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2章 末日预言

2012-12-05 09:08 作者:钓不上鱼

我赶紧尴尬地回了回神。古斯特似乎已经见惯了男人对莎里波娃垂涎三尺的样子,不太在意地笑了笑道:“大维,莎里波娃可是真有两下子,而且是说到做到的哦!”

  我和拉米兹就这样拥抱了将近五分钟,情绪才稍微平复了下来。我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拉米兹从我怀里退了出来,擦了擦眼泪,看了眼旁边的两个青年道:“谢谢你们来陪怀特,你们先回去吧,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再找你们。”

  两个青年也是一脸疲惫,显然已经守候怀特有段时间了。他们点点头,走了出去,轻轻带上房门。我见二人离开,把拉米兹从地上扶起来,让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给她倒了杯水,问:“怎么回事?怀特怎么样了?”

  拉米兹捧着茶杯,嘴唇有些颤抖地道:“魔鬼,魔鬼来取回他们的东西,怀特就不应该碰那两个古董。”

  我没说话,继续等待她的讲述。过了好一会,她才继续道:“魔鬼闯入了他的研究室,抢走了卷轴,把怀特的手指头全部切了下来,还在他脑子里种下了魔鬼的种子。”

  刚开始听拉米兹说“魔鬼”这个词,我并不吃惊,西方人经常把罪犯称为邪恶的化身和魔鬼,可她说怀特的手指头被切了下来,我就不淡定了。这和我在基督城听说的那几个警员被害的情况一样。我赶紧轻轻掀开盖在怀特身上的被子,果然发现怀特的两只手都裹上了绷带,从外观上看,手指头确实不翼而飞。

  “怀特为什么会被安置在肿瘤病房里?”我不解地问。

  “他受伤后送到医院,通过检查,发现他的脑袋里突然长了一颗肿瘤,而且以惊人的速度长大,医生说从来没见过这种成长速度的肿瘤,现在肿瘤已经压迫到他的脑神经,怀特有时清醒,有时昏迷,这一定是魔鬼种下的种子。”拉米兹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知道,怀特的身体一直很好,而且每半年体检一次,如果肿瘤一早就在的话,肯定早就发现了,这突如其来的肿瘤确实让人无法解释。我心里很清楚,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问拉米兹:“凶手抓住了吗?”

  拉米兹跟受了很大惊吓一样,突然浑身颤抖起来,我赶紧上前紧紧握住她的双手,希望她能平静一些。但拉米兹根本就不受控制,大声喊了起来:“我看到它们了……看到它们了,那是地狱的使者,不是人,它们披着黑色的袍子,长着兽头,用他们手上锋利的爪子切掉了怀特的手指,拿到卷轴,跳窗飞了出去。怀特受到了诅咒,诅咒……”拉米兹不管不顾地大叫起来。

  她的喊叫很快引来了好几个医生,他们赶紧给拉米兹打了针镇静剂,这才让她安静下来。随后把她安置到隔壁的房间暂时休息,然后要求我离开。

  医院有医院的规矩,我不能留在医院过夜,只得起身准备离开。我刚起身,却听见怀特哼哼了几声,我赶紧趴在他耳边想听他说什么,就听他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词:“录音,世界末日,阻止,阻止他们……”然后就又昏迷了过去。

  走出医院的大门,我没有打车,而是选择徒步回家,希望夜里清爽的风能让我清醒些,让我理出些头绪。这一路上,我回想拉米兹的话,其中她对“凶手”的描述有些让我吃不准。根据她的目击,袭击怀特的可能不是“人”,但我更加倾向于拉米兹是因为受到了过度惊吓而有些胡言乱语。怀特的研究室在四楼,我确实看到了玻璃破碎,拉米兹说凶手“跳窗飞了出去”,一个正常人从四层楼跳下来,不摔死也得摔个半残废。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呢?还有,切掉怀特的手指,这和基督城那几个受害的警察一样,但那几个警察不仅手指头没了,人都被切成了两半,怀特为什么只是脑子里多了个肿瘤呢?最后,那些人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要抢卷轴?一系列的谜团困扰着我,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深夜,我辗转难眠,一闭上眼睛就觉得黑暗中有双眼睛在注视着我。我是个无神论者,不信鬼神一类的事物,也从没遇到过什么特别诡异的事,但这次似乎有点不一样,我总觉得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把我拉进一个漩涡。

  其实,无论世界末日也好,诅咒也罢,我不是超人,也不是蝙蝠侠,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我没义务更没责任去探究它的根源。即使真有那么一天,我和整个人类一起灭亡,又有何可抱怨和挣扎的呢?但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你对一件事了解得越多,你就越想知道它的全貌,即使这个全貌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可能这就是人与生俱来的好奇心理吧,所谓好奇害死猫,而我就是那只执著的猫。

  根据怀特再次昏迷前说的那几个词,我想怀特一定是想告诉我其中的秘密。很快,在拉米兹的帮助下,我在怀特家房间的保险柜里发现了一个U盘,U盘里存着几段录音和大量的照片。照片放在了两个文件夹里,第一个文件夹里的照片上是一块石壁,上面刻着象形文字,还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兽头标志,应该就是怀特所说的20年前危地马拉金字塔里的东西。第二个文件夹里也是照片,其中一些照片上是写满象形文字的古朴卷轴,背面画有和危地马拉石壁上同样的兽头图案;另一些照片上则是张黄色的像树皮一样的纸,年代相当久远,上边画着地图,褪色得很厉害。地图上也画着兽头图案,看上去是预示着这里有什么东西。

  我心跳有些加速,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几段录音,发现录音是怀特的研究口述记录。按照顺序摘要重点记录如下:

  第一段录音:“2011年2月25日下午3点,警局派专人送给我两件在基督城地震废墟中发现的古董,让我进行研究,一个是金属圆筒,一个是玻璃容器。圆筒打开后,其中放着一本卷轴,卷轴内用玛雅文字书写,等待破译。玻璃容器中是一张地图,等待破译。”

  第二段录音:“2011年2月26日凌晨1点,我的心情无比激动,卷轴内的文字初步判断是一篇玛雅人的祭文,其中多次提到祈求神的原谅、释放灵魂,但祭文不完整。背面有卡坦神图案,佐证了我对卡坦族研究方向的正确性,新增了卡坦族存在的线索。”

  第三段录音:“2011年2月26日上午10点,玻璃容器中的地图经过对照测量,确定为现今马尾藻海域,地图上标示卡坦神的地点坐标大致为北纬24度,西经55度。如果进行发掘,相信有更多发现。”

  第四段录音:“2011年2月27日上午9点,通过和20年前在危地马拉金字塔台庙中的文字进行对比,发现两者间的联系:两处都有卡坦神图案。这本卷轴极有可能是危地马拉石壁上所提到的‘神的赞美’,而地图就是启示,指引异族找到剩下的祭文。但卷轴最后一段文字晦涩难懂,暂时无法破译。”

  第五段录音:“2011年2月27日下午3点,茫茫深海中的小岛,大地喘息,基督城大地震2011年2月22日发生,这本卷轴出现。危地马拉祭文上写着神将会在启示出现的22个月后阻止太阳的升起,而22个月后正是玛雅人预言2012年12月22日太阳不再升起的日子。这绝不是巧合,末日是真的。我确定这本卷轴就是危地马拉祭文中提到的‘异族人必须找到释放灵魂的赞美’。”

  第六段录音:“2011年2月28日凌晨1点,黑暗中,卡坦人注视着我,我接触过最神圣的赞美,受到了诅咒,他们将砍下我的手指作为祭品。”

  最后一段录音:“最后一段文字已经破译,他们会阻止异族获得祭文,22个月后,他们将唤醒深藏于地底的祖先,毁灭世界,带着他们的财富重建玛雅人的辉煌。卡坦族拥有神的力量,人类想要阻止最后惩罚的到来,只能依靠超乎寻常的勇气……”

  说实话,我听完这一系列录音,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通过我对怀特的了解,他是一个十分严谨的科学家,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做学问,一切以证据为基础,所以他说的话我至少能相信99%。

  但他在录音里留下了一个在正常人看来完全不靠谱的推测,他确定了世界末日的存在,这让我无法接受。倒不是因为末日到来、生命消亡无法接受,而是通过怀特的描述,我感觉自己生活在童话里,他所说的卡坦族听起来不属于人类,因为在最后一段录音中他说“人类想要阻止最后惩罚的到来”,这其中用了“人类”二字。再联想到基督城被杀害的三个警察和怀特断指、脑袋里长肿瘤,我不禁毛骨悚然,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恶魔和神灵?抑或是某种动物也拥有超高的智商,生活在另一个我们所不知晓的世界里?玛雅人确确实实是“人”,这个事实是不容怀疑的,因为现在还有少量的玛雅人生活在美洲大陆上,但也没见他们拥有什么神力。

  我对考古只是感兴趣,很多知识来自于怀特的口述,无法深究这其中的奥秘,现在我能做的就是期待怀特的病情有所好转,亲口告诉我这一切。但事与愿违,刚过了不到一个星期,怀特就不行了。

  那是一个周日,拉米兹在电话里哭着告诉我怀特快不行了,想见见我。我放下电话连闯几个红灯,飞快地赶到医院。见到病床上的怀特,此时他睁着眼睛,已经清醒过来,看上去比之前状况要好,但我知道,这就是咱们中国人常说的“回光返照”。

  我上前紧紧握住怀特的手,发现仅仅一个星期,怀特就瘦得只剩下一副骨头。怀特见到我,努力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我只能听到他喉咙里发出“哦,哦……”的声音。我对怀特道:“你不要着急,慢慢说。”因为我希望能满足怀特弥留之际的一切愿望。

  怀特缓了有几分钟,终于含糊不清地说出一个词:“录音!”

  我用力握了握怀特的枯手,告诉他:“录音我已经听过了。”

  “古……古斯特!”怀特艰难地说出一个人名。

  我脑海里飞快地搜索着“古斯特”这个名字,好半天终于记起来,这是20年前和他一起探险的那个美国人。我答道:“你是让我找古斯特吗?是的话就眨两下眼睛。”

  怀特的眼皮缓慢地眨了两下,我继续问道:“你的意思是让古斯特阻止末日?”我不知道怀特的真实想法,只能胡乱猜测。

  怀特这次没有眨眼睛,而是费力地憋出几个词语来:“婴儿,宝藏,诅咒,尽力阻止……”

  我努力把怀特说的这几个词联系起来,所能想到的就是20年前的那件事,那次古斯特探险的目的是找玛雅人的宝藏,最后却找到了一个婴儿。我只得继续问:“怎么阻止?”

  怀特留下了他这辈子的最后一句话:“卡坦神,地图,勇气……”

  几天后,怀特的葬礼举行,我作为四个抬棺人之一,送了他最后一程。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终究尘归尘、土归土,但我知道,时间无法掩埋怀特的成就,在历史的长河中,怀特的伟大发现必定被后人所传颂。而我,暗自决定,一定要完成怀特的遗愿。显然,当时我并未预料到这个决定会把自己陷入何种匪夷所思的险境。

  怀特的意外离去让他的太太拉米兹十分痛苦,我当时想,一定要把她当成最亲的人来对待,但也许是拉米兹觉得在新西兰睹物思人,她决定搬回英国(拉米兹是英国人),在那里她还有几个兄弟姐妹。我没有阻止她。很不幸的是,她搬回英国后,可能是因为悲伤过度,不到半年就因病去世了。

  怀特被袭击的案件受到了警方的高度重视,一是因为怀特是新西兰十分著名的学者,二是那两件古董全部被抢走,这是国家的损失。但是,古董被抢走这件事情警方并没有向公众透露,之后他们复制了两件赝品,向社会公布了发现古董的消息。但他们故意隐瞒了在大教堂下发现古董的事实,说成是在基督城创建者的雕像里发现的。对于这点,我能理解,毕竟那里发生的警察离奇死亡事件无法解释,凶手也没找到,而大教堂作为标志性的宗教建筑,出现了这么邪恶的事情,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

  处理完怀特的事情,根据拉米兹向我提供的联系方式,我开始着手联系古斯特。但那个电话无法打通,邮件也没人回复。本来我以为线索会断掉,没想到一个月后,古斯特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

  那是一个周三的晚上,我听见门铃响,打开门一看,就见门口站着一男一女。我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二人,就见那位男士50岁左右,185厘米左右的个头,肌肉结实,穿着休闲,露出深灰色的皮肤,明显是常年在海边晒日光浴的结果。他的五官有很典型的美国人特征,轮廓突出,双目坚毅,炯炯有神,其中又透露出一丝沧桑,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跟在他身后的那位女士则明显是东欧人,和我年纪相仿,一头金发,身材高挑,小腹平整,在紧身衣的包裹下隐约凸起腹肌的痕迹,一看就是个练家子,浑身弥漫着说不出的性感和迷人。但她的眼神很犀利,我和她对视了一眼,赶紧挪开视线问:“你们是?”

  男人伸出手和我握了握道:“你是生大维吧,我是古斯特,旁边这位是我的助手莎里波娃。”

  我听来人是古斯特,有些意外,赶紧把二人请进屋内,询问对方喝什么酒。二人却都要了咖啡。我觉得挺有意思,大晚上的还要咖啡,看来今天晚上是打算在我家促膝长谈了。

  古斯特接过咖啡,道了声谢,直接切入了主题:“我看到你给我发的邮件了。怀特的事情我很抱歉,其实这20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互相交换着最新的发现,因为我一直不甘心,我相信玛雅人的宝藏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没想到,怀特会因为这个丧命。”

  我心里有些不悦,看来这寻宝公司的人可真是唯利是图,张嘴就是宝藏,对末日的事情只字不提。我问道:“你对怀特所说的末日怎么看?”

  “我相信末日,所以我希望能在末日来临之前见一见他们的宝藏。”古斯特笑着喝了口咖啡。

  我没想到古斯特是这么的直接和淡定,就跟末日和他无关一样。我笑着追问道:“这个世界九成以上的人都不相信末日,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世界上有太多的未知,人总以为自己能左右一切,其实,很多力量都是你无法想象的。”古斯特在说这段话时,特别将“力量”二字说得很重。

  和他一谈话,就好像一直以来我不相信世界末日是个另类一样。我赶紧理了理头绪,力争把自己拉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对他道:“我是一个记者,我所追寻的东西就是真相。世界末日我不相信,这次联系你,也是出于满足怀特最后的遗愿,希望你能探寻其中的真相。如果……我是说如果,事实真的和怀特发现的一样,有世界末日的存在,我希望能凭借你现在所掌握的线索,带着我一起,干一把拯救人类的事。”我戏谑了几句。

  听完我的话,交叉搭着雪白的双腿靠在沙发上的莎里波娃不悦地说了句:“不自量力。”

  莎里波娃的话把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看着那双白嫩的小腿,我暗自咽了下口水。一直以来,我对美腿女人都没有什么抵抗力,我盯着她的双腿有点走神。这个动作逃不过莎里波娃的眼睛,她放下双腿,略带怒气道:“再看,把你眼珠挖出来。”

  我赶紧尴尬地回了回神。古斯特似乎已经见惯了男人对莎里波娃垂涎三尺的样子,不太在意地笑了笑道:“大维,莎里波娃可是真有两下子,而且是说到做到的哦!”

  我讪讪地笑了笑道:“那这次过来,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古斯特收起笑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从随身包里掏出几张相片递给我,问:“你在邮件里说,古斯特研究的那几件古董留下了不少线索,你看看是否和这个有关?”

  我接过照片,就见第一张照片拍摄的是水下的场景,而且很模糊,但能看出照片的主体是一个巨大物体的残骸,它的造型十分奇特,浑身漆黑,呈椭圆形,乍一看像潜艇。但四周又不合时宜地伸出许多像触角一样的东西,形象点说,这就是一个大号的海参。我接着翻后边的几张照片,发现是这个物体的侧面放大图,而且一张比一张大。看着这些逐渐放大的照片,我手心有点冒汗了,翻到最后一张,虽然还是比较模糊,但已经能清楚地看到,那是一张面孔,和怀特U盘里的兽头照片一模一样,赫然就是怀特所说的“卡坦神”。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末日卷轴》    生大维的老友——考古学家怀特研究后发现,这卷轴与他20年前在危地马拉曾发掘过的玛雅金字塔和世界末日预言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正当他欲解开谜团时,却遭到了诡异的袭击,给生大维留下几段录音线索后含恨离世。

钓不上鱼  原名钟祥,生于1983年,河北师范大学新闻学专业本科毕业,目前定居新西兰城市奥克兰,供职于新西兰最大华人电视台。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秘密   世界   玛雅   异读   钓不上鱼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