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名人传记 > 名人传记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03尹琪老师

2016-01-18 13:52 作者:有时右逝

尹琪比张晓蛟他们高两届,比兰菲高一届。

  尹 琪,

  尹琪老师

  ~~

  想要成为校园风云人物,所面对的竞争多么惨烈;

  想要一直占据话题榜的首位,没有点儿真材实料肯定没门。

  但是尹琪做到了。

  051

  尹琪比张晓蛟他们高两届,比兰菲高一届。

  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走上社会之后,每次和别人提到尹琪时,

  张晓蛟和许之一除了要絮叨半天关于尹琪这些年的各种传说以外,一

  定会在最后用特别敬重的语气吼一嗓子:“那是我们大哥!”

  这句发自肺腑、掏心窝子的赞美,每次被尹琪听到了,都会觉得

  由衷地胃疼。

  为什么呢……因为张晓蛟和许之一,实在是太能惹事了。既然被

  人家喊了一句大哥,自然是需要护着点儿犊子吧?自然是要罩着点儿

  小弟吧?自然是要彰显一下大哥的风范吧?自然是要帮着自己的小兄

  弟擦一下屁股吧?

  当大哥的嘛……为你们吃点儿亏、受点儿苦、遭点儿罪都是理所

  当然的。但是,你们当小弟的也不能太过分是不是?张晓蛟和许之一

  简直就是……

  算了,以后再说他俩多坑爹吧。先说尹琪。

  尹琪当时在学校里已经很出名了。

  确切地说,尹琪在学校里一直很出名。

  要知道,能在任何一所大学里保持一个非常高的知名度都实属不

  易,因为每个人的身边都可以说是藏龙卧虎,时不时就能整出点儿爆

  炸性新闻来。比如就经常能听说某个还没毕业的学长出去跟人打架差

  点儿闹出了人命判了三年,或者某个学姐考研准备得异常艰难灵机一

  动打算找个民工走一走保研的路,又或者是某个很开放的姑娘怀孕了

  导致一整个年级的男生都惶惶不安,甚至包括判了三年的那个学长也

  052

  在牢里开始惦记自己是不是要当爹了……

  剧情一直跌宕起伏,冥冥之中还能融会贯通。

  由此可见,想要成为校园风云人物,所面对的竞争多么惨烈;想

  要一直占据话题榜的首位,没有点儿真材实料肯定没门。

  但是尹琪做到了。

  尹琪每每提到自己的大学时代,都会忍不住苦笑。

  “大哥就是那种特别容易创造传说的体质。”兰菲是这么形容尹

  琪的。

  尹琪就会继续苦笑,然后忍痛点头,说:“还他妈真是。”

  其实这种体质并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说呢……

  尹琪在刚进大学的时候,和现在完全是两个形象:长发飘飘,每

  天都会背着一把吉他,然后脸上一定是配着一副墨镜,又颓废又忧郁。

  走在大街上,行人们肯定侧目而视,但是在艺术类院校,这完全属于

  正常打扮,全校像尹琪这种范儿的学生得有上百个,尹琪并不突出。

  当时的尹琪,也不想突出。他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安安静静地过

  完大学生活。

  真正让尹琪走上人生巅峰的事件有两个。

  第一个,是尹琪在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就把当时很不受爱戴的学

  生会主席逼下了台。

  第二个,就是跟姑娘有关的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我们一件一件说,先说第一件事。

  053

  当时的大一新生刚进学校时都会收到一份兴趣调查表,让你填一

  下兴趣爱好,然后再写上自己想进的学生活动社团,或者学生会的有

  关部门什么的。毫无例外,尹琪当时也收到了这份表格。

  和广大极度渴望大学生活,也就是完全不受任何人、事、物所束

  缚的彻头彻尾的自由生活的人一样,尹琪其实是不打算加入任何社团

  的。因为尹琪从小向往的社团只有洪兴,即便上了大学也没有改变他

  的信仰。

  但是呢,这份调查报名表又是强制要求填写,不写的话,就视为

  确定服从学校的任意安排,被瞎划拉进一些根本看不懂的社团。去年

  也有人随手丢掉报名表,后来被学校安排加入了鼓号队。

  对,就是那个鼓号队。

  鼓号队在正常人眼里,应该是只存在于小学阶段的历史性产物,

  一提到鼓号队,你的耳边一定会响起一段熟悉的旋律。尽管你长大以

  后知道了铜管乐、打击乐也是高雅的艺术,但一旦想起“鼓号队”这

  三个字,你能联想到的只可能是那一段无名的却又根深蒂固的旋律。

  不晓得校领导抽了什么风,一定要在大学里也弄一个这种招人恨

  的玩意儿。排练的时候呢,老师觉得吵,同学们觉得吵,就连鼓号队

  队员自己都觉得吵。而且这种吵不是一般类型的噪声,一般类型的噪

  声最多是声音比较大比较烦人而已,而鼓号队式的噪声带有精神攻击

  加成。鼓号队噪声等级还跟队员们的音乐修养成正比,尤其是小号这

  种东西,没点儿技巧根本是吹不响的,而一旦你摸着窍门,能运起一

  口真气,吹出第一个音符,你就成了一个鲜活滚烫的噪声污染源。当

  054

  然了,毫无意外的是,来鼓号队的人都是被学校强制安插的,唯一有

  点儿音乐基础的人也就是会吹个口哨。所以鼓号队一旦排练起来,可

  以说是如同一把锐利的水果刀在黑板上尽情地摩擦,摩擦。那不单单

  是残忍的破坏,还带有一种世间最深的恶意,撕心裂肺都不足以形容

  那种噪声的威力。

  尹琪刚来学校的时候,就在新生欢迎仪式上见识到了学校的鼓号队。

  “就像一双手撕开你的耳朵,顺便撕开你的灵魂,然后不断地向

  你的脑子里呕吐的感觉。”尹琪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感受,然后忍不住

  不寒而栗。

  简简单单四个字概括鼓号队的话,那就是:民不聊生。

  所以呢,尹琪还真不敢随随便便处理自己的表格。

  后来尹琪灵光一现,想出了一条绝世妙计。既然不能弃权,那索

  性就直接去找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学生会主席嘛!用脚丫子

  想也知道这个职位肯定竞争激烈,自己形式上去竞选一下,淘汰之后

  就可以在学校安心地度过四年了。

  决定之后,尹琪当时就随便百度了一篇个人简历,抄到报名表上

  交了上去。当时写报名表的时候,几个同样为报名表发愁的哥们儿看

  到了尹琪的选择,纷纷表示迷茫与不解。尹琪并没藏私,就把自己计

  划的来龙去脉一说,几个哥们儿觉得:“哎哟我操,有道理!真是听

  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哥们儿你他妈有一套!”

  尹琪说:“嘿,常在河边走,就得露一手。”

  然后这几个哥们儿恭维了几句,就顺利地拿到了尹琪的报名表,

  055

  改了改名字原封不动地抄了一份递上去。

  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就像尹琪计划的一样,这个职位果然竞争异常激烈;因为相当多

  的人都听说了尹琪的办法,纷纷叹服其为妙计。然后呢,大家又都觉

  得“学生会主席”这个职位肯定不会选到自己,所以新生里有一大半

  都报名竞争这个职位。其实在这个时候,学校里的学生会基本上已经

  沦落成了一个野生部门,不仅在学生中没有威信,教职员工也丝毫没

  有留意过这个组织。唯一能够引人入胜的,也就是每年学校批给学生

  会的一笔活动经费。别小看了这几千块钱,足够让不少人拼得头破血

  流了。

  一来二去,学生会里做事的人越来越少。校领导们也想过很多办

  法来扭转学生会的风气,但都是无功而返,索性基本放弃了。

  直到去年成立了鼓号队,这才误打误撞,围魏救赵。

  校领导也没想到这一届的新生会对学生会工作如此着迷,窃喜的

  同时也开始犯难:按道理来说吧,大一新生是肯定不能做学生会主席

  这么高级别的职务的。毕竟大学就是社会的预备役,应该趁现在就教

  育学生—有能力、有理想的人,也需要熬年头才能上位。

  社会可不是童话世界。

  但是现在要是拒绝新生们的请求,恐怕会打击到这些青年的积极

  性;要他们从基层干起,这些个大学生一定都会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

  眼高手低不肯屈就,说不定索性就不来了。

  怎么办呢?

  056

  面对此情此景,校领导班子急忙召开了领导会议,由校长牵头商

  讨解决方案。

  校长听完汇报后非常惊讶,然后给出了整个会议最重要的一个发

  言:“啊?咱们学校还有学生会呢?学生会不是早就解散了吗?”

  在得知学生会其实一直存活,只不过是转入地下活动后,校长才

  说:“既然大家有兴趣,我们就批准!记住,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

  生一切,为了一切学生!一定要让每一个学生都满意!一定要让每一

  个学生都在这次竞选中有所收获!毕竟学费也不便宜是不是……”

  校长简直就是服务性行业冉冉升起的爱岗敬业之星,完全没有一

  点儿教育行业为人师表的架子。

  其他几个校领导犯了难,校长说得容易,真让每一个参赛者都有

  所收获,可就不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了。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呢,那

  就只能是给每一个人颁发一个安慰奖。但是众所周知的是,安慰奖这

  个最名不副实的奖项几乎贯穿了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基本上得到这

  个奖项的人从来不会觉得自己被安慰了,反而有一种精神上慰安了别

  人的感觉。因为奖项具体来说基本上分为两种:

  一是跟个屁似的。

  二是连个屁都不如。

  后来还是学校里某个副校长灵机一动,现身说法给出了解决办法:

  “虽然规定中明确要求新生不能当学生会主席,但是没说过新生不能

  当副主席呀!你看咱们学校,副校长也很多嘛!”

  校长一听,当场拍板:“就这么办!”

  057

  于是,那一年,学校里忽然间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九百多个学生

  会副主席。为了安抚对学生会主席一职狂热的新生们,校方可谓煞费

  苦心,但还是百密一疏,偏偏就没有考虑到在现届学生会分支部门工

  作的那些大二、大三的学生。他们平白无故一下子多了九百多个领导,

  小屁孩刚进大学没几天,头衔就比苦挨两三年的师兄师姐们还要高,

  这让谁能服气?那段时间,学生会的领导班子简直臃肿得罄竹难书,

  你要不是个副主席,走在街上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面对此情此景,第一个跳出来反抗的就是当时的学生会主席。主

  席姓朱,大家都喊他二师兄—没错就是那个二师兄。从神奇的大摩

  托车就可以知道,二师兄也是一位奇人。他可是熬了三年才坐到现在

  的位置,正打算着今年的经费入手之后,随便对付几个活动,然后就

  可以胡吃海塞了,没想到一下子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泡沫,身份

  贬值得令人发指,简直一夜之间从美元跌成了越南盾。

  二师兄急啊。

  而且居安思危来看,形势更是不容乐观。哦,今天九百多人一起

  请愿,于是一下子大家都是副主席了;按照这个燎原之势,那明年大

  家再一起加把劲,岂不是要冒出来九百多个主席?

  到时候自己连越南盾都不是,只能算得上冥币了……

  所以,二师兄真的很急啊。

  但是呢,自己又不能把这种反抗情绪表现得太露骨,不然仿佛是

  自己想要霸占这个位置而刻意打压新人一样。现在最好的出路,就是

  去找校长表达一下自己对于学生会整体工作的重要性,客观地强调一

  058

  下自己的作用绝对不是可有可无,以此来唤醒校方被民意蒙蔽的双眼。

  想到这里,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二师兄意气风发地跑到校

  长办公室,非常委婉、话里有话地跟校长摊牌:“校长,我一直都觉

  得学生会主席这项工作非常具有挑战性,毕竟学生会一直缺乏业务骨

  干;这次新生招募,很感谢学校方面帮学生会聚拢了大批的新鲜血液。

  是的,学生会工作确实烦琐,平日里只要我稍微一放松,整个学生会

  就乱成了一锅粥。您知道的,我和您一样,喜欢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但是我觉得目前可能我没有时间去带新人。让我给予他们信任,放权

  于新人,让他们各自为战,在工作中成长的话,我能力又不足以统率

  这么庞大的队伍,所以,您觉得呢?”

  说罢二师兄颇为得意,觉得这番话说得尤为得体,既表达了自己

  为学校鞠躬尽瘁的事实,又委婉地说出了“要是这样老子他妈的不干

  了,没了我你看看学生会得乱成什么样”的观点。

  于情于理,简直如同教科书般完美。

  校长当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几乎顿足捶胸,表示自己智者

  千虑必有一失,没有看到学生会工作上的细节,一再强调学校一直很

  看重二师兄。二师兄就很满意,等待着校长的挽留。当然了,校长是

  真的非常重视这件事,立刻打电话给教务主任,要求即刻开始下一届

  学生会主席的选举工作。

  “确实啊,没考虑过你,抱歉抱歉。”校长当时还特意起立与目

  瞪口呆的主席握手,“确实,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反过来说,责任

  越大,能力也应该越大。把这么大的担子压在你身上确实是强人所难,

  059

  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在每一个学生身上,不能只

  顾大局。宏观的局势再好,也不如踏实地做好基层工作。了解学生,

  深入学生,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呀!”

  二师兄当时就有点儿蒙,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我在这个岗位上其实也干了蛮久,现在一下子让贤……”

  校长想了想,频频点头,觉得很有道理:“没错,你也曾为学校

  抛头颅洒热血,就这么悄无声息退下去确实不好……”

  二师兄终于长出一口气,觉得校长会收回成命了。

  第二天,果然,校长没有让二师兄黯然离去;校长可是特意安排

  了鼓号队吹吹打打鼓乐齐鸣招摇过市欢送二师兄,让他热热闹闹地从

  第一线退了下去。

  以上就是尹琪如何兵不血刃逼退了当时不可一世的学生会主席的

  故事。

  二师兄当时心里那个恨啊,发誓要报仇,要把这个幕后黑手揪出

  来。于是二师兄跑到新生里面略一打听,大家都给出了同一个名字:

  尹琪。

  这个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的大一新生已经让二师兄非常愤怒了,

  不巧的是,尹琪当时还有一个外号,也冲撞了二师兄。

  尹琪当时的外号,是大师兄。

  这让二师兄一口咬定,尹琪这小子绝对是有备而来,完全就是针

  对自己的。

  天地良心,尹琪当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大师兄这个外号的来源

  060

  更是可笑:有一次自己上厕所,几个兄弟在旁边一起小便闲聊,忽然

  间其中一个人无意间那么一瞥,然后盯着尹琪的下半部分不动了,良

  久,说:“我操!”

  几个人顺着目光望去,也纷纷说:“我操!”

  第二天,大师兄这个外号就开始流传起来了,而且越传越邪乎。

  怎么说呢,就是按照一般“鼻子越大,那个东西越大,两者的尺寸成

  正比”的理论来说,小道消息都说尹琪的鼻子至少得有一米。

  当然了,最神秘的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当时围绕着尹琪展

  开的传说比比皆是,而且其中一条传说是:前任学生会主席刻意来新

  生里打听尹琪,双方本来是结了仇打算带人干一架,见面之后主席却

  被尹琪感化,化干戈为玉帛,与尹琪八拜为交;这还不算,主席还不

  顾自己年纪略长,甘愿尊尹琪为大师兄,自己屈居于二师兄的位置也

  毫无怨言。

  要知道在学校里谁把谁打趴下了,那都不是个事。打打杀杀的有

  什么意思?能打的人就有威信吗?口服心不服的胜利有意义吗?

  所以大家都觉得,到了尹琪这个等级的人物,已经可以不战而屈

  人之兵。这是什么境界?

  这叫以德服人。

  一来二去,大家纷纷感叹,都觉得尹琪不简单,不仅他的屌很屌,

  而且尹琪这个人也很屌。

  一时间,喊尹琪大哥的人比比皆是。

  其中最悲剧的人物,当属二师兄……二师兄当时完全没有罢手的

  061

  意思,只不过纠集人马花了点儿时间。等到二师兄带着十几个人直奔

  尹琪宿舍,想要当着一群人的面挫挫他的锐气时,尹琪的队伍已经有

  点儿规模了。

  规模大概有多大呢……

  二师兄站在新生宿舍楼下面喊道:“他妈的,谁叫尹琪,给爸爸

  出来!”

  尹琪当时并没有在宿舍,他出去勾搭姑娘了。

  五分钟后,楼下站了小二百人,手里都拎着点儿东西,想看看是

  谁来招惹自己的大哥。

  其实二师兄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点儿慌的,但是很快他发现,哦,

  这群人可能只是来看热闹的。毕竟双方人数差距甚大,但是对方依旧

  没敢动手。

  哼,大一的小崽子就是小崽子,人多又怎么样,全是站着充数的。

  二师兄很乐观。

  其实当时大一的新生没动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人认出了二师

  兄:“哎?那不是大哥的结拜兄弟吗?叫二师兄的那个……”

  大家仔细一看,好像还真是,于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哎!好像还真是……”

  “怎么办?”

  “能怎么办?也不能自家人打起来啊……”

  “就是的,大哥的结拜兄弟,咱们不便插手啊……”

  索性大家就都没动。

  062

  于是二师兄在楼下骂得更起劲了,觉得今天一定要把面子挣回来,

  顺便那些个子虚乌有的谣言就不攻自破,自己又可以重新树立威信了。

  等到尹琪回到宿舍时,二师兄都叫了快十分钟。尹琪当时的想法

  是,哎哟我去,大场面啊,这是堵谁呢?

  然后大家看到尹琪,纷纷围了过来。

  二师兄口干舌燥,吞了口口水,觉得今天虽然没堵到人,但是也

  算把对方缩头乌龟的本色揭露出来了,可谓敲山震虎。他想想喊了挺

  长时间,差不多也该收场了。

  于是二师兄最后亮了一个高腔:“尹琪!你……”

  “啊?找我的?”尹琪在旁边愣了一下。

  二师兄吓了一跳,转头看着他。说实话二师兄根本没见过活的尹

  琪,只听过别人的描述。但是别人描述的尹琪,具体特征需要脱了裤

  子才能辨认,所以一时间二师兄也不敢确定面前这个长发的家伙是不

  是目标人物。

  “你就是尹琪?”二师兄问道。

  尹琪很奇怪,说:“是啊,你是谁?”

  二师兄冷笑:“呵呵。小子,今天打的就是你!哥几个上!”

  几个人就冲了过来。

  尹琪当时确实一慌,匆忙弯腰先放下了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才准备

  迎战—因为这可是刚买的。但是所谓的兵贵神速,尹琪就吃亏在这

  一弯腰的工夫—

  周围的人一听,得出了结论:哦,是我们认错了,这个人不是大

  063

  哥的那个叫二师兄的结拜兄弟,不然怎么可能两个人不认识呢?

  那就应该是来挑事的了。

  等到尹琪弯腰放下手机,直起身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二师兄

  的人已经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而且这个海洋挺有点儿汪洋大海的

  意思,深得里三层外三层。

  尹琪想冲上去都冲不上去,想了半天,回身捡起手机,打电话叫

  了救护车。又过了一会儿,学校来了人,问是怎么回事。

  尹琪当时觉得吧,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

  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但是起码这事应该是因自己而起,思来想去,

  也不能连累身边的朋友和兄弟,不如自己挡下来,要处分的话处分自

  己就行,犯不着弄得大家都背黑锅。既然如此,尹琪索性跟着校方的

  人走了:“都是我一个人干的。走吧。”

  校方当然不是傻瓜,处分是肯定要给的,但是也不能随便给;说

  破大天去,一个人也不可能打倒这么多人啊!于是勒令尹琪交代出和

  自己一起参加群殴的同党。

  尹琪坚称是自己一人所为,绝对没有别人。

  第二天,新的传说滚烫地诞生了:尹琪的结拜兄弟咄咄逼人,尹

  琪碍于兄弟情面硬是忍了半个小时,对方却率先撕破脸皮刀剑相向。

  之后,尹琪一个人解决了对方十几个手里有家伙的同党……

  而且尹琪毫发无伤。

  更为惊人的是,尹琪的拳很快,快到没有任何人看到他出手,电

  光石火之间,十几个人已经倒在地上呻吟了。当然,其间也确实有一

  064

  些热心的围观群众帮着补了几拳几脚,但是印象里都是对方已经倒地

  后的所作所为,属于助人为乐式的场外击杀,无伤大雅。

  校方走访完了所有知情人后,估摸着尹琪肯定是成龙的师弟没跑了。

  这身手,难道还有别的答案?

  从此,尹琪就在学校里莫名其妙地独步江湖,这一独步就独步了

  四年。尹琪倒也是一直平安无事,后来谈了个对象,表面上平平静静

  地过了三年。

  等到尹琪读到了大三的那一年,正是张晓蛟和许之一他们进入学

  校的那一年。

  眼瞅着这个校园风云人物就要毕业了,校领导派人专程来问尹琪

  是否考虑过毕业之后留校工作,如果真有这个打算的话,现在就可以

  加入学生会锻炼一下;正好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还空着,这可是尹琪从

  大一的时候就一直觊觎的皇位(虽然并不是)。

  学校一再强调并不是想把学生会的烂摊子甩给尹琪,只是单纯地

  欢迎尹琪留校工作,表示有一个很适合尹琪的位置一直虚席以待呢。

  当然了,这份工作不仅可谓位高权重,而且也充分考虑了尹琪的能力

  和特长。

  “学校的保安队长,不错吧?还有五险一金呢!”

  校领导觉得尹琪一定会挥洒热泪,奔跑着歌颂学校的慧眼识珠,

  毕竟当年关于尹琪一打二十的传说依旧历历在目。

  当时尹琪说……

  “一个学生会倒不算什么,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065

  但是我都快毕业了……”尹琪当时很为难,就打算随便找个理由推辞

  掉。当时的尹琪已经有了一个稳定的女朋友,而且是学校的全民女神。

  一方面呢,自己肯定是不甘心在学校里混日子,很渴望去社会上磨炼

  一番,闯出一片天地。另一方面呢,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尹琪的女朋

  友是当年的全民女神,如此可见自己昔日的情敌有多少。

  留在学校,凶多吉少。

  但是这句推辞在校领导眼里完全是另一个意思,觉得尹琪的言外

  之意是告诉校方,毕业后自己也该准备准备接班的事情了,学校只是

  他迈向政坛的一块踏脚石而已。

  校领导一下子惊为天人,觉得这些年来竟还是小看了尹琪,开会

  商讨了好几天,觉得让尹琪当学生会主席实在是有点儿暴殄天物大材

  小用,索性算了。

  所谓群龙不可一日无首,新任主席肯定还是要选一个出来的,但

  是选谁呢……

  尹琪当时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知道有一个人挺合适的,值

  得推荐。她叫兰菲,大二了,能力不错,而且号召力很高。如果合适

  的话,我去找她聊聊。”

  校领导说:“可以啊,去吧。”

  当天晚上,尹琪蹦蹦跳跳去找兰菲谈工作了。

  尹琪碍于自己已经有了对象,所以平时根本没什么机会和女孩子

  说话,突然有个正当理由可以和漂亮姑娘唠两句,也怪不得尹琪不够

  矜持。倒不是尹琪女朋友管得严,而是昔日情敌们太鸡贼,每天都替

  066

  尹琪的女朋友盯着他,跟谁说个话、聊个天,甚至抛个莫须有的媚眼,

  都会有无数匿名电话打给尹琪的女朋友。

  话里话外都是一个主题:“他出轨啦!真禽兽!分手吧,我一直

  在等你!”

  弄得尹琪草木皆兵。

  当然了,群众的想法很简单:占着茅坑不拉屎固然可恨,但是更可

  恨的是占着两个茅坑。照这样发展下去,大师兄还不把厕所给承包了?

  好了不说那些恶心的了,说点儿开心的……

  当天晚上尹琪终于有了一个正当理由把漂亮的兰菲喊了出来,两

  人在操场边上溜达着,借着温柔的月色说着学生会主席职位交接的事

  情。哦,晚上来操场,完全是出于想要避人耳目的原因。

  毕竟都这个点了,谁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来操场闲逛啊。就算真

  有,也是小猫小狗两三只,随便打发打发得了。

  尹琪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那天操场上会站着吃饱了撑的闲着没

  事的一百来人。

  当然了,本来那一百来人是打算教育一下张晓蛟和许之一的。但

  是教育才刚刚开始,就有人看到了操场边上的尹琪。

  还有尹琪身边的兰菲。

  一下子群众愤怒了,觉得自己正在冲冠一怒为红颜,哦,你尹琪

  倒好,直接去和红颜做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了?!

  我们在这里竞折腰,你直接去捡现成的?!

  而且,更过分的是,你他妈不是有女朋友吗?

  067

  衡量了一下轻重缓急,群众的意见顷刻间达成一致,果断觉得对

  张晓蛟和许之一刚刚开展的教育工作已经算是圆满落下了帷幕,剩下

  的他俩只要积极地开展自学就好。

  眼下更需要教育的,另有其人。

  尹琪于是眼瞅着一百来人是如何从百无聊赖一下子升华到了杀气

  腾腾,然后……

  “这年头,”尹琪一边逃命一边忍不住想哭,“抓奸都开始组团

  了吗?”

  剩下了一个头两个大的兰菲,徒劳地向一百来人拼命解释自己真

  的是在和大师兄谈工作,是关于学生会主席竞选的事。

  但是大家都不信。月色这么柔美,秋风这么凉爽,学生会主席竞

  选?跟你说你能信?

  为了自证清白,兰菲决定去参选算了。

  然后呢……

  兰菲当选了……

 

 

5

《废柴兄弟:你和梦想必须一起活下去》  冥冥之中自有天数,该相遇的迟早都会相遇!天雷若不能勾动地火,天地之间哪来这么多不朽传奇?张晓蛟若不认识许之一,废柴人生又哪来鸡血、狗血?

有时右逝  独辟畦径的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文体,每一部作品都充斥着浓郁的“右式风格”。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么,有时右逝,他是一个温暖的作家。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