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三章 头发生疑(2)

2012-11-20 08:59 作者:张宝瑞

这天晚上白蕾兴致勃勃地与舒拉交谈到很晚,以致第二天早晨7点还在梦中。这时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她擒获的缅甸共产党高级联络官多努在房中死亡。

  黄栌趁索拉率领学员外出训练之机,带着多哥等人仔细搜查了学员们居住的房间,重点搜查了金炽、苏菲、苏朵、舒拉等人居住的房间,苏朵房间里多是文史书籍,连女人平时用的化妆品都没有,她崇尚自然主义,从来不化妆。金炽和苏菲的房间井井有条,黄栌没有找到疑点。舒拉的房间里有一本关于苏联克格勃秘闻的俄文书,黄栌曾到过他的房间,看到过这本书。舒拉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中国春秋时期的圣人老子说的一句话,他要研究克格勃的历史。在舒拉房间的抽屉里,黄栌还发现了舒拉和家人的一些泛黄的照片。

  黄栌又搜查了姚海弘居住的房间,还是没有找到新的有价值的线索,抽屉里依然摆放着他和蒋经国的合影。

  黄栌还检查了索拉的房间。

  由于索拉是教官,她的待遇自然和学员不一样,她居住在前院,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黄栌用万能钥匙打开屋门,屋内一片狼藉,小客厅里水果罐头、肉食罐头堆积在一隅。茶几上摆放着几个空壳椰子、一把水果刀、几瓶啤酒,壁上挂着一幅莱茵河秋景油画,屋子里弥漫着发霉的味道。

  黄栌走进索拉的卧室,宽大的席梦思双人床,被单凌乱,双人枕上沾着油污,黑绒的窗帘遮得严严实实,一股难闻的体味扑鼻而来。黄栌不由得用手掩住鼻子。床下是三双宽大的软布底拖鞋,屋角的一个木椅上堆着没有洗的旧衣服。

  黄栌打开一个老式衣柜,柜内是索拉平时穿的衣物,下面有一条皮鞭子。

  黄栌感到纳闷:衣柜内怎么会有皮鞭?

  她拿起这条皮鞭,沉甸甸的,看起来已经很陈旧。她把皮鞭放回原位,又走到另外一间屋。这间屋子被用做临时仓库,更是凌乱狼藉,有一辆废弃的摩托车,一副铁哑铃,几个纸箱子,还有一个破旧的黑色工艺品柜,柜内摆放着德国工艺品,有狮子木雕,标有纳粹标志的德国玩具汽车、帆船模型等。在工艺品柜顶上有一个小镜框,框内是一个年轻德国女子泛黄的照片,穿着党卫军军服,风姿绰约,背景是集中营。

  黄栌凑近一看,认出是年轻时的索拉。

  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即是百年。

  黄栌不禁涌起一片感慨。

  黄栌在工艺品柜下面的抽屉里发现了几个相册,打开看时,一本是索拉年轻时和家人的合影,一本是她在集中营服役时的照片,一本是她逃亡到南美洲,在阿根廷、巴西、智利照的照片,这时的她身材臃肿,整过容,戴着墨镜,拄着双拐。

  最后一本相册打开时,黄栌目瞪口呆。

  原来这是索拉和安娜的照片,这些扭捏作态的裸体照片让黄栌感到恶心。

  她不愿再看下去,于是合上相册。她早就听说过索拉和安娜的传闻。同性恋在西方早已流行,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一些同性恋专家还极力宣扬在法律上允许他们组成家庭,但是黄栌从心里厌恶同性恋,一想起这些就毛骨悚然。

  黄栌回到办公室时,正见一位和她年龄相仿的妙龄女郎坐在她的位子上等她。

  这位女子身段窈窕,满脸妩媚,容貌娇美,举止娴雅。

  “白蕾,你怎么来了?”黄栌笑吟吟地迎上前拥抱她。

  这位不速之客正是梅花党主席白敬斋的三女儿、梅花党东欧地区负责人白蕾。

  白蕾吻了一下黄栌,说:“我去泰国办事,路过这里,看看你。”

  黄栌说:“看到你真高兴,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白蕾端详了一下黄栌,笑着说:“你才是丛林里的美人,好姐姐,天气好热,快给我弄点椰子汁。”

  黄栌从冰箱里拿出两个大椰子,又取过两根吸管,分别插入已有孔的椰子内。她把一个椰子递给白蕾。

  “喝吧,这椰子熟了。”

  白蕾接过椰子,用吸管吸着椰汁。

  白蕾说:“我给你带来了一个礼物。”

  “什么礼物?”

  “一个大活人。”

  “什么活人?”黄栌听了有些迷惑。

  “这是我在仰光捕获的一个猎物,是我施展美人计捕获的。他是缅甸共产党游击队的联络官。”

  黄栌笑道:“我要他做什么?”

  白蕾说:“他知道不少缅共的秘密,知道缅共游击队总部在哪里。你在这地盘上混,可以拿他作为与缅甸军政府交易的砝码。”

  “哦,妹妹真是太聪明了,那不是也招来麻烦吗?这金三角一带,缅甸共产党游击队挺活跃,他们会不会来找麻烦?”

  白蕾又吸了一大口椰子汁,神秘地说:“你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让缅共察觉不就行了吗?”

  “那个人在哪里?”

  “我交给多哥了,他正在招待他呢,我来时没有见到你,交给他了。”

  “这个缅共探子叫什么名字?”

  “多努,是个美男子呢,我是在仰光的社交舞会上认识他的。”

  “美男子遇到美女了,要不然怎么能进你的套儿?”

  两个人开怀大笑。

  “小蕾,说说,他是怎么进你的套的?”

  白蕾两天前在仰光参加一个上流社会的舞会,她的目的是寻找猎物,获取情报。舞会上一个风度翩翩的富商前来邀舞,正是多努。白蕾看出他不是一般商人。多努会一些英语,他被白蕾的姿色深深吸引,想钓鱼上钩,白蕾谎称是台湾留学生,正在仰光大学就读。两个人眉来眼去。多努显然已经飘飘然,加上多喝了几杯白兰地,他邀请白蕾到他居住的公寓做客。白蕾欣然答应,于是白蕾乘坐多努的轿车来到一座豪华的公寓前。这座公寓是缅甸共产党的一个地下据点。两个人进入卧室,激情难耐,褪尽衣物,在床上各自使尽手段。多努心满意足,酣然睡去,白蕾在他的房间找到缅共的一些重要文件,还有一部电台,藏匿在地板下。多努第二天上午醒来,发现自己已被倒吊在天花板上。白蕾表明身份,向他说明利害。多努在众多物证面前,照实交代。白蕾让他脱离缅共,投奔政府。多努叛变,表示愿意配合白蕾,并恳切要求白蕾做他的情人。这一要求遭到白蕾拒绝,多努无奈,只得认命,依照白蕾的要求,来到了金三角梅花党特务军校。

  黄栌高兴地对白蕾说:“你这个猎物对我们大大有用,小蕾,晚上我给你接风,请你吃猴脑和蛇宴!”

  晚宴在军校的餐厅举行,除了白蕾、黄栌、多努,还有绿如意、多哥和索拉教官。

  桌子是特制的,桌子中央有个小洞,桌底下放着关猴子的铁笼。待宰的猴子身穿锦衣,锁在特别的铁笼内,笼顶露出动弹不得的猴头,猴子的眼睛骨碌碌乱转。

  白蕾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般情景,觉得好笑。

  多努一本正经地坐在她对面,旁边是索拉教官。

  桌底铁笼的高度正好可以把猴脑袋从桌底探出桌面来。黄栌用刀把猴子脑顶的毛发剃干净,淋些烧酒消毒,用刀背往脑壳上一敲,在猴子的哀嚎声中掀开它的头盖骨,露出一团白色的猴脑。

  黄栌喊道:“开吃,用小银匙,蘸点佐料吃。”

  众人用小银匙,一个人挖一小匙,吃得津津有味。

  吃过猴脑,黄栌吩咐厨师把四只蛇胆扎在一个银叉子上,旁边一个银盘子里放着一枚带把儿银针、一只小银夹子。每个人面前放着一杯白兰地。由厨师把四只蛇胆扎破,在每个人酒杯里各滴下一滴蛇胆。

  黄栌兴奋地说:“大家干杯!蛇胆有活血、止渴生津的功效,又能开胃、消滞、祛风、除湿。来,干杯!”

  众人干杯后,厨师端来一盘蛇肉,最后端上来一只巨型银鼎,里面是鸡丝、蛇丝、鱼翅、鲍鱼大杂烩。

  白蕾笑道:“你们这里的生活不错嘛,比台北更有滋味。”

  黄栌用竹筷夹起几根蛇丝,放进嘴里,说:“小蕾,我这是欢迎你,平时也不这么铺张。”

  多努说:“白小姐可以在这里多住几天,这金三角有滋有味的东西还多得很呢。”

  白蕾白了他一眼,说:“你要赶快立功,立功赎罪!不然,就给你洗脑,我姐姐可比我手段高,以后你要听她调遣!”

  多努不敢再多说话,连声说:“对,我服从领导,一切照办,一切照办,不敢有二心。”

  白蕾撅着嘴说:“你们缅共怎么跟中共不一样?中共里有那么多的硬骨头,缅共里是不是像你这样的好色之徒很多?”

  多努脸一红,不吱声了。

  吃完晚饭,黄栌带着大家来到后院的温泉洗浴,这是军校围起来自用的一片温泉,温泉旁边有更衣室和小卖部,上游是女人区,下游是男人区,中间有两米高的一道隔板。

  黄栌带着白蕾、索拉来到女人区,三个人像三尾小白鱼溜进泉水中,黄栌望着白蕾光溜溜的身体称赞道:“妹妹真是神韵,怪不得多努一眼就看上你了。”

  白蕾用泉水撩了一下黄栌,笑着说:“姐姐的风韵更迷人,就像金三角美丽丛林里盛开的一枝古梅。”

  索拉只在水面上露出一个脑袋,尴尬地说:“相比之下,我就逊色多了,像一只大水桶。”

  黄栌笑道:“索拉,你别作践自己,人都有老的时候,你年轻时的照片多迷人呀,肯定有不少党卫军军官惦记你。”

  白蕾轻轻地用泉水浇灌着自己丰腴白皙的胴体,快活地说:“人要永远年轻就好了,青春一过,有谁来收拾我们呢!”

  黄栌说:“吃了蛇宴,把体内的风湿都从毛孔逼出来了,腋下、腿弯处都会有黄色的汗渍,必须洗洗,这样才清洁。”

  几个人洗浴完穿好衣服返回时,一个英俊的俄罗斯青年学员迎面而来,他的风度和举止引起了白蕾的注意。

  “这个人是谁?”

  黄栌回答:“是个俄罗斯学员,叫舒拉。”

  “舒拉?多帅的俄罗斯小伙子!”白蕾由衷地赞美道。

  “怎么?感兴趣吗?如果感兴趣,我给你介绍一下。”黄栌露出一脸媚容。

  多努在一旁听了,感到有点不自在。他假装没有听见,用脚踢着路边的小石头。

  白蕾就是厉害,很快和舒拉混熟了。她本来应该尽快赶到泰国曼谷去执行任务,但是却推迟行程留了下来。多努留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写回忆材料。

  这天晚上,白蕾又走进舒拉的房间。

  舒拉正在练习拳击,他停止了拳击,热情地招呼白蕾入座。

  白蕾带来一瓶香剂,在屋里喷了喷,一股花香弥漫开来。

  “这是什么东西?”舒拉问。

  “这是一种净化房间的香剂,你屋里空气不太好。”白蕾目不转睛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蓝眼睛金黄头发的小伙子。

  舒拉给她沏了咖啡,坐在她对面。

  白蕾问:“这里的生活适应吗?”

  舒拉点点头:“就是天气热一些。”

  白蕾说:“我还是想听你讲一些关于苏联的故事,你讲讲当年列宁遇刺的情况。”

  舒拉说:“那是1918年1月14日,列宁在彼得格勒完成一次演讲后,在回去的路上,汽车遭到猛烈袭击。坐在列宁身边的普拉廷推开了列宁的头,子弹擦过普拉廷的手飞了出去。当时,列宁的妹妹玛利亚·伊·乌里扬诺娃也在车上。枪响后,司机开足马力拼命逃跑,终于开到了斯莫尔尼宫。”

  白蕾说:“讲一讲特工卡普兰刺杀列宁那一幕。”

  舒拉说:“那是同年8月30日,列宁到米赫里逊工厂演讲。当天红会党人在彼得格勒暗杀了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人乌里茨基。契卡得到消息,本想劝说列宁不要出去,但是晚了一步。英国情报特务西德利·赖利收买了社会革命党人卡普兰让她混在工人群里。当列宁从工厂里走出来时,一个假扮成水兵的特务拦住群众,当工人把他推开时,他又假跌一跤,阻挡向外走的工人,让列宁走进一个空场。当时,有几个女工走过来跟列宁讨论有关粮食供应的问题。列宁一只脚踏在汽车的踏板上,回答她们提出的问题。卡普兰瞅准这个机会,掏出手枪朝列宁射击,列宁重伤倒地。这时,另外一个人把手伸进口袋,也想走近汽车。司机立即大喝:‘不准走过来,否则我开枪啦!’把那个人吓跑了。工人冲出来,捉住了卡普兰。当列宁被扶上汽车时,他脸色苍白,袖子上都是鲜血。人们想找医生给他急救,但是列宁却说:‘立刻把我送到克里姆林宫,不要在别处停留。’列宁被送到克里姆林宫后,立刻找来医生急救。后来经过精心治疗,列宁枪伤虽然痊愈,却已大大影响了他的工作能力和活动能力。列宁受枪伤后,凶手卡普兰在捷尔任斯基对她审问前,就已被克里姆林宫负责保卫工作的将军枪毙灭口。捷尔任斯基感到奇怪,深入调查,就把暗藏的一批特务挖了出来,包括那个擅自枪毙卡普兰的将军在内。”

  白蕾喝了一口咖啡,跷着二郎腿说:“你们苏联三十年代的大清洗骇人听闻,斯大林真是个迫害狂!”

  舒拉说:“那次大清洗,苏共第十七届党代会选出的139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有98人被逮捕和枪毙,占总数的70%。1966名大会代表中,有1108人被扣上了反党分子的帽子。苏联军队中5个元帅被清洗3个;11个国防人民委员会副委员长被清洗;约有20个旅的政委被清洗;15个陆军司令员中有13个被清洗;海军和空军的首脑被清洗;195个师长中有110人被清洗;苏联军队师以上的军官只剩下39%还留在原职。”

  白蕾说:“共产党内部的争斗比其他党派内部的争斗更厉害,手段更高超。”

  舒拉从果盘里掰开一只香蕉递给白蕾,说:“白小姐,尝尝缅甸的香蕉。”

  白蕾接过香蕉,说:“我在仰光时吃了不少,还有菠萝、龙眼、椰子,我就喜欢吃水果,特别是热带水果,我妈妈也特别喜欢吃热带水果。”

  “你妈妈在哪里?”

  白蕾听了,现出忧郁的神情。

  “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国民政府撤离大陆时,她没有赴台,留在了大陆。”

  舒拉感慨地说:“她为了什么呢?为了一种信仰。”

  “其实我妈妈和爸爸的感情是很好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吵嘴,他们是在重庆认识的,我妈妈是爸爸的二姨太。她跟大姨太也相处融洽,大姨太就是这所军校的校长蔡若媚。”

  “哦,蔡校长。”

  “对,就是白薇的生母。我二姐也一直在大陆潜伏,10年过去了,多少个严冬酷暑,我都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度过的。人生,你是多么残酷!母亲和女儿不能相见,姐妹之间不能相聚。舒拉,你觉得这还不够残酷吗?”说到这里,白蕾轻轻地拭泪。

  舒拉听了,也颇有同感,他说:“我也想到了自己的家族,流落西伯利亚,不能回到彼得堡那豪华的城堡,过田园般的舒适安逸的生活。我一直憧憬能骑着高头大马,在自己的庄园里游猎,在湛蓝湛蓝的湖边垂钓,这才是生活,贵族的生活!”

  白蕾说:“可是,共产党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贵族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舒拉听了哈哈大笑:“这是赤化宣传啊,世界上哪里有绝对的平等?”

  白蕾说:“是啊,中国的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里,贾府上的看门老头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西厢记》里的相国小姐崔莺莺也不会爱上卖油郎。舒拉,咱们还是换一个题目吧,说说你们的赫鲁晓夫。”

  舒拉不屑地说:“赫鲁晓夫?他是一个典型的伪君子、野心家、阴谋家。”

  “你怎么这么评价你们的总书记?”

  “1953年,赫鲁晓夫在斯大林逝世后当选为苏共中央第一书记,为了夺权,他一开始就利用斯大林和列宁在人们心中的威信,标榜自己是斯大林最亲密的战友。另外,他拼命安插自己的人,1955年7月,约50%的苏共委员都被撤换,在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发表了《秘密报告》。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在《秘密报告》的袭击下,措手不及,败下阵来。马林科夫和莫洛托夫决定给予还击,他们联合党的元老于1957年6月18日召开党中央主席团会议,准备以主席团的多数,迫使赫鲁晓夫辞职。赫鲁晓夫利用国防部长朱可夫,召集在莫斯科的中央委员于6月22日开会,并由朱可夫派喷气式飞机从各地运送赫鲁晓夫一派的中央委员来到莫斯科。支持赫鲁晓夫的莫斯卡连科元帅带领军队进入克里姆林宫。赫鲁晓夫在会上宣布马林科夫和莫洛托夫为反党集团,克格勃也配合军官支持宫廷政变。赫鲁晓夫为了拉拢朱可夫,称他为‘我们时代的英雄’。但是由于朱可夫的权力日益增长,赫鲁晓夫又开始对付朱可夫。首先任命同朱可夫不和的可涅夫当国防部部长,以牵制朱可夫,另一方面挑拨朱可夫同布尔加宁的关系。1957年10月26日,朱可夫访问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回到莫斯科,刚下飞机,就在机场听说赫鲁晓夫撤掉了他国防部长的职务,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朱可夫无法调动军队还击。接着,赫鲁晓夫召开党中央会议,宣布朱可夫搞个人迷信,是拿破仑式的野心家和阴谋家。”

  白蕾说:“赫鲁晓夫是搞政治的老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朱可夫被撤职后,只保留一个党籍和元帅的空衔。军队大清洗,许多将军先后死去,死因大多是心脏病和精神崩溃,其中很多是自杀而亡。”

  白蕾说:“赫鲁晓夫一方面利用军队,另一方面利用克格勃,巩固他的政权。苏联克格勃现在已在全世界建立强有力的间谍网,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是克格勃的活动中心,他们在这里搜集西方国家的核武器情报。捷克公使馆的新闻秘书弗拉迪斯拉夫·白特曼就是一个间谍头子。意大利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美国第六舰队以那不勒斯为基地,因此克格勃在驻意大利罗马的苏联大使馆设立了一个控制中心,最活跃的地区是米兰。曾经有一个已经设法打入意大利外交部的特工,利用影印机偷印文件,他竟忘记那机器有次数记录,文件的印数是有规定的,因此被当场抓获。东柏林也是克格勃的重要基地,柏林始终是世界间谍战的一个黄金斗。法国军事情报失密事件屡见不鲜,一直延续到1957年。在法国海军基地土伦港有一个克格勃间谍网,法国的两个国防委员先后被捕,发现犯有出卖情报叛国罪。法国驻莫斯科大使戴让成为克格勃争取的目标,他的住所被安放了窃听器,克格勃还派了两名特工混入使馆,一个成了戴让的司机,另一个女特工当了戴让的贴身侍女。克格勃发现戴让年过半百,依然好色,于是预先布局,让一个漂亮的女特工与戴让相识,并很快坠入情网。当戴让和那位女特工出现在某宾馆房间的床上时,女特工的‘丈夫’突然出现,将戴让痛打一顿,并扬言将丑闻公布于众。戴让向一个克格勃高级官员求情,此事便不了了之,戴让从此欠下克格勃的人情。克格勃使用同样的战术对待大使夫人却没有奏效,因为那个负责色诱大使夫人的克格勃男特工喝醉了,躺在床上睡熟了,大使夫人颇觉无趣,偷偷溜走了。于是,这位男特工被除名。奥地利警方逮捕住在奥捷边境一间农舍里的养蜂人,他专门负责监视法力斯达特空中走廊,用收藏在养蜂箱里的收发报机发送情报。西德曾有一个高级官员,因为同一个克格勃女特工发生性关系的情景被拍成照片,他经不起威吓,就偷偷拍摄秘密文件交给克格勃,后被发现,举枪自杀,也有人说他是被克格勃杀人灭口了。克格勃在东南亚建立了一个间谍网,谍报中心在日本的东京和泰国的曼谷。克格勃在缅甸的仰光和新加坡、中国的香港都有间谍组织。新加坡的苏联大使馆馆内设有游泳池、网球场、蒸汽浴室等设施,住在大使馆的大批中国通,是苏联设在新加坡对付中国的一支别动队。苏联在新加坡还有一个活跃的记者团,包括塔斯社、真理报等报台的记者,这些人大多数是研究中国的专家,他们每天查阅华人报刊,从那些亲北京的报刊里收集有价值的情报。苏联驻泰国大使馆正式外交官有25人,但苏联使馆不雇佣本地人当职员和工人,厨师、司机、仆役、勤杂工等都是从莫斯科派来的,这些人不算外交官,不持有外交官员护照。去年以来,泰国当局曾多次拘捕和驱逐打着贸易代表、使馆新闻官和塔斯社记者各种招牌的克格勃。克格勃最担心的莫过于成员的背叛,苏联驻老挝大使馆的一名文职人员背叛,向西方寻求政治庇护,随后苏联使馆悄悄地撤走了35%的职员,免得他们的身份被暴露。”

  这天晚上白蕾兴致勃勃地与舒拉交谈到很晚,以致第二天早晨7点还在梦中。这时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她擒获的缅甸共产党高级联络官多努在房中死亡。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金三角之谜》    20世纪50年代末期,潜伏在大陆的国民党特务组织梅花党蠢蠢欲动,配合盘踞在台湾的蒋帮阴谋策划各种破坏活动。

张宝瑞  1952年8月23日生于北京。先后任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北京分社总编辑、新华出版社副总编辑、金蔷薇文化沙龙主席、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谜底   神秘   小说   悬疑   张宝瑞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