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血型之谜(1)

2012-11-20 08:59 作者:张宝瑞

苏朵叹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弹指一瞬间,南柯一梦,转眼即是百年。”

  金小曼是缅甸少女,当地人,今年只有17岁,是一年前招到军校当清洁工的。

  黄栌带着助手多哥来到金小曼的房间时,只见她躺在床上,右手旁边放着一把水果刀,鲜血染红了床铺,她的喉咙被切断,两只眼睛半睁着。

  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她的身上也没有发现其他可疑迹象。

  多哥说:“是不是自杀?”

  黄栌沉思着:“可是她为什么要自杀?”

  枕头上也有血迹。

  黄栌找来卫生室的夏大夫,他还是法医,是个50岁左右的男人,以前是国民党军残部的军医。

  “夏云,你来化验一下。”黄栌对匆匆进屋的夏大夫吩咐道。

  血型的鉴定结果出来了,金小曼的血型是A型,枕头上的血型是AB型。

  多哥叫道:“这是他杀!凶手为什么要杀害这个清洁工呢?”

  黄栌喃喃道:“是不是她看到了什么?”

  多哥问:“她最近有没有到书房打扫呢?”

  黄栌摇摇头:“我从来不让她到书房打扫,书房通常都是我亲自打扫。”

  凶手是谁?

  可能有血型是AB型的凶手作案。

  黄栌灵机一动,她让军校内的所有人都验了血型,军校内36人之中只有6个人是AB型,其中有舒拉和金炽。

  金小曼的住房及附近没有其他人的脚印。

  “凶手可能穿着金小曼的鞋子作案。”黄栌这样想,“那么他一定又矮又瘦,因为金小曼的个子并不高。舒拉是个一米八的高个子,应该不会是他。”

  黄栌自然想到了金炽。

  因为金炽只有一米六。

  会不会是金炽?

  那么他为什么要杀死金小曼?

  一定是金小曼发现了金炽的重要秘密,所以金炽杀害了她。

  他一定是穿着金小曼的鞋子前往她的卧房行凶的。

  那么,金小曼发现金炽什么秘密了呢?

  是不是金炽在书房行窃时被金小曼撞见了?或者是金炽在和中共间谍接头时被金小曼发现了?

  黄栌冥思苦想,总是理不出一个头绪。

  这时,金炽正躺在军校男浴室的浴池沿上,心惊肉跳,神思恍惚。

  浴室里雾气蒙蒙,浴池里的水还挺清凉,偌大的一个浴池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时正是午饭时间,一般不会有人进来洗浴。

  金炽望着自己黝黑的、瘦骨嶙峋的身体,不禁生出几分酸楚。

  自己的血型是AB型,军校里一共有6个人是这种血型,凶手也是AB型。

  金炽想到这里,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时,他想到了北方的国度,那是自己的祖国,反右斗争已经过去两年,他得罪的那个出版社领导不知境遇如何了。他在官场上那么会演戏,就像一个出色的演员,对上级领导笑脸相迎,照顾备至,为领导的小姨子安排理想工作,又在搓麻将时故意输给领导那么多钱,他这些钱不知是从哪里飞来的,可能是贪污吧。他对金炽等下属总是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脸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金炽想,他可能又升官了,这样的人到哪里都吃香喝辣。

  金炽又想到了一脸苦相的妻子,她是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中国传统劳动妇女。纺织女工日走数里的工作使她总是疲惫不堪,双目呆滞,脸上无光,以至于连性生活也没有心思,就像过早地进入更年期。

  金炽对“贤妻”二字有自己的理解,所谓“贤”就是允许丈夫纳妾。古代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三,抱金砖。女大男小,女子先进入更年期,男子难耐性饥渴,便续小妾,接续床笫之欢。

  对这一点,印尼华侨,他的军校同学苏菲很赞成,苏菲比他小16岁,肤色跟他不相上下,性格也差不多。

  金炽认识苏菲并与她有特殊关系是在一天深夜。那时金炽刚来军校3个月。

  一天深夜,他被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惊醒了。金炽披衣下床,循着声音来到白房子后面的一片小树林里。

  只见一个少女正挥舞着两只胳膊抽打绑在树上的一个橡皮人。

  金炽认出了她,她是两天前入校的新学员,是个华侨,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

  “同学,你在干什么?”金炽问。

  少女停止了抽打,转过身来。

  她的两只眼睛大得出奇,就像镶嵌在黑绸缎上的两颗黑珍珠。

  金炽凑上前,看到橡皮人的面部用黑笔画着眉眼和口鼻,像德国纳粹头子希特勒。

  “这是希特勒?”金炽惊奇地问。

  少女咬着嘴唇,点点头。

  “你恨他?”

  少女又点点头。

  “他已经死了13年了,他和情妇爱娃的尸体至今都没有找到……”

  “已经烧成灰了……”她的语气十分凄冷。

  “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训练呢!那个索拉教官脾气不好。”

  “索拉教官,她是个漏网的纳粹魔头!”

  少女狠狠地说。

  金炽点点头:“对,听说她当年在纳粹集中营当过看守。”

  “我恨死她了!真是冤家路窄……”少女说着,扑到金炽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金炽就像抱着一个毛茸茸的玩具,一时不知所措,他感到身体在颤抖。

  少女抽搭着说:“我的父亲是华人,母亲是犹太人。”

  “犹太人?”金炽惊奇地问,他顿时明白了。

  少女点点头。

  “我父亲当年在新加坡经商时认识了母亲,两个人一同来到德国,开了一家首饰店。1919年德国纳粹党成立后,希特勒就宣布:只有属于日耳曼血统的人才是德国人,犹太人不属于德国人。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便把迫害犹太人作为正式国策,说犹太人在政治、道德和生理上有先天的缺陷,是德国的祸害。禁止犹太人与日耳曼人通婚,怂恿日耳曼人侵吞犹太人的财产,犹太人的商店、住宅开始遭受抢掠。许多医院、旅馆、公园、影院也不准犹太人入内,有的地区宣布成为无犹区。1938年11月9日晚上,发生了一次严重的反犹预谋行动,德国外交官拉特在巴黎被一个犹太青年杀死。24小时后,纳粹分子在德国各地举行了大规模的火炬游行,接着捣毁了数以千计的犹太人的商店和住宅,3万多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我父母开的首饰店也遭到洗劫,父母只好逃到乡间。1940年开始,希特勒计划将全欧洲的犹太人遣送到非洲的马达加斯加岛上。纳粹先后在波兰、立陶宛、乌克兰等地设立了许多犹太区和集中营。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纳粹首先在侵占的苏联领土上开始灭绝犹太种族的行动。从1941年夏天至1943年2月,纳粹在苏联共杀害300多万名犹太人,在欧洲共有600多万名犹太人遭到屠杀。1942年,我的母亲生下我,与父亲一道离开德国,逃往亚洲,没想到在火车上被纳粹分子发现,父亲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纳粹分子剥了皮。”

  苏菲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

  金炽问:“希特勒为什么那么仇恨犹太人呢?”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作为战败国的德国,经济十分困难,而在德国从事商业、金融业的人多是犹太人。希特勒等人通过吞并犹太人的财产,捞到不少好处,也为经济军事化提供了财源。多少年来,我一想起母亲的惨死便不寒而栗。在这所学校,一看到那个纳粹流亡分子索拉,就有一种恐惧感。”

  “你为什么进这所学校?”

  “我父亲的故乡在广东潮州,爷爷是当地有名的木材厂资本家。1953年中共搞所谓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他想不通,跳楼自杀了。他死的时候太惨了,一个瘦瘦的小老头,躺在一片血泊之中,头发花白。许多路人朝他吐口水,扔冰棒纸。我恨透了中共!”

  “你叫什么名字?”

  “苏菲。”

  金炽正沉浸在回忆中,忽然听到浴室门响动的声音,好像有人进来了。

  他紧张地听着。

  一会儿,进来一个赤身裸体的人,他打卷儿的头发十分蓬松,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

  金炽惊慌地站了起来:“你是什么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那个人30多岁,嘻嘻笑着,摸向浴池。

  “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怎么底下没有瓣儿?”

  金炽惊慌地爬出浴池。

  那个人嘻嘻笑着,说:“我本来是个男人,蔡校长把我变成了女人,我执行任务时,需要我是男人,我就是男人,需要我是女人,我就是女人。我是个两性人,我能上男厕所,也能进女厕所,能上男澡堂子,也能进女浴室。我本来就是个男人,大男人,大大的男人!”说着,他跳进了浴池。

  金炽一边想着这大概就是那个叫刘吉祥的两性人特工,一边小跑着到更衣室去穿自己的衣服。

  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刘吉祥得意地哼起了小曲:

  莫折我,折我太心酸。

  我是曲江池边柳,

  这人攀了那人折,

  恩爱一时间……

  金炽穿好衣服,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蹿出了浴室。

  绿如意还没有消息。

  黄栌认为金炽是杀死金小曼的最大嫌疑人。

  她悄悄派多哥搜查了金炽的房间,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当然也没有发现金小曼的鞋子,金炽再傻也不会在房间里留着金小曼的鞋子。

  金小曼的父母闻讯而来,大哭大闹。多哥带领两个卫兵连吓带骗,哄他们说,金小曼是因为盗窃了军校的钱款,被发现才畏罪自杀。

  两个中年男女听了这些说法,又看到卫兵手里端的半自动步枪,不敢做声了。

  这天天一擦黑,苏菲便溜进了金炽的房间。

  “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苏菲小心翼翼地问金炽。

  金炽一怔,沉下脸来:“你怎么也怀疑我?”

  “你是AB型血,人家都议论可能是你。”

  “AB型血的有好几个,怎么怀疑是我?”

  “还有人说你可能是中共的探子,学的是三国时期的黄盖,演的是苦肉计。”

  金炽一听,急红了脸:“这是他妈谁说的!我是被中共整到这里来的,肯定是黄栌报复我,想把我往火坑里推。”

  苏菲听了,笑道:“看你急的,像在锅上烤的活鸡。我相信你,我是为你好,才把听到的一些议论告诉你。”

  金炽吐了一口痰:“我一看黄栌那眼神就能估摸出八分,她一撅屁股我就知道她拉什么屎!”

  苏菲亲昵地捏了他一把:“看你说的,多难听,‘她一撅屁股’,你看见了?”

  金炽听了,“扑哧”一声乐了,说:“我当然看见过。”

  苏菲撅着小嘴说:“得了,别抖落你们那点臊事了。说正经的,教务长的那间书房莫非藏着什么宝贝?怎么整天看着?也没见她进去看书写字。”

  金炽神秘地一笑:“肯定有宝贝,弄不好还会有暗道……”

  “暗道?你怎么知道?”苏菲听了眼睛一亮。

  “我,我猜出来的。我曾经看到舒拉也总是在那书房前后转悠。”

  苏菲眼珠一转:“对了,我还看到刘吉祥拿了把铁锹从书房后面转出来。”

  金炽拍了拍脑袋:“从大陆来的那个佳人苏朵也盯住了那间书房。”

  苏菲说:“你一提苏朵,我想起来了,前天夜里我出去找你,看到院子里有个人影一闪,像是苏朵的背影,吓了我一跳。我躲到门后,看到那个人影又折了回来,白乎乎的。走近一瞧,正是苏朵,她穿着白色的睡裙,赤着双脚,怔怔地往前走,好像没有发现我。”

  金炽说:“这是夜游吧?有的人有夜游的毛病,夜里起来做自己的事情,第二天自己一点也不知道。你当时怎么没告诉我?”

  苏菲哼了一声:“你当时猴急,哪里还有心思听我说。”

  金炽说:“这些天黄小姐盯我盯得很紧,咱们俩暂时先少接触,别被她抓住把柄,要不然对谁都不好……”

  “你害怕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退避三舍是为了新的冲锋,偃旗息鼓才是良策。”金炽神秘地一笑。

  苏菲说:“你这间屋,最近我也少来。”

  金炽冷冷地说:“你的身后可能已有了尾巴,多哥他们鼻子灵得很。”

  夏云大夫从金小曼的住处取出枕头,枕头芯内装有荞麦皮,他对荞麦皮进行化验,惊奇地发现:荞麦皮有AB型血型的特性!

  当夏云把这个化验结果告诉黄栌时,黄栌惊得张大了嘴巴。

  夏云对她说:“这并不奇怪,血液型物质的化学成分是一种特殊的糖类,不仅人身上有,植物也有,植物同样有血型。我曾经深入地研究过这一问题,发现苹果、南瓜、草莓、山茶为O型,珊瑚树为B型,葡萄、李子、单叶枫为AB型。我曾经调查过500多种植物,逐一查明了它们的血型,但始终没有发现A型的植物。因此在现场提取血迹时,一定要注意不要混入植物的叶、花、皮之类,特别是侦破发生在公园、森林、田野、河边的案件,尤其要注意。”

  夏云大夫这一惊人的化验调查,让黄栌清楚了金小曼死亡的原因,她死于自杀!

  但是金小曼为什么要自杀呢?

  金小曼家庭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但是还能维持;她没有男朋友,没有发现有情感上的波动;她活泼直爽,快人快语,属外向型性格。

  黄栌觉得她的死比较蹊跷。

  趁绿如意没有到来,黄栌决定去会一下苏朵,她也是重要嫌疑人之一。黄栌从心里喜欢苏朵,她觉得苏朵纯净得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亭亭玉立,娇小玲珑,晶莹剔透,说话时两个酒窝飘荡着,甜美动人。苏朵出身书香门第,带有一种书卷气,还是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大学二年级的高才生,写得一手清新飘逸的书法,对旧体诗词颇为精通。

  晚饭后,黄栌走进了苏朵的房间。

  这个小房间典雅飘逸,单人床边是一个白色的书柜,柜内有李清照、李白、李贺、李商隐等古代著名诗人的诗集,还有《红楼梦》、《镜花缘》、《蜃楼志》、《绿野仙踪》、《老残游记》、《秋海棠》、《京华烟云》等长篇小说。书柜顶上矗立着一尊李清照帘卷西风堪比黄花瘦的泥塑。壁上挂着一幅她的书法作品,书幅上的诗篇也是她本人所作:

  春风伴我下无锡,杨柳千行哪个知?

  渚上太湖分秋色,亭边泥塑怅夏痴。

  渔童笑捧莲花藕,书叟微吟老梅诗。

  明月小酌垂钓晚,荡舟可有徘徊时?

  苏朵刚刚洗过头,披散着一头黑漆长发,上身穿一件藕荷色圆领短袖衬衫,下身穿一件米黄色带有暗花花纹的短裙,脚穿一双软底织席拖鞋。

  “教务长来了,欢迎,欢迎。”话音刚落,她已把刚刚沏好的一壶普洱茶倒进了一个杯子里,递给黄栌。

  黄栌落座,看了看苏朵,又端详着茶壶。

  “你这是宜兴小泥壶,看来还有些价钱呢。”

  苏朵在床边坐下来,微笑着说:“我是在集市上买的,卖家是从江苏宜兴进的货,是一个姓张的老师傅烧制的。”

  “苏朵,你刚来这里一个月,生活可习惯?”

  “教务长,生活倒还习惯,就是训练苦了一点,每天累得我这腰总是直不起来。”

  黄栌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啊!”

  “教务长的苦心,我们都明白。”

  “我知道你是大家闺秀,细皮嫩肉的,可是我最看重的就是你,因为我觉得你有间谍的灵气、特工的天赋,一个人的天赋非常重要。政治家有政治家的天赋,战国时期秦国的甘罗13岁就当相国;军事家有军事家的天赋,汉武帝时期的霍去病、李广,都是良兵可寻,一将难求;文学家有文学家的天赋,三国时期的曹植七步成诗,清朝的曹雪芹呕心沥血创作《红楼梦》,至今没有小说家能超越他;特工也有特工的天赋,二战时期诞生过不少帝国之花,日本阿菊妓女组织有个桥本阿菊,十分了得,多少将军、外交官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乖乖地交出绝密情报……”

  苏朵凄然地说:“可是这些女人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黄栌不以为然地说:“这不算什么,上帝造就女人就是给男人享用的,上帝造就男人也是给女人享用的。上帝造就优秀女人是给优秀男人享用的,上帝造就优秀男人也是给优秀女人享用的。自古英雄爱美人,自古美人慕英雄啊!”

  苏朵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们这些未来的女特工,将来面对的不一定都是俊秀男人呀!”

  黄栌呷了一口茶,摆摆手说:“你说得不对,对待男人,不能以相貌品评,男人就是要有大本事,男人要那么漂亮干什么?酒囊饭袋,一具躯壳,男人的脑子里要有东西。你不能以貌取人,有的将军、部长、大使、市长,虽然长得鼠里鼠气,生得还不如你高,身体跟搓板儿一样,可是他们能爬到这个位子上,你能说没有本事吗?你能说没有心计吗?你能说没有学问吗?秦始皇天生丑陋,可他是大英雄,开天辟地,一扫六合,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王朝,内修文治,外用武功。秦始皇无疑是一个血性汉子,凭着他与生俱来的刚烈、气魄和才干,面对征战,举兵搏杀,雄才大略。他是征服马背、征服女人的大英雄。《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国有‘关中计宫三百,关外四百余’,另外,咸阳之旁二百里内,还有‘宫观二百七十’。有宫殿就要配置美女,在秦灭六国之后,即将各国美女都掳掠至所建宫殿内。大秦后宫宫女总数超过一万人。秦始皇死后,这些美女大部分都被迫殉葬。始皇帝的女人岂容他人分享!秦始皇称帝以后,自公元前219年至前210年的10年间,他先后四次大规模出巡,足迹几乎遍及中国东半部的名山大川,每到一地都立碑刻石,宣扬自己的丰功伟绩。秦山、碣石等地至今都有他留下的刻碑。”

  苏朵慨然叹道:“秦始皇确是千古一帝,可是他焚书坑儒,罪过极大。”

  黄栌说:“那是因为儒生欺骗他,术士也蒙蔽他,他是为了复仇,为了发泄。你说,像秦始皇这样的杰出帝王,你能不为他献身吗?”

  苏朵说:“教务长,咱们不谈论这个了。”

  黄栌说:“小朵,你不要叫我教务长,不要在业余生活中也叫官称,你以后叫我栌姐好了。”

  “好,栌姐,你看看我的诗集吧。”

  “好,我看看。”

  苏朵从书桌的抽屉里取出一本自己制作的诗集,递给黄栌。

  黄栌慢慢打开诗集,只见一行行小楷,清秀娟丽,第一首诗写道:

  七绝

    醉酌桃花源

  琴瑟魂牵偏爱山,枕菊杖雾性飘然。

  乌纱百顶云拂去,醉酒桃花世外源。

  黄栌赞道:“这首诗意境很高,有些避世的味道。”

  她又翻到第二页,只见这首诗是:

  七律

    荣禄故居遐思

  荣禄故居何处寻?文丞相祠柏森森。

  朱门紧锁思茅盾,蓝目开颜忆查君。

  袁府谁怜公子血?崔宅堪索牡丹魂。

  寂寞空巷追箫去,拄杖恍惚夜叩门。

  黄栌问:“这首诗写的是什么意思?有许多名人典故。”

  苏朵微笑着说:“多少事,尽在不言之中。”

  黄栌也不便多问,又翻到第三页,只见这首诗是:

  七律

     忆友人

  文心漂泊任西东,侠迹无痕笑纵横。

  雪入汉中古道没,童飞珠海新烛明。

  才高方有文姬泪,华盖何曾玉环风。

  横看江山万里卷,溢酒半杯已朦胧。

  黄栌问:“什么友人?”

  苏朵叹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弹指一瞬间,南柯一梦,转眼即是百年。”

  黄栌又翻到下一页,只见写道:

  七律

    九寨沟即兴

  九寨沟间九寨风,峰回路转见玲珑。

  巧逢地落堆颜色,笑遇天雕更面容。

  五彩石生湖水秀,万千株荡银河生。

  遥观云岭云游处,一半皎白一半茸。

  黄栌呷了一口茶,说:“这首风景诗挺有风格。”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金三角之谜》    20世纪50年代末期,潜伏在大陆的国民党特务组织梅花党蠢蠢欲动,配合盘踞在台湾的蒋帮阴谋策划各种破坏活动。

张宝瑞  1952年8月23日生于北京。先后任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北京分社总编辑、新华出版社副总编辑、金蔷薇文化沙龙主席、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谜底   神秘   小说   悬疑   张宝瑞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