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一只死猫(4)

2012-11-20 08:59 作者:张宝瑞

栌白了他一眼:“你还不快赶路,老娘我等着用摄像机呢,今儿晚上说不准又演出什么节目来!等你回来,我给你写一幅……”这时,黄栌压低声音,小声地对绿如意说:“如意,老娘在你身上写一幅。”说罢,淫荡一笑。

  “教务长,你醒醒……”

  多哥焦急的呼唤声,使黄栌吃力地睁开眼睛,这是她的卧室,窗外天已泛亮,一片红晕。

  “火!火!”黄栌吃力地叫道,用手指着窗外。

  “教务长,那不是火,那是早霞,天亮了。”多哥扶起她。

  黄栌拼命地回忆着,她逐渐理清了思绪,狠狠地说:“军校里有中共的奸细!”

  多哥点点头:“教务长说得对,中共特工混入了特训班。”

  上午10时许,军校院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叫绿如意,是留驻金三角地区国民党残余军队的中校,曾经担任李弥军长的副官,暗中从事毒品交易。一年多来他一直追求黄栌,可是黄栌对他有些漫不经心,主要原因是在他身上找不到感觉。绿如意原籍辽宁大连,天生一副美男子的骨架,虽年四旬,仍然神采奕奕,双目如电,仿佛是一个上足了弦的玩家,总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动力。他的确是一件完美的玩具,黄栌的玩具。

  绿中校贩毒但不吸毒,他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吸毒,就是喜欢玩女人,生性风流。他带领一个团驻扎在金三角地区的密林里,把周围有点姿色的年轻女人几乎都尝遍了,什么佤族、傣族、白族、基诺族、藏族、彝族的标致女人,只要手枪一顶,个个驯服,老老实实就范。何况他一双媚眼,身材魁梧,床上功夫十分细微,有的女人简直离不开他。但是他对黄栌却一见倾心,在黄栌面前就像一只温顺的哈巴狗。他真心爱黄栌,在他的眼里,黄栌就是一块稀世和田美玉,纯真无暇。他看她身上的每一处都觉得舒适无比,一举一动,每个眼神,都让他陶醉。这不仅因为黄栌出身高贵,官宦之家,书香门第,还因为黄栌胸口精心雕刻的一朵金黄色小梅花,时隐时现,闪烁在嫩乳和茸毛之间,让他迷恋。

  黄栌一宿没有睡稳,再加上确信特训班混进了共党,怒气未消,烦火攻心,舌头上生了一个小小的暗疮。因此,绿如意走进客厅时,黄栌坐在沙发上,连屁股也没挪动一下。她的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和五角梅花形吊灯,眼皮也未眨一下。

  “小栌,我看你来了。”绿如意小心翼翼地说,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黄栌的脸。

  黄栌没有理他,纹丝未动。

  “小栌,我给你带来了厄瓜多尔的香蕉,你尝尝,比这金三角的香蕉甜多了。”他手一挥,一名卫兵抱进一个纸箱子,卫兵打开纸箱,露出一串串黄澄澄的香蕉,净得泛光。

  黄栌还是没有动一下。

  绿如意从腰里摸索出一个小锦盒,小心翼翼地打开锦盒。

  锦盒内现出一颗梅花形的寿山石,亮晶晶的,剔透玲珑,有七八厘米高。

  绿如意用右手托起玉石,递到黄栌的眼前:“小栌,这可是稀世珍宝,寿山石荔枝洞,价值连城。我叫缅甸最好的工匠雕刻成一朵梅花。”

  黄栌眼前一亮,眼皮眨了眨,目光落在这块玉石上。

  绿如意舒展了一下腰肢,凑上去说:“这可以和田黄石媲美,当年的末代皇帝溥仪到处漂泊,可是始终不肯丢弃一个皮箱,就因为箱底下藏着一块田黄玉,那是他的老祖乾隆皇帝爷的印章,三个连环印,连印链都是田黄石雕成的。这老家伙在1950年把那玉捐给了中共,支持抗美援朝了。这颗荔枝洞十分纯净珍贵,价值连城呀!”

  黄栌瞥了他一眼,用右手接过这颗荔枝洞,掂在手心里,摇晃了一下,问:“哪儿弄的?”

  “前几天我劫了一个菲律宾富商,从他那里讨来的,他心疼得屎都快出来了。”

  “把他杀了?”

  “杀了,一枪就把他崩了,这些唯利是图的商人!”

  黄栌听了,瞪圆了眼珠:“那可有血光之灾呀!”

  绿如意眼珠一转,现出满脸笑容:“我骗你呢,没杀,放了!”

  “放了?”黄栌扭过身体,直视着绿如意。

  “对,放了。人家都把这宝贝交给我了,我还能要他的命吗?再说还有他那小妾哭哭啼啼求情,我就把他们一起放了。”

  “放了?你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还能放过他的小妾吗?你骗得了别人,可瞒不过老娘的眼睛!”黄栌双目射出厉光,吓得绿如意接连倒退了两步。

  “我知道你是当今的孙大圣,可是我确实没动她一根毫毛,她正怀着身孕呢。”

  “什么?如果那小娘儿们没有怀着身孕,你就把她办了?”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如意不敢,如意一生一世,只有你,只伺候黄小姐!”

  黄栌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就你这夜壶嘴值钱,好话都被你说尽了。”

  “小栌,我还有一件宝贝。”

  “什么?”黄栌眼睛又一亮。

  绿如意从兜里摸出一个绿莹莹的小玩意。

  这是一个用翡翠雕琢的绣花鞋,只有五六厘米。

  黄栌看了看这块翡翠,哼道:“这是翡翠,可没有荔枝洞值钱。”

  “您就拿着玩呗,雕工不错,我在仰光城里请最好的工匠雕的。”

  绿如意说着,用眼睛瞟了一下屋内。

  “黄小姐,我看你气色不对,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黄栌叹了一口气:“家里闹鬼了。”

  “闹的什么鬼?”

  黄栌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回。

  “要不然到我那里住几天,散散心,我那里山清水秀,神仙过的日子。”

  黄栌拿过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

  绿如意赶紧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扳着了,递到黄栌嘴边,点燃了香烟。

  黄栌吐出一个烟圈:“上你那里?我这里一团乱麻,训练任务又紧,根本就离不开。”

  绿如意说:“你别只盯着大陆来的两个人,我看那个俄罗斯小伙子也玄乎。”

  “你是说舒拉?”

  绿如意点点头:“虽然说中共和苏联关系紧张,可是他们毕竟是穿一条裤子的,苏联的克格勃现在非常活跃。”

  黄栌说:“可是被烧的窃听树是准备空投到中共边境线上的。”

  绿如意凑近她说:“这你就不懂了,苏联克格勃非常狡猾,烧掉窃听树,就会使你的视线放到中共间谍身上,而忽略了他的存在。这叫声东击西,金蝉脱壳之计!”

  黄栌挪了挪身子,皱皱眉头说:“你嘴有味,离我远一点,今天早晨没刷牙吧?”

  绿如意怔了怔,笑道:“昨天赶路急了点,多吸了两口。”

  黄栌说:“我在书房还安装了‘蝙’米高风窃听装置,只有火柴盒大小,贴在书桌上。这种特殊的窃听器能听到屋里的每一种声音,非常清楚。它能把收到的声音用超短波发射到我的卧室,强力的超短波接收机能把这些电波录下来,破译密码后打出来。也可以做成菲林微粒,粘在邮票后面,当信件一样寄出,用不了多久,台湾的父亲就可以收到。但是这种微型窃听器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只录到一堆轻微的脚步声和喘气声,很难判断。”

  绿如意说:“黄小姐不要着急,我能弄到一种特殊的微型摄像机,性能极高,能够在黑暗中摄像,它藏在一个设计普通的打火机里;这个打火机只有一个很细小的容器装石油气,只够一天之用,其他部分用来收藏摄影机,当要拍摄时,只需将入气的螺丝一拧,就变成拍摄的按擎了。”

  “是吗?太好了,赶快帮我找到这种摄像机!我把它放在书房里,这样的话就可以将盗窃高手擒获。”

  黄栌兴奋得站了起来:“可是盗窃犯一般都在深夜行窃,漆黑一团,摄像机真的能够拍摄吗?”

  “当然。”绿如意肯定地点点头。

  “这是一种能在黑暗中拍摄的红外线摄像机,可以在四壁密封的绝对黑暗中,拍摄出清楚的照片。”

  “太好了!你怎么搞到?”

  绿如意得意地说:“我自有办法。我是从一个苏联克格勃特务身上搜出来的,正想送给你,作为圣诞节的礼物!”

  “太妙了,它在哪儿?赶快交给我。”

  “在我的卧室里。”

  “在大其力?”

  黄栌所说的大其力是缅甸东部广漠地区的出口枢纽,离泰国北部的夜赛不远,有公路北通景栋,西连梦通,东沿夜赛河转入湄公河,然后可以经老挝、柬埔寨出海。夜赛和大其力隔着宽20米的夜赛河峙立着。这两个重镇离老挝边境只有30公里,处于金三角的东南端。

  绿如意回答:“不在大其力,我们已迁到夜赛郊野的卧美人山里,国军司令部就设在那里,夜赛镇有5000多居民,华人占40%,其他的多为傣族山民,也有取得居留权的缅甸人。华人以广东客家人和潮州人居多,也有不少是国军的后裔。”

  黄栌又吐了一个烟圈:“我听说在1953年底,国军193师撤回台湾时非常凄凉,士兵衣衫褴褛,在边界桥上走过,个个表情颓丧,面无笑容,大使馆的人无精打采地摇着国民党党旗表示欢迎,只有几个军官勉强笑着招手。一连三四个月,他们扶老携幼,分几批坐飞机回台湾。其实,他们多数是云南人,回台湾举目无亲,难以维持生活。”

  “我听说他们有的把枪卖了,换成珠宝、黄金带回台湾。”

  黄栌说:“这些人算是机灵的,也有很多国军士兵回到台湾后,没有着落,有的去做苦工,也有人跳海自杀了。”

  绿如意说:“1950年初夏,缅甸政府军代表和国军的两个代表举行3次谈判,都失败了。接着就发生了缅军对国军残部的第一次围剿,缅军大量逮捕在大其力的华侨,这时国军和2000多军属进驻大其力。缅军失败后,双方达成妥协,国军撤出大其力,司令部迁于西北部的孟萨。”

  黄栌说:“我去过孟萨国军的墓地,满山荒冢,哭声动地。有的家属流着眼泪用黄土把坟墓加高加固。有一块用中缅文字写好的木碑,上面写着:‘缅军先生:谁无父母?谁无子女?坟中是一流浪异域的华人的爱儿。求本着佛心,不要毁坏,存殁均感,泣拜。’我看到一对老年夫妇在坟前烧纸,老妇人哭着说:‘儿啊,我们要到台湾去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到这里。儿啊,你要照顾自己,爸爸和妈妈不能为你烧纸钱了。宽恕我们吧,孩子!原谅我们因为穷而让你年幼夭折。孩子,你听到妈妈的哭声了吗?我们带着你玩过的玩具到台湾去了……’那个老先生也哭着说:‘儿啊!国军当年溃退入缅甸和泰国,已铸成历史的错误,家属何罪?为什么中华民族的子孙无端与异域的草木共朽,与金三角的毒品同枯?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夜赛河,你睁开眼睛吧,我们在向你哭诉……’两个老人已泣不成声……”

  黄栌正说到激动处,她看一眼绿如意,正见他心不在焉,两只眼睛盯着墙壁上的一幅书法作品。

  “如意,你在看什么?为什么不专心听我讲?”黄栌吼道。

  绿如意吓了一跳,脸一红,连声说:“我听着呢,这幅书法作品是谁写的?”

  “好,还是不好?”

  “当然是好。”

  “你是说《念奴娇》词填得好,还是书法好?”

  “都好,都好,词填得绝妙,书法也好,有点王铎书法的味道。”

  黄栌听了,眉飞色舞地说:“《念奴娇》词是应梵填的,字是我写的。”

  “应梵是谁?”

  “大陆逃过来的一个女学员。”

  绿如意诡秘地说:“你们对大陆来的人要多留点心眼。”

  “当然,考察过了,万无一失,她是一个对中共彻底绝望的人,亲戚被毛泽东罢官了。”

  “她也挺有文采。”绿如意称赞道,他小声地朗读着。

  龟头渚落,残阳染红舟,芦苇风骤。陌上秋雨谁记得?菱角腰纤体瘦。当初翠拥,宝马香裘,笑语红绡透。梅房沉醉,暗香穿过晨柳。

  回首江南日暮,一枝重见处,不忍凝眸。惠山泥人活如故,时把太湖碎银,满目聚拢,一枕沉船,折断肥白藕。独倚西窗,魂归明月美酒!

  “书法怎么样?”黄栌问道。

  “当然更佳。”绿如意还在回味。

  “拍老娘的马屁,言不由衷吧?”

  “岂敢,岂敢!原来你还练得一手好书法!”

  “我少时临帖,喜欢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俩的书法。临《兰亭序》、《圣教序》,以后又临董其昌的帖子,这两年临清初王铎的帖子,清畅自如,潇洒飘逸。”

  绿如意笑着说:“能不能赏我一幅墨宝?”

  黄栌白了他一眼:“你还不快赶路,老娘我等着用摄像机呢,今儿晚上说不准又演出什么节目来!等你回来,我给你写一幅……”这时,黄栌压低声音,小声地对绿如意说:“如意,老娘在你身上写一幅。”说罢,淫荡一笑。

  绿如意乐得合不拢嘴,急忙说:“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

  绿如意兴冲冲地上路了。

  就在绿如意走后的第二天上午,军校发生一起命案:

  女清洁工金小曼死在她房间的床上。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金三角之谜》    20世纪50年代末期,潜伏在大陆的国民党特务组织梅花党蠢蠢欲动,配合盘踞在台湾的蒋帮阴谋策划各种破坏活动。

张宝瑞  1952年8月23日生于北京。先后任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北京分社总编辑、新华出版社副总编辑、金蔷薇文化沙龙主席、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谜底   神秘   小说   悬疑   张宝瑞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