡到了狗头金。”看到元宝不相信,其中一人连忙接口道。

  “那你们设陷阱干什么?”元宝可没空和他谈论他二大爷家的小六子,所以再次转口问道。

  “这……这……我们来山里一宿了,口粮没带够,所以寻思打点兔子啥的垫补点儿嘛!”元宝腿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几个人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在沉默了片刻后,其中一人连忙辩白道。

  “打兔子?这里是保护区不知道吗?你们一共几个人,都带没带火柴上山?生明火没有?”对方的回答让元宝又好气又好笑,贪念和黄金梦让几个人已经迷失了本性。准备得如此不充分就敢进山,看来让他们碰到自己,未尝不是件好事。

  听到元宝的询问,对方慌忙地摇了摇头。而在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元宝缓慢地站起来,随后再次对几人说道:“去做一副担架,把他一块儿抬下去吧。”

  在枪和身后那小牛犊子大小的“狼狗”的威慑下,几个人乖乖地听从元宝的吩咐,迅速地扎出一副担架,将刚刚伤在黑子口下的男子放在上面,随后向山下走去。

  看着走在前面却仍然痴恋恋地回头张望的几个人,一瘸一拐跟在后面的元宝不禁苦笑了一下。这段时间似乎犯什么说道,怎么忽然之间涌出这么多麻烦事。

  可惜,几个人的被抓似乎仅仅预示着黑瞎子山麻烦的开始。随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流言迅速散播,黑瞎子山上出现狗头金的消息已经成了妇孺皆知的公开秘密,更有些精明的商家将之作为宣传的噱头,用来吸引来此观光的游客。虽然森林公安局已经为此事专门贴出告示辟谣,但这举动在某些“聪明人”看来却如同欲盖弥彰的把戏一般,轻易地被忽略掉了。所有好逸恶劳却又梦想着暴富的家伙都蠢蠢欲动地在四周窥探着,准备趁机偷上黑瞎子山,期望能幸运地找到一块狗头金。而元宝的受伤终于为他们带来了一丝机会。

  虽然山林大爷神奇的草药暂时控制住了元宝的伤势,可是腿上的疼痛仍然让身体的活动受到极大的限制,但是由于人员的缺乏,元宝不得不带伤继续工作。幸好经过此前的事情,黑子收敛了一些焦躁,变得沉稳起来,而对元宝的感情,也因为这件事变得更加深厚。

  黑瞎子山上,在金子的传言下各式各样的人纷至沓来。大多数人都抱有幼稚的想法,似乎认为仅仅凭借一把铁锹就可以好运地找到并不存在的金子,而也有一些人则做了充分的准备,当然,其中也掺杂着别有用心的家伙。不过可惜的是,虚无缥缈的金子却浪费了大多数人的时间。

  每天上山,元宝都可以碰到这样那样的家伙,随着人数的增多,作为巡山员的他更多时候扮演的却是救助者的角色——很多淘金者都因为对山林的不了解和缺乏必要的生存训练而迷失其中,元宝只能在巡逻过程中顺便一一将他们解救出来。

  在经过这段如同闹剧一般的折腾后,派出所和林业局的宣传,以及那些失望而归者亲身的经历对于谎言的驳斥,终于让寻金的热度渐渐消退。可是随着黑瞎子山上无聊人员的再次减少,掺杂其中的一些事情也终于逐渐地显露出来。

  丛林中,一些原本熟悉的动物忽然消失不见了,而其中,最让人惊讶的当属人熊巴图的儿子。

  人熊巴图的孩子失踪的事情,是巴图亲自告诉元宝的——在元宝巡山的时候,黑子忽然警惕地挡在他身前,而在下一秒钟,人熊那看似憨厚,但实则凶悍的庞大身躯忽然出现在巡山小路的中央。

  “哦——嗷——”巴图显然没有想和元宝解释的意思,在低嚎了一声后,忽然张开双臂猛地向他冲来,胸口那白色月牙标志显得那么地鲜明。

  面对人熊的攻击,元宝却不能开枪,唯一的办法只有跑,不过可惜的是,这次的办法显然很不灵光。因为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就是黑瞎子山上一块罕有的空旷平地——天坑。

  第8章 交 锋

  巴图的儿子被杀了,下手的人是自诩为“塔路三杰”的普楚三兄弟。

  自从普楚用谣言让那些梦想着发财的二流子们纷纷动起了上山淘金的想法后,混乱的黑瞎子山,为他创造了偷猎的良机。就在元宝忙着满山撵兔子一般地去抓那些淘金者的时候,普楚早已经命令两个兄弟再次悄悄潜入黑瞎子山中。

  广州的赵老板要一整套野生的熊掌、熊胆和熊鞭,出的价格也比往年要高。幸好今年巴图带的那只小公熊还没被撵走,普楚决定对它下手。

  面对人类的觊觎和降临在身上的危险,巴图一无所知,因为此刻它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

  巴图身边的孩子是上一年下的小崽,为了它,巴图几次拒绝了临近山头那只大黑瞎子的求婚,气得那只大黑瞎子数次要对小熊下毒手。幸亏临危时,巴图拼命抵抗,才没让对方得了逞。

  儿子跟随它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了,到今年秋天,它该自己独立生活了。为了能让它在外面独自闯荡的时候多些生存的手段,巴图觉得应该趁现在这个机会再多教它一点知识。

  熊虽然体形庞大,但是最爱吃的却并不是肉类。黑瞎子山上那垂枝的野果,松林里那饱满的松塔,以及挂在半树腰上那庞大的野蜂窝,都是极其美味的佳肴。

  虽然巴图教得细心,但是小熊却对母亲的良苦用心很不以为意。它笨拙地跟在巴图的身后,并不断地用鼻子闻着四周它已经很熟悉的树木,时不时地还会趁母亲采摘野果的时候偷偷去追那些受惊的松鼠。

  对周遭环境已经异常熟悉的巴图母子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向它们逼近。

  逆风看着不远处的黑熊母子,闻着风吹过来的浓重的腥臊味,普楚一把拽下彪子手中的猎枪,随后愤怒地瞪了他一眼。

  “大哥,啥意思啊,不让用枪,你想熊瞎子拍死我啊?”看到大哥愤怒的表情,彪子立刻不服气地反问道。

  “打,打,你怎么整天就知道打?妈的,把母瞎子打死了,你能割着熊鞭吗?再说了,老话讲,母兽仔兽二猎其一。妈的,你怎么老问这些缺心眼儿的话呢?”听到彪子的询问,普楚立刻生气地训斥道。

  “那咋办?咱们下套?可是母瞎子精得很,下套它指定不会上当的。”听到大哥的话,彪子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随后小声询问道。

  “别有了猎枪就把咱家以前的老本行忘了。老三,你先去后面道上下套子,老二,你拿根绳子上树,记得,我不叫你,你别露头。今天大哥给你们露一手,让你知道什么叫徒手猎熊!”听到彪子的询问,普楚得意地说道。

  徒手猎熊是普楚家的家传手艺。因自古以来,熊皮就是御寒的上等衣料,而一张完好无损的熊皮自然可以卖到一个极高的价钱。可是在猎枪进入猎户家之前,要想一击杀掉强壮的黑熊谈何容易?所以,普楚家的先祖就琢磨出一套徒手杀熊的方法,只需要一根绳子就可以轻松地勒毙黑熊,从而获得一张完整的熊皮。

  听到大哥的安排,其他两人自然知道大哥要做什么了,所以忙不迭地前去准备。而此时,普楚也迅速地脱掉身上的衣服,随后小心地向巴图母子接近过去。

  带幼儿的母熊会变得异常敏感和暴躁,虽然普楚很小心,但是仍然很快被巴图发现了踪迹。

  “嗷——”看到一个陌生的人向自己接近,巴图立刻收起刚刚慈祥的神态,转而愤怒地向对方大吼了一声。可是,对面的那个人却显然并不畏惧它,仍然继续小心地向前走来。

  “嗷——”巴图再次警告地叫了一声,随后大踏步向对方冲去。见到巴图过来,对方似乎感到了威胁,连忙向后跑去。可是,当巴图担心地转回身走到孩子身边的时候,那个人却又不知趣地走了回来。

  “嗷嗷——”巴图再次被这讨厌的家伙所激怒,再次飞快地跑上来,可是当看到它过来,对方又迅速地向后退去。几次下来,巴图终于彻底愤怒起来。

  “嗷嗷嗷——”这次巴图显然已不满足于仅仅把对方赶跑,所以虽然这个人已经飞快地跑出了自己的领地,但是巴图仍然继续追了过去。

  在丛林中,熊的速度要比人快得多,更何况是一只愤怒的母熊。很快,巴图与普楚之间的距离就变得越来越近。就在普楚即将被抓住的时候,他忽然一个转身,抓住身边一棵树上垂下的绳子,灵巧地爬了上去。

  见对方竟然上了树,巴图立刻敏捷地跟了上来——对熊来说,爬树根本是小菜一碟。

  一人粗的松树上,一人一熊,一先一后地爬了上去,随着高度的增加,巴图几乎可以抓到对方的脚脖子。可就在它伸手准备抓住这个讨厌的人时,对方却忽然抓住绳子一荡,再次麻利地滑下树去。

  一切似乎只发生在一瞬间,当巴图看着对方嗖的一下下了树的时候,森林深处已经传来了小熊凄惨的叫声。

  刚刚对于这个人的愤怒已经迅速被母性所取代,听到儿子的呼救,巴图立刻抓住树干小心地向下滑着。可是就在它即将滑到树下的时候,一根绳子却忽然被投掷过来,并且准确地套在了它的脖子上。下树的巴图仿佛一只被拴住的小狗一般,顿时被绳子捆在了树下。

  普楚家猎熊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因为熊下树的时候,总是会屁股向下,一点点倒退着下来,所以普楚家就利用这一点,先把熊引上树,然后在树下埋伏,并且趁着熊下树的空当,用绳子套住猎物的脖子。熊就会因为窒息而拼命地撕扯麻绳,并最终把自己吊死在半空。

  不过这次,普楚却手下留情,将绳子留得足够巴图下树。而在这段时间,彪子和老三则迅速地把那只胖乎乎的小熊抓了起来。

  抬着一只活熊下山根本不现实,被派出所的巡林队发现的话,三人就全完了。所以看到两个弟弟手忙脚乱地将那只几十斤重的小熊绑得跟粽子似的,后赶上来的普楚立刻不耐烦地将两人拨弄到一边,随后拽出锋利的腰刀,一刀向小熊的心口扎去。

  “嗷——”一声凄惨的叫声,顿时在丛林里回荡起来,仍然在树下挣扎的巴图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发疯一般撕咬起绑着自己的那根绳子。

  “还等啥呢?赶快把蹄子都给我割下来。”丛林里不断传来的扑腾声让普楚知道,那根粗麻绳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所以见彪子仍然傻了吧唧地矗在那里,他立刻不耐烦地催促道。

  听到大哥的催促,彪子连忙拿过早已准备好的石灰罐,随后利索地割掉熊掌等东西码放在里面。看着彪子麻利地做着这一切,普楚倒出水来洗了洗手上的血迹,随后拿出一瓶香水四下胡乱地喷了几下掩盖住众人的气味。

  当三人满意地带着自己的“战果”下山的时候,森林里,巴图也终于将身后的麻绳扯成两段。

  “嘣!”随着麻绳被扯断,巴图像疯子一样向刚刚发出惨叫的地方冲去。可是等它到达那里的时候,迎接它的却是一具鲜血淋淋的熊尸。

  青翠的草叶上,殷红的鲜血洒得到处都是,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小熊此刻却静静地躺在这斑驳的红色之中。它的身上,已经被砍断的四肢仍然汩汩地流着鲜血。胸口,一道长长的伤口一直被划到腹部,混合着鲜血的内脏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空气中。

  巴图不是人类,它不懂得哭泣。但是面对这凄惨的一幕,它却仍然感到了哀伤。在仔细地用鼻子闻了闻已经逐渐变冷的小熊尸体后,巴图再次温柔地拍了拍它。在内心中,似乎它仍然以为小熊还活着。

  不过可惜的是,这呼唤再也不能把小熊唤醒。徒劳地折腾了一番后,巴图最终留下已经软瘫的儿子的身体,无奈地转身向丛林深处走去。而在它心中,失去儿子所产生的愤怒已经彻底被转嫁到那些只用两条腿来行走的人类身上。它要报复,报复所有进山的人类。

  对元宝来说,巴图的出现多少显得有点意外,可是对巴图来说,元宝则是它第一个复仇的目标。

  看着身材庞大的巴图缓慢地向他逼近,元宝却毫无办法。以往眼神温顺的巴图,此刻却是一脸暴戾之色,血红的双眼已经毫不掩饰地将它的企图显示出来。

  见此情景,元宝本能地摘下肩上的步枪,犹豫着到底要怎么办。

  平心说,相比黑熊庞大的身躯,普通的猎枪对它根本毫无办法。几米距离内,黑熊凭借坚实的身体,完全可以抵挡霰弹枪的射击;而对军用枪支来说,只要不射中要害,黑熊可以在你开第二枪之前,直接撕开你的肚子。

  元宝有能力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一枪命中巴图的要害,但是问题是,有必要杀掉这个黑瞎子山上的老住客吗?

  思索间,巴图已经走到十几米的距离内,趴下的身体也同时缓慢地直立起来,胸口,那鲜明的白色月牙毛不断地随着它的走动晃动着。看着这醒目的标志,元宝叹了口气,收起了手中的猎枪。

  身后是天坑,周遭是方圆几百米的草地,丛林里尚且跑不过黑瞎子的人,更不可能在平地上逃脱。而草地中心的天坑,传说有数百米深浅,跳下去显然更不现实。唯一的办法就只能上树了,虽然黑熊也是上树能手,但是以它那惊人的体重,元宝料想它绝对不敢爬得太高。

  想到这里,元宝背起猎枪,一把抓住身边的松树,飞快地向上爬去,而对面,获悉了元宝意图的巴图,忽然加速向他冲了过来。

  “嗷呜——”可就在巴图追到树下的时候,一直蹲在旁边的黑子忽然叫了一声,随后纵身向巴图扑去。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当元宝回过神来准备阻止的时候,黑子与巴图已经搅在了一起。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苍狼破》    护林生活在元宝收养了小狼王黑子后骤起波澜,而一个可怕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似乎也被一步步印证……随后,一群神秘的外国雇佣兵,在一位日本老兵的带领下,闯进了黑瞎子山的禁区!

最后的卫道者  本名高岩,自2005年起,先后在铁血、逐浪、搜狐、天鹰等网络文学站点发表过数篇网络小说,点击率近亿。>>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狼群   特种兵   军事   恐怖   最后的卫道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