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4章 前往百慕大

2012-12-05 09:08 作者:钓不上鱼

古斯特打发好三人,给驾驶室里的山姆打了个手势,山姆加快速度朝那艘幽灵船驶过去,坦克则带着乌贼返回船舱,很快拿着几把枪走了出来,分发给众人。他也不管我会不会用枪,扔给我一把银白色的手枪,自己则抱着一挺M4站在了船头。

  我照着邀请函上的地址,找到纽约探索频道的一个分支办公室。对方告诉我工作安排,说近期会去内华达州进行一个拍摄,目前正在做一些拍摄申请,具体开拍时间未定,在这之前让我多看看资料,多向同事了解情况,具体出发时间再通知我。我心说,这不就相当于没事可干嘛。本来我打算先老老实实在这打几天杂,回头再找个机会溜出去找古斯特;现在看来,根本不用那么麻烦,这边的拍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呢。

  在小旅馆里,我翻看着探索频道给我的文字资料,发现他们的选题和切入点都非常吸引人。其中一期给我的印象很深刻,讲述的是“百慕大三角”的事,其中谈到许多违反物理定律和诡异的消失事件。我读得津津有味,暗自佩服美国同行的想象力。我像阅读小说一样看着这堆文字资料,一个熟悉的词忽然跳进我的眼里——“马尾藻海”。

  我脑门上冒了汗,再一看,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怀特所说的,那张古地图上卡坦神头像标示的马尾藻海域,就是传说中的“百慕大三角”。想想我将要在这片海域打捞卡坦神的线索,我浑身的汗毛有些不自觉地竖了起来。

  放下那堆资料,我赶紧给古斯特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已经在美国,询问他准备得怎么样了。古斯特说差不多了,我随时可以过去找他。随后,我有些迟疑地问:“地图上标示的那个坐标位置,是位于百慕大三角内吗?”

  古斯特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略微犹豫了下,答道:“没错,是在那片海域。”

  我有些担心地问:“你之前在那里打捞过沉船吗?”

  “这是第一次。虽然我知道那里沉船和宝藏很多,但那海情复杂,几十年来,我有些同行曾经尝试过在那里进行打捞作业,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那里一直都是我们海底寻宝的禁地。这也是我之前不同意你参与的原因。现在你如果改变主意,我表示理解。如果决定过来,就三天内到佛罗里达的皮尔斯堡来找我,一会我把地址和到这的交通方式用短信发给你。”

  挂了电话,我很快就收到古斯特的短信息。盯着手机上那一大串转机与转车线路,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不停地问自己到底要不要去。按照常理,人都有好奇心,但和自己的生命比起来孰轻孰重,不用多想就能做出判断。但我长期从事新闻工作,注定了好奇心远远重于常人,而且我在心里已经暗暗答应怀特要解开这个谜团,特别是这件事还和世界末日有关,说大一点,关系着整个人类的命运。再往深处想想,如果世界末日的预言是真的,2012年12月22日,太阳将不再升起,和现在相比,我也只是多活了一年多而已;但现在,有机会最早洞悉这一切,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吗?很快我就做出了选择,必须到佛罗里达参与这次探险。无论后果如何,我已经做好承担最坏结果的打算。

  做出决定后,我首先到探索频道探了探口风,确定拍摄最早也要在半个月之后才能开始。我觉得如果探险一切顺利,我还能活着的话,半个月时间也差不多够了。我跟接待我的同行打了声招呼,告诉他开始拍摄时给我来个电话,最近我闲着没什么事,想到周边城市转转。同行也知道我肯定闷得慌,好不容易来一次美国,现在没什么事正好去玩玩,等回头开始拍摄了可就没时间了,就答应了。

  安排好工作,我开始搜索一切和马尾藻海域相关的信息,想做充足的准备,避免到时候抓瞎。

  经过一晚上的查找,我才真正体会到“魔鬼三角”的威力。

  1945年12月5日,美国19飞行队在训练时突然失踪,当时预定的飞行计划是一个三角形,于是人们后来把美国东南沿海的大西洋上,北起百慕大,延伸到佛罗里达州南部的迈阿密,然后通过巴哈马群岛,穿过波多黎各,到西经40度附近的圣胡安,再折回百慕大,形成的一个三角地区,称为百慕大三角区或“魔鬼三角”。在这个地区,从1880年到1976年间,约有158次失踪事件,其中大多是发生在1949年之后:曾发生失踪97次,至少有2000人在此丧生或失踪。这些奇怪神秘的失踪事件,主要是在西大西洋的一片叫“马尾藻海”的地区,为北纬20度~40度、西经35度~75度之间的宽广水域。这儿有世界著名的墨西哥暖流以每昼夜120~190千米流过,且多漩涡、台风和龙卷风。

  了解了百慕大三角的情况,心里稍微安心了些,知道自己可能会遇到什么,也算是知己知彼。虽然这只是理论上的。

  由于古斯特让我三天内赶到皮尔斯堡,我不敢多耽搁,第二天一早出发,经过一天多的舟车劳顿,我在规定时间内的第三天下午来到了这个位于佛罗里达东部的海边小镇。古斯特如约在车站接我。

  虽然才短短一个多星期没见,但古斯特比我上次见到的时候更黑了些,眼袋也出来了,很显然这段时间他费了很大精力做前期准备。路上,我们二人话不多,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比较安静的港口。这里主要是以货运为主,游客很少,港外停着一些中型的货轮。在卸装码头处,一艘银白色带吊塔的大船吸引了我的目光。

  由于我酷爱钓鱼,特别喜欢出海钓鱼,一直梦想着攒钱买一艘自己的钓鱼船,所以了解许多舰船知识。面前的这艘船肉眼看上去至少有30米长,而且是比较少见的大型双体船,将两个船身连在一起,这种船有较强的抗风浪性,适合出海科考作业。船中部竖着高大的桅杆,尾部则有一支类似于捕鱼船的吊臂,但比一般捕鱼船吊臂要粗两倍左右。在吊臂下有一个橘黄色的球状物体,我从来没在船上见过,不知道是什么。船身上用粗大的黑体字写着“New Black Sam”。

  看着这艘船,我心里有了谱,对古斯特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码头的那艘船就是咱们的坐骑了吧?”

  古斯特笑着点点头:“对,这艘穿浪双体船跟了我十几年,经过多次改造,船体外壳由三层高强度钛合金加固,能抵抗最高200公里/小时的飓风,使用最先进的双涡轮喷气发动机,马力强劲,如果用汽车发动机来比喻的话,应该相当于目前的V12发动机,甚至更高。最高航速可达每小时40节(约74公里)。”古斯特像介绍自己的孩子一样对这艘船的特性娓娓道来。

  “吊臂下那个橘黄色的是什么?”我问道。

  “那是我们这次探险活动的关键,深水潜艇,如果说我这船的价值是一枚金戒指,那这艘潜艇就是一枚钻石戒指,她的造价可是天价。”古斯特在介绍潜艇的时候用的是英文的“她”,显然对这艘潜艇更加喜爱。

  我不禁咋舌,心说这帮人满世界找宝藏该赚了多少钱呀,设备都是顶级的。我继续问道:“我看船身上写着‘New Black Sam’,应该是这艘船的名字吧,有什么说法吗?”我知道洋人的船一般都有一个名字,而名字背后肯定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古斯特眼神坚定地望着前方道:“这艘船的名字叫‘新黑山姆’,历史上曾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海盗头子叫黑山姆,我很崇拜他,所以给船起这个名字,也是希望船和黑山姆一样充满勇气,无所畏惧。”

  说实话,和古斯特接触得越多,越觉得这个男人不一般。也许是因为常年和危险打交道,这个职业寻宝人身上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著与坚毅,而且这种自信会感染周边的人,让他们也变得勇敢起来。也许这就是一种超越常人的人格魅力吧。

  很快,车来到码头,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舷梯上的莎娃。她今天把一头金发扎了起来,穿着一套连体的紧身黑衣,更显得身材凹凸有致,整个人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干练。我朝她笑着挥了挥手,莎娃可能觉得我即将成为探险队的一员,对我的态度有些缓和,回敬了我一个笑脸。

  把车停好,古斯特带着我走上“新黑山姆”号,他大声招呼了一声,很快几个人朝船尾的甲板处围了过来。我一看,好家伙,这些人长得奇形怪状,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古斯特见人来齐,先指着右边三个肤色黝黑的青年道:“这几位是我从波多黎各雇来的朋友,主要负责海情侦测,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回头你自己和他们多接触。”

  他把目光转向左侧,那里站着几个神色各异的船员,古斯特从左往右开始介绍,他指着最左边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干瘦白人老头道:“这是山姆,美国人,和那个海盗头子同名,航海经验丰富,是我们船的大副。”

  古斯特又指向旁边一个满身油污、胡子拉碴的矮胖子道:“这是泰格,德国人,是我们的机械师,负责船上所有的机械和仪器维护,以维修和喝啤酒速度快闻名。”

  古斯特介绍完泰格,一个光着上身、胸前一大片文身的光头站了出来,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目光冷峻,声音低沉:“我叫博尔格洛夫,俄罗斯人,你可以叫我‘坦克’,我负责潜艇驾驶与水下勘查。这是我的天才助手巴索托夫,乌克兰人,你可以叫他‘乌贼’。”说完,他身边一个看上去才不到20岁的小孩腼腆地朝我挥了挥手。

  我给那个小孩一个灿烂的笑脸,正想问问他有什么特别天赋被称作天才,一句中文从人群中冒了出来,就见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十分儒雅的亚洲人冒出一句平翘舌不分、带着口音的普通话:“我叫熊谏羽,华裔美国人,负责海底遗物的断代与估价,曾在国内盗掘过一些古墓……”

  听完熊谏羽的介绍,我暗地里吸了口气,这人要放大学里,那气质绝对是知名教授,不会把他和盗墓贼扯上关系。他在介绍自己的身份时却毫无掩饰地把那些“光辉事迹”抖出来,让我对他多了些提防心理,这人一定不简单。

  我没有外号,只能向船上的众人简单介绍了自己的身份,这就算是入伙了。古斯特说他还有事要处理,让泰格带我在船上转转,熟悉一下。矮胖子泰格人倒是憨厚爽朗,从仓里拿出一大罐啤酒递给我,十分兴奋地带着我从船头到船尾,舱内到舱外,详细介绍了个遍。进到舱内我才发现这艘船真是不简单,一共分三层,第一层是控制室和工作台,第二层是船员休息室,第三层则是货仓,里边放着大量的食物和饮用水。

  第一层舱内有一大块区域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仪器,舱板上也经过改造,装了很多的轨道和滑轮组,能让这些贵重仪器很方便地移到甲板上或是移到第二层的特制密封舱内。

  参观第二层时,我走到一个带密码锁的小房间旁,泰格用油手挠着也不知多久没洗的黄头发,神秘地笑道:“大维,这个房间里可放着好东西,想看看吗?”

  我是个新人,当然想最大限度地了解这艘船,点点头道:“当然了,对船了解得越多,以后配合起你们的工作来也更得心应手。”

  泰格嘿嘿一笑,显然我这种好奇的表情让他很满意。他上前拨弄下密码,推开房门,我一眼就看到了屋内的摆设。说实话,我是真的惊呆了。就见这间房里居然摆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从手枪到机枪,从手雷到小型水下鱼雷,从榴弹枪到火箭筒,应有尽有,墙角还摞着几大箱子弹。我看着面前的军火库,惊得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心说,你们这不是探险队吧,怎么看上去像海盗呢?装配这么多武器干什么?

  泰格挺着大肚子仰头猛灌了口啤酒,用手在嘴上胡乱擦了擦,脸上又多出来一道黑色的油印,打了个酒嗝道:“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准备这么多武器吧?”泰格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目光中忽然多出一丝恐惧,“海上探险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无穷无尽的大海永远都会给你制造一些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大海深处都藏着什么。如果可以,我真想开着军舰出海!”

  我不知道泰格所指的意外是什么,人类在大海上虽说航行了多年,可到现在也没能彻底了解它,我不怀疑这些经验丰富的探险者说的话,但现在也无法理解,只能笑着对泰格道:“既然你们有所准备,肯定有你们的理由,不过我还是希望没有机会用到这些武器。”

  夜幕降临,11名船员聚集在甲板上,桅杆上的大灯把船头照得如同白昼,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和酒水。见坦克和山姆把刚刚烤好的大块牛排端上来坐下后,古斯特举起伏特加酒瓶,站起身环视周围的队友道:“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这次探险的目的大家都很清楚,一是要找到玛雅人宝藏的线索,二是希望能找到治愈我儿子的方法,最后……”古斯特忽然停下,笑着看了我和熊谏羽一眼,“看看世界末日是否是真的。来,干杯,让我们祈祷这次探险像往常一样顺利,大家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古斯特的举动让我有种感觉,似乎他和他的队员只关心宝藏和治愈他儿子的方法,而末日只是对我和熊谏羽说的。

  在这次聚餐上,我没有多说话,多数时候都是听他们讲一些以前的探险故事和找到的宝藏,再就是和他们喝酒。这些人的酒量不一般,而且以烈酒为主,我酒量不好,很快就不省人事,被人扶回了船舱,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听到耳边有人小声低语,但说的是我听不懂的语言,倒像是古斯特之前诵读过的玛雅文。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却发现眼皮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而且我的身体也像被什么东西给重重压住,一动不能动。那低语声在我耳边久久回荡,最后一句话说的却是英文:“异族,最好的祭品,来吧,投入神的怀抱吧,奉上你的鲜血,表达对神的忠诚。来吧……来吧……”

  我忽然意识到危险来临,使出全身力气大喊了一声:“谁?”

  身体上那种强烈的束缚感忽然消失,我“腾”地一下睁眼坐了起来,紧接着脑门“砰”地一下磕到了什么东西,撞得我头晕眼花。强烈的疼痛感让我瞬间清醒,我揉着脑袋摸到了旁边的台灯,打开一看,才发现自己躺在休息室中,床是上下铺,我的脑袋撞到了上铺的床板。船员的休息室可不像大学里的上下铺,由于空间有限,上下铺之间都挨得很近,我龇牙咧嘴地下床找了杯水喝,自言自语地说了句:“靠,原来是做梦,刚才被鬼压床了。”之前我也有被鬼压床的经历,知道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没怎么在意,打开舱门走了出去。

  在过道里,我很清楚地听到了马达的轰鸣声,说明船已经开动。我也不知道现在几点,迷迷糊糊地来到上层甲板。刺眼的阳光让我睁不开眼,好半天才适应过来,发现甲板上除了大副山姆,其他人都已经聚在了一起,正吵吵闹闹地说着什么。

  我环视了眼周边,无敌美景瞬间闯入眼帘,这里早已看不到陆地,海上没有一丝风,也没有一点浪,时间像停顿了一样,四周全是蓝绿色广阔的海水,海面上漂浮着大片的海藻,让我有种错觉,像是掉进了某张油画里。

  我慢慢地挪到众人身旁,熊谏羽见我走过来,扶了扶眼镜问候道:“醒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我睡了多久,船到哪了?”

  “哈哈,看来你酒量真不行,我们还以为你酒精中毒,准备给你洗胃的。你这一睡就是一天半,我们已经到达马尾藻海域,离预定坐标点还有半天航程。”

  不会吧,我睡了一天半?我有些不敢相信。

  一抬头,我看到那三个波多黎各青年齐刷刷地给古斯特跪下了,鼻涕眼泪一大把,不停地求古斯特什么。

  “他们这是?”我不解地问熊谏羽。

  “这三个人是波多黎各的渔民,古斯特雇他们过来打杂,本来说好了要到预定坐标点,可这会他们在恳求古斯特不要再往前走了。”

  “为什么?”我满脑子疑问。

  “你也知道,现在我们进入的海域就是臭名昭著的百慕大魔鬼三角,这些渔民常年在这附近渔猎,有些禁忌。你看远方有什么?”说着熊谏羽指了指船头正前方。

  我用手搭了凉棚朝远处的大海上看了一眼,就见远处的海面上似乎飘着一艘船,距离太远我也看不清:“好像是一艘船,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熊谏羽摇了摇头,神情严肃地递给我一个望远镜。我透过望远镜一看,视野里出现了一艘古色古香的木制大船,桅杆上布满破洞的白色风帆鼓得老大,正全速朝我们的方向驶来。再仔细一看,船头甲板上隐隐约约摆着许多酒桶,船身画着一些朴素的图案,根据我所掌握的知识,这艘船俨然就是19世纪的老式帆船。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把手往空中伸了伸,确定现在一点风都没有。

  “现在不能确定,所以我们想靠近看一看,但这三个雇员说那是幽灵船,船上没有船员,经常会自己诡异地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按照他们渔民的说法,这附近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幽灵船,如果碰到,表示这次出海不吉利,将受到诅咒,必须立刻返航,否则会丢掉性命。”

  幽灵船?其实我之前在查询百慕大三角资料时就看到过这种说法,幽灵船是无法解释的鬼魅般的船只,它们通常是失踪或已沉没的船只。

  我使劲掐了自己一把,强烈的疼痛感告诉我这不是梦境。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心说没这么倒霉吧,刚出海就碰到这种难得一遇的诡异场景。但紧张归紧张,船上有这么多拥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船员,而且现在还是白天,我倒也不是那么害怕。

  古斯特探宝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所以他对面前三个吓得屁滚尿流的青年很不屑,一直安慰他们不要害怕,并承诺返航后每人多加5000美金的酬劳。也许是看这一船人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不返航,也许是经济手段起了作用,那三个青年畏畏缩缩地站起身不再多说什么,站到了古斯特身后。

  古斯特打发好三人,给驾驶室里的山姆打了个手势,山姆加快速度朝那艘幽灵船驶过去,坦克则带着乌贼返回船舱,很快拿着几把枪走了出来,分发给众人。他也不管我会不会用枪,扔给我一把银白色的手枪,自己则抱着一挺M4站在了船头。

  我看着迅速武装起来的众人,咽了口唾沫,心说对面那艘船上要是有人,还不得被我们吓死,以为劫道的来了。思索间,两艘船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肉眼所及的范围。山姆则在驾驶室里不断调整船的姿态,尽量以斜侧面对着那艘帆船,我知道这种姿态可以保持良好的转弯机动性,避免和对方直接接触。而那艘古船也很礼貌地在离我们不到100米的海面停了下来,也没有想接近的意思。

  就在众人以为对方没什么威胁时,海面忽然刮起了一阵怪风,那艘帆船借着风力居然迅速朝我们冲了过来。两艘船相距不到100米,那艘船的体积不小,这要被它撞上,所有人都得喂王八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有些发蒙,眼看着对方离我们越来越近,我甚至都不抱任何希望,准备接受一切,做好落水的准备。可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一声巨大的马达轰鸣声,船尾白浪翻滚,我们的船在原地转了半圈,灵活地躲过了来船,那艘帆船擦着我们的船屁股冲了过去,两艘船交错驶过,帆船的船尾也露了出来。这一看,吓得我脸色苍白,就见那艘帆船的船尾处有个巨大的黑洞,明显这艘船曾经受到过剧烈的撞击,早已损坏,舱内已灌满大量海水。按说这艘船早就应该沉了,可它就是这么违背常理地继续行驶在大海上,似乎为了复仇一样寻找着其他船只,想要撞沉他们。而就在和帆船擦肩而过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呜呜的哭声,就像恶鬼在风中惨叫。不知是错觉还是因为紧张,我看到船尾那个巨大的黑洞里似乎有个黑影闪动,紧接着,坦克忽然面目狰狞地抱着M4朝海里“哒哒哒”地疯狂扫射起来……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末日卷轴》    生大维的老友——考古学家怀特研究后发现,这卷轴与他20年前在危地马拉曾发掘过的玛雅金字塔和世界末日预言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正当他欲解开谜团时,却遭到了诡异的袭击,给生大维留下几段录音线索后含恨离世。

钓不上鱼  原名钟祥,生于1983年,河北师范大学新闻学专业本科毕业,目前定居新西兰城市奥克兰,供职于新西兰最大华人电视台。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秘密   世界   玛雅   异读   钓不上鱼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