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8章 初入天坑

2012-11-05 09:09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轰!”率先冲到城下的骑兵将一桶桶黑糊糊的东西扔到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城门处,随后,一只火把被高高地投掷过来。那些东西遇见火把后立刻发生剧烈的爆炸,随之而来的还有震天的响动。在这响动中,整个城池都仿佛被颠覆了一般,剧烈地摇晃起来。

  巴图自然不会忽略黑子的存在,从盯上元宝开始,它就注意到了一直跟随在左右的这只大灰狼。黑子这边刚一发动攻击,巴图就已经率先摆好迎敌的架势。

  带着一股罡风的熊爪猛地向黑子拍去,见此情景,黑子灵活地跳起,随后钻过巴图的腋下回身一咬。巴图在本能地向后躲闪的同时,爪子一下子拍在元宝藏身的大树树干上,立刻,一阵猛烈的震动将松树上的枯枝震得如同雨珠般纷纷下落。

  看到下面的打斗,元宝小心地抓住树干,随后抽出背后的步枪,“砰”的对天放了一枪,听到枪声,巴图不由得身子一颤。而此刻,被巴图甩到一边的黑子则趁这个机会再次扑了过去,同时用锋利的爪子狠狠地挠向巴图的面部。

  “嗞啦——”尖利的狼爪闪电般划过巴图的眼睛,虽然在关键时刻巴图已经尽力向后躲闪,但是这凌厉一击仍然不可避免地在它长满黑色绒毛的面孔上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

  鲜血瞬间从暴露出来的新鲜肌肉处充盈流淌出来,鲜血是野兽野性的催化剂,尤其在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心中的悲痛与疯狂瞬间交织,变成一股杀戮的冲动。黑子此刻成了巴图发泄这股冲动的目标,在绕过身边的松树后,它立刻四肢着地猛地向黑子扑了过去。

  “嗷——”与老虎勇猛的进攻完全不同,巴图似乎如同一个莽汉,在飞奔的同时,全身用力向黑子撞去,两者顿时在几米高的空中撞在一起,在巴图强大的力量下,黑子顿时被一下子撞到了丛林中。

  “砰!”树上,元宝不再犹豫,在拉了一下枪栓后,他对准巴图扣动了扳机。

  子弹带着灼热的气浪,猛地擦过巴图的肩膀,强大的冲击力立刻将向前奔跑的它带了个大跟头。在感受到肩膀的疼痛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巴图再次转移了攻击目标,放弃试图站起来迎敌的黑子,迅速地向元宝藏身的大树跑去。

  “轰!”粗壮的大树在巴图勇猛的撞击下,瞬间枝动干摇,骑在树干上的元宝顿时被颠得差点掉下来。

  看了看距离树杈几米高的地面,又看了看已经从草丛里爬出来准备再次战斗的黑子,元宝知道,如果任由巴图如此继续下去,那么势必将会造成伤亡。可为难的是,虽然手中有枪,但于公于私,都不能轻率地把巴图杀掉。

  “黑子,去!”抱住仍在不住晃动的树干,元宝大声对准备进攻的黑子命令道。听到他的命令,黑子犹豫了一下,随后再次钻回到刚刚藏身的草丛里。

  树下,巴图终于从狂躁中清醒过来,看到在自己连番的摇动下,树上的敌人丝毫不受影响,它索性放弃了徒劳的举动,伸出粗大的手掌,抱住树干向上爬来。

  见此情景,元宝知道不能再等了,连忙从肩膀上再次摘下步枪,瞄准前方不远处的一个野蜂窝扣动了扳机。

  “砰!”随着清脆的枪响,蜂窝顿时被射掉在地,窝内的野蜜蜂顿时炸了窝,疯狂地飞出来寻找毁坏自己家园的家伙。因为事先得到提醒,黑子和元宝都将自己藏得好好的,唯有仍在吃力爬树的巴图,立刻被愤怒的蜂群锁定。

  “嗡——”低沉却刺耳的声音逐渐逼近,似乎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巴图连忙向后回头望去。而在它身后,如同黑云一般的蜜蜂此刻已经密密麻麻地飞到近前。

  “扑通!”只爬了几米的巴图见到这令人恐怖的场景,顿时一下子从树干上掉了下来。而如此出格的举动立刻让死心眼的蜂群将它定义为破坏者,伴随着嗡嗡的翅膀扇动声,巴图立刻被一团乌黑的蜜蜂紧紧地包裹住。

  “嗷——”一声凄惨的叫声随之响起,面对虽然柔弱不堪,但却数量众多的蜜蜂,即便是森林之王恐怕都无法对抗,巴图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逃跑。

  在群蜂的包围和进攻下,巴图早已忘了刚刚复仇的事情,转而迅速地向丛林深处跑去,而在它周围,如同乌云一般的蜂群则不离不弃地伴随着左右,利用所有机会在巴图柔嫩的脸上留下疼痛的痕迹。

  一直目送着巴图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丛林深处,元宝才迅速地从树上爬了下来。而黑子,则表情怪异地凑到他近前,在巴图落下的地方嗅了好长时间。对它来说,始终无法理解这么强大的对手竟然会被一群蜜蜂打败的事实。

  可是对元宝来说,巴图这没来由的愤怒却着实让他感到诧异。自古以来,黑瞎子山就一直居住着众多的黑熊,而一直栖身在此的鄂伦春人也对黑熊抱有友善的态度。

  尤其山林大爷等老一辈鄂伦春人对熊都异常敬畏。在当初萨满教盛行的时候,熊曾经被认为是鄂伦春人的先人而不许捕杀。虽然后来为了生活被迫猎熊,但是按照规矩,必须要在杀掉熊后举行仪式,割下熊头,放在树架上,大家跪下对它敬烟、叩头、祝祷。而在吃熊肉的时候,还要边吃边发出模仿乌鸦的“嘎嘎”、“咕咕”之声。食毕要将熊骨用柳条包裹,由人抬去风葬。

  人们的尊重也得到了熊的回报。在人们与熊不期而遇的时候,只要人不去凝视对方的双眼,黑瞎子们也都会自觉地给人让路。可是眼前,巴图却仿佛疯了似的主动攻击自己,显然一定有什么事情刺激了它。

  想到这里,元宝立刻摸了摸身边仍在感慨的黑子,然后指着刚刚遗留在地上的一撮熊毛。见此情景,黑子立刻会意,随即在仔细地闻了闻后,迅速地向前跑去,而元宝也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四周的丛林在一人一狼的身边迅速地掠过,当头顶的太阳最终被茂密的枝叶彻底遮挡后,黑子也逐渐放缓了脚步。

  “噜噜!”当元宝在它的带领下最终来到几棵大树之间的时候,刚刚充斥在心中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

  草丛里,暗红色的鲜血已经凝结成血块,斑斑驳驳地点缀在四周的草地上,看起来如同一朵朵尚未苏醒的花苞。在红色围绕的中心,一只小熊的尸体赫然躺在那里,已经被割去的熊掌和肚子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则显示着它的死因。

  见到眼前这一切,元宝和黑子都顿时沉默了下来。刚刚母熊巴图发怒的原因终于找到了,而这一切显然和偷猎者有着直接的关系。

  对方早就走了,抓住他们已经不太可能。但是元宝却仍然决定顺着对方留下的痕迹前去查看一下。

  四周,树木和草丛被破坏得并不严重,显然对方应该是个老手,选择的时机尤其是地点都显示出他们对这片森林非常熟悉。这里是苍岭家族的领地,前面就是丛林里有名的天坑,而对方自然也是看中了巴图对这里的不熟悉,将它们引到这里,随后杀掉了熊崽。

  默然地哀叹了一声,元宝招呼了下身边的黑子,一人一狼再次返身向回走去。当掩映在树丛中的一片空地再次映入眼帘时,跟随在元宝身边的黑子立刻知趣地停下了脚步。

  眼前这片空地中心的地洞就是黑瞎子山上那众多传说的起源地——天坑。山林大爷嘴里的很多故事都是因天坑而起,而这些故事又为这天坑增加了更多的神秘。每次巡山到此的元宝都会在这里略作停留,而跟随在身边的黑子,自然知道他的习惯。

  草丛中,天坑掩映于乱草和灌木之中,黑黢黢的洞口看起来狭小阴暗,远不如它的名字所带给人的震撼和遐想。元宝已经无数次来过这里,可虽然如此,或许是传说在心中的作用,每次看到它都有一种莫名的新鲜感。

  虽然眼下的天气已经到了温暖的夏季,但是洞口吹出的强劲冷风,则让人如同置身在冰箱之中一般,不由得遍体生寒。黑子似乎也对天坑产生了些许兴趣,快步走到元宝身边,好奇地四处嗅闻着。

  “嗷——”就在一人一狼被天坑吸引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一声嚎叫,伴随着嚎声,巴图的身影再次出现。看到元宝和黑子,它立刻愤怒地冲过来,随后挥起巴掌用力地扇向他们。

  进攻是如此突然,面对对方的攻击,黑子仅仅躲闪了一半,而出神的元宝则给打了个正着。在巨大的力量下,他整个人被一把推向眼前的天坑洞口。

  原本眼前青翠的绿色瞬间被一片黑色所取代,元宝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向前跌落,一瞬间仿佛被放大了数倍。身体在黑暗中持续向下掉落了好长时间后,他整个人才终于重重摔到洞底。

  身体的血液在重摔下顿时涌向体外,肺部的空气也在同时一起向口鼻冲去。眼前一黑,一股血腥的味道混合着粗重的气流被重重地喷了出来,元宝的思维也因此停顿下来。

  地面上,巴图偷袭黑子和元宝的事只发生在一刹那,当黑子灵活地从草丛里蹿出来的时候,元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洞口。前面,巴图仍然不依不饶地想要继续攻击黑子,可是,盛怒下的它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它现在置身的地方是苍岭家族的禁地!

  “嗷呜呜呜——”黑子体内流动的充满狼性的血液被这悍然的挑衅彻底激发,看到对手缓慢地向自己走过来,它并没有躲闪,而是伸长脖子向天空发出阵阵低沉而悠长的狼嚎。

  嚎叫悠长而苍凉,在它的衬托下,原本充满活力的森林仿佛也被挂上了一层冰冷的白霜。

  “嗷呜呜呜——嗷呜呜呜——”当吼声逐渐传向丛林深处的时候,一阵完全相同的应答在声音消失的地方再次响起,所有得到讯号的同伴都如同传递烽火狼烟一样,准确地将召集的命令向外传递出去。一时间,整个黑瞎子山都被这阴森的狼嚎所覆盖。

  “嗖——嗖——嗖——”在吼叫声还未消散时,四下里穿梭草丛所发出的摩擦声已频繁响起,全身带着灰亮光芒的群狼几乎在同时迅速地赶来,并且将仍然不明所以的巴图迅速包围起来。

  当看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被群狼包围时,巴图才突然惊觉,自己似乎触犯了黑瞎子山上原本固有的规则。不过可惜的是,当它明白这一切时,似乎已经稍显晚了。

  第10章 狼性,秘密,围猎

  曾经有无数人自负地用狼性来比喻自己性格中的极端,但是真正的狼性却是任何人甚至是动物都无法模仿,也模仿不来的。

  构成狼性核心的残忍与坚韧在千百万年的进化中,已经被狼种族发挥到了极致。为了生存,狼性格中坚韧的部分可以让其忍受任何困难与残酷的环境,而其性格残忍的部分则不带有任何对于弱者的怜悯,即便是同类,只要违反其种族规则,也会被不毫不留情地清除掉。

  也正是依靠这两种极端但是却异常和谐地统一在一起的本性,狼种族才能顽强地生存到现在。

  而眼前,巴图显然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触动了苍岭家族最大的禁忌,一个连本族成员都不能违反的禁忌。

  十几匹健壮的雄狼此刻已经小心地围拢上来,处在包围圈中间的巴图敏锐地感觉到了这危险的气氛。在戒备地看了一圈后,它本能地靠在一棵大树旁半蹲坐下来,用细小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逐渐接近的众狼。

  战斗似乎一触即发,但是在这战斗前夕,双方所表现出来的却是难得的闲暇和散漫。

  率先发起进攻的是黑子。作为狼,元宝一直被它当做伙伴,对黑子来说,对同伴的伤害,无异于对它的蔑视。为了苍岭家族的尊严,黑子觉得,巴图已经没有存在于黑瞎子山的必要了。

  “叱!”森白锋利的犬齿在发出轻响后龇出了嘴唇,黏稠的唾液顺着嘴唇点点滴落在草丛中。黑子本能地猫下腰,在凝视了巴图一小会儿后,猛地蹿了上去,张口向对方的喉咙咬去。

  一道灰色的光芒瞬间冲向巴图,正在观察着四周的巴图用眼角看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后,立刻本能地坐下掩藏好自己的肛门,随即挥动起巴掌用力扇向袭击者。似乎吃准了对方在半空中无法改变身形,巴图这巴掌打得又急又狠。

  黑子早领教过对方的手段,眼看着漆黑厚重如同小蒲扇一般的熊掌扇来,腾空的黑子顿时在半空中利索地来了个鹞子翻身,身势随即迟缓下来,而巴图的巴掌则在下一秒钟带着重重的腥味贴着黑子的后背擦过,掌风将它身上油亮的鬃毛扇得一片纷乱。

  身势一滞,黑子的身体也随即从半空掉下来。而它的四肢刚一着地,整个身子立刻借着落势的余威再次冲了上去,一直没合拢的狼嘴,狠命地咬向因打空而有些踉跄的巴图。

  与刚刚的佯攻相比,这次的袭击显然要迅捷得多,巴图尚未来得及收回的上肢成了黑子攻击的目标。暴露出来的柔嫩的腋窝被黑子重重地一口咬实,厚厚的熊皮显然无法阻挡锋利的狼牙,当黑子的大口瞬间合拢后,鲜红的鲜血也在同时从创口处飙出。

  “嗷——”剧痛让巴图的身体猛然间一缩,挂在它腋下的黑子也因此被带出好远。鲜血和疼痛让原本稍显冷静的巴图再次陷入疯狂,在狠命地一甩胳膊后,它愤怒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只狼奔去。

  “唰——”黑子借着巴图的力气灵活地跳离开去,在满意地舔了舔被鲜血染红的嘴唇后,它再次小跑着追向目标。

  狂怒中,巴图早忘了刚刚自己的策略,此刻的它只想把这些碍眼的狼崽子们杀个一干二净。可惜盛怒中,它显然忘记了,自己已经将身体的薄弱处暴露在四周其他仍在窥视机会的对手眼中。

  迎面对阵巴图的是一只年纪稍显苍老的雄狼,对方突然的进攻,让它多少觉得有点意外。在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后,老狼忽然缩身藏到一棵大树身后,愤怒的巴图忽略了对手的想法,奔跑到大树旁边,立刻挥舞着上肢试图抓住树后面的老狼。

  “喀哧——”就在它即将成功的时候,屁股上忽然再次传来痛感。身后,一只年轻的雄狼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跑上来,狠命地咬在巴图的臀肉上,坚固的熊皮虽然挡下了大部分的伤害,但是攻击仍然阻止了巴图的行动。

  这个新来的冒犯者和其粗鲁的举动立刻吸引了巴图的注意力,在放过眼前的目标后,巴图再次转身,向年轻的公狼扑去。

  “嘭——”愤怒中的重击实实地打在公狼的脑袋上,巨大的力量将对方几十斤重的身体轻松地扇到半空。公狼在高高地飞出好远后,最终重重地落在地上,变形的头骨顿时渗出丝丝鲜血。

  “嗷嗷嗷嗷——”成功一击让巴图信心大增,在高高地站起身来嚎叫了一番后,它再次转身向另外一只雄狼扑去。可惜,得意忘形的巴图显然忘记了刚刚被自己放过的那只老狼。

  距离它如此近的暴露出来的熊屁股,以及上面那因被狼咬中而渗出的斑驳血迹,让老狼成为最有利的攻击者。窥着巴图转身,老狼立刻悄然扑上去,相比于刚刚鲁莽的同伴,老狼对于时机的把握显然更加老到和准确。

  “噗——”来到对方跟前后,锋利的狼爪狠命一抓,巴图那柔嫩的肛门顿时被一爪抓破,带着血迹的大肠也在大力的撕扯下被带出体外一截。疼痛顿时压抑住了巴图的冲动,在惨叫一声后,它终于无可奈何地放弃眼前的目标,坐了下来。

  形势在瞬间逆转过来,汩汩流血的伤口如同美味的大餐一样吸引着其他伺机偷袭的群狼,在冷静的指挥下,众狼纷纷上场,开始不断地挑衅着蹲坐在空地上的巴图。

  “啪!噗!嘭!”连番挥动的熊掌显然无法阻挡四周偷袭者的身影,虽然连续不断的偷袭并没有对巴图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身下的伤口却在剧烈的动作下传来阵阵疼痛。对于死亡的恐惧让巴图在挥舞着熊掌打退身后一名偷袭者的攻击后,终于决定起身离开这里。不过可惜的是,此刻这个决定对它来说实在有点晚了。

  刚一回头,一道熟悉的灰光再次在眼前闪过,猩红的大口和苍白的狼牙已经在第一时间逼到眼前,巴图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张开嘴巴向对方咬去!

  漆黑的空间仿佛没有尽头一样,元宝如同寂寞而孤独的旅行者一般,不断地跋涉在这黑暗之中。放眼四周,没有任何可以标示着黑暗终结的痕迹或是提示,仿佛元宝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不断地前进着。

  哪里才是终点?迷茫中,元宝胡乱地猜测着,而他的猜测却仿佛钥匙一般,瞬间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划开一抹亮光。整个空间立刻被这细微但是醒目的光芒充斥,四周的黑暗立刻卑微地被驱赶到光芒无法照射到的角落之中,畏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我以契丹之王的名义与你达成契约,你将以你种族的血脉来永远守护着我契丹一族。而作为交换,我将以我的权力给予你莫大的荣誉,你将终生终世作为我契丹之灵魂和图腾,永世被我子孙崇拜供奉,直到永远。”一个苍老的声音伴随着光芒忽然降临到元宝身边,伴随着声音的絮语,光芒开始逐渐清晰起来。片刻过后,一名面容苍老、神态威严的老者已经出现在元宝眼前。

  老者的打扮看起来多少有点怪异,如同萨满教的神婆一样,周身被骨头和宝石点缀包围,而在他手中,一把锋利的骨刀此刻已经被举起。在默默地念完一段似是祈祷的誓词后,老者忽然举起骨刀用力地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下去。

  “嗞——”鲜血顿时溅出,在压力的作用下喷射出近一米后,随即滴落在地上早已安放好的大鼎内。鼎内,赤红的鲜血与里面原本已经存在的液体瞬间交融在一起,化作一团看起来异常黏稠的物质。

  “咕噜!”一声干燥的吞咽声将画面瞬间转至对面,而当元宝看到与老者结盟的对象时,立刻惊讶地向后退去。

  与老者结盟的竟然不是人,而是一匹身材异常高大,堪比一匹马驹,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的雄狼。

  此刻,雄狼似乎对于老者的絮叨感到有点不耐烦,它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眼前大鼎中的液体所吸引。老者刚刚将骨刀放下,雄狼立刻迫不及待地将头伸进鼎内,大口吞咽起黏稠的液体来。

  液体似乎具有生命一般,在被雄狼吞食的同时,残余的部分顺着狼身上那雪白的长毛迅速地浸润上来,很快的,整个狼身都变得血红。当雄狼终于吃饱,随后满意地抬起头来时,它原本雪白的身体已经变得赤红一片。

  在狼对面,老者的生命力仿佛随着刚才的祷告而流出体外,当看到巨狼终于抬起头来用散漫的眼神注意他的时候,老者终于按捺不住一股股袭来的疲惫颓然倒在地上。

  “嗷——”与老者的颓弱相比,雄狼此刻却变得精神饱满,在傲慢地看了对方一眼后,它忽然高高扬起头颅,仰天发出长啸,啸声低沉厚重,如同编钟一般在四周引发出嗡嗡的共鸣。而在这一人一狼四周围拢着的众人,听到这低沉的嚎声,立刻纷纷谦卑地低下头,虔诚地不断跪拜着。

  看着眼前这令人吃惊的场景,元宝分外地诧异,在小心地看了看前面仍在不断叩拜着巨狼的人群一眼后,他立刻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可是,就在他刚走到众人身边时,四周的场景却如同滴入水中的颜料一般,瞬间消失于一片耀眼的光线之中。

  “唰!”四周的光芒在沉寂了一会儿后再次转变,原本平静的四周忽然凭空出现无数军队,众多身穿重铠、手握长枪的骑兵此刻如同天兵一般不断地在元宝四周往来冲突,喊杀声、惨叫声、濒死前的呻吟和哀求声充斥在元宝的耳朵里。

  在骑兵冲击的前方,一座雄关此刻巍然屹立在那里,四周不断燃烧的战火将整个城防照得一片火红。城楼上,守卫的士兵此刻正拼命地将一桶桶燃烧的火油扔向冲锋的敌人,火油过处,片片火海腾起,无数勇猛的骑兵顿时被淹没在这熊熊烈火之中。

  “杀啊——”就在大火肆虐的时候,元宝身后忽然再次响起震天的喊杀声。不远处的山坡上,与刚才打扮完全相同的骑兵此刻再次铺天盖地地冲上来。高举的长矛和被蒙住双眼的战马显示着这支骑兵队无与伦比的剽悍,大火和眼前那坚固的城池对他们来说,如同可以轻易跨越的山坡一般。

  而此刻,守城的士兵见到再次出现的敌军,原本疲惫的心神终于无法抵挡这汹涌强大的气势,原本还算整齐的布防终于在匆忙慌乱的跑动中变得散乱起来。

  “轰!”率先冲到城下的骑兵将一桶桶黑糊糊的东西扔到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城门处,随后,一只火把被高高地投掷过来。那些东西遇见火把后立刻发生剧烈的爆炸,随之而来的还有震天的响动。在这响动中,整个城池都仿佛被颠覆了一般,剧烈地摇晃起来。

  巨大的爆炸过后,原本的城门早已不翼而飞,而在火光照耀下,城门楼上,一个柔弱的身影也在城门消失的同时高高跃起,一头扎向已经铺满尸体的地面。

  骑兵如洪流涌过,刚刚那个身影在强大的骑兵面前,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在这兴奋的时刻,没有人注意到这用生命殉城的家伙到底是何方人士。

  战争仍在继续……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苍狼破》    护林生活在元宝收养了小狼王黑子后骤起波澜,而一个可怕的传说——“狼王一出,灾祸降临”,似乎也被一步步印证……随后,一群神秘的外国雇佣兵,在一位日本老兵的带领下,闯进了黑瞎子山的禁区!

最后的卫道者  本名高岩,自2005年起,先后在铁血、逐浪、搜狐、天鹰等网络文学站点发表过数篇网络小说,点击率近亿。>>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狼群   特种兵   军事   恐怖   最后的卫道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